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加速金融包容性 促进中小企业融资和民营资本发展

2011年11月11日 17:24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雷家骕: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三个层面着手,第一要完善金融体系,要有大金融的改革。在企业成长的不同阶段,它需要不同的金融支持,初期需要担保,需要银行的小额贷款。在成长期的时候,需要PE,需要投资银行。到一定规模,需要商业印痕大规模的支持。再到一定程度,可能就需要IPO,或者是进一步的投资银行业务的支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需要系统的建立生态,我们不能光盯着银行。

  第二,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政府要有实际的措施。现在小企业融资难,政府也在喊口号,出方针,鼓励银行给小企业贷款。但是如果光有口号,没有具体的政策措施,我想任何一个银行都不会给那些风险比较大的中小企业贷款。第一,因为找到好客户的成本比较高。第二,找到好客户之后,管理的成本也比较高。第三,风险也比较大。我们想为了鼓励银行给中小企业更多的贷款,政府一定要有政策,要有具体的政策,不能是光喊口号、提方针。

  从具体政策来讲,比如说对于给中小企业贷款比较积极的银行,那么在存款准备金上是不是应该有点差额。政府为了鼓励这些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是不是在银行的资本金上,国家能不能注入一些资金?就是说政府一定要有具体政策,不能光说银行不给中小企业贷款。

  我想可能还有第三个问题,就是企业本身的问题。中小企业本身经营风险波动比较大,所以企业首先要把经营做好。中小企业也要比大企业更有信用的意识。如果企业本身缺少信用的意识,那么任何一家金融机构也不敢跟他合作。就企业本身来讲,还有一个问题,不少企业自己现金流好的时候,他不舍得银行正差的利息,他不愿意从银行贷款,他觉得我靠自有资金能够维持经营,甚至可以过很好的日子,很滋润的日子,我凭什么让银行挣钱我的利息。当你兴旺的时候不让银行挣你的利息,你困难的时候,银行凭什么给你贷款?

  回到前面,第一,要完善整个金融体系。我们现在的金融体系,可以说残缺。第一,金融体系残缺不全,第二,捆绑。第三,机制不顺。第四,政府的监管不到位、支持不到位。所以第一要完善整个体系。第二,对给中小企业贷款力度比较大,比较积极活跃的银行,政府要有具体的政策支持。第三,中小企业本身也要自律,也要积极主动的跟金融机构搞好关系,当你兴旺的时候,让别人挣你的利息,否则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永远很难解决。

  王忠明: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这都是世界性的问题,也是普遍性的问题,我们能做的是缓解,我们能做的是作为一个初级阶段应该努力去缓解的那些问题,包括这种体制性障碍。所以中小企业融资方面存在的当下的这种严峻的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综合性的反映。

  秦志辉主任长期在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工作,非常知道中小企业的酸甜苦辣,从您的角度来谈谈,您认为目前中小企业这种的程度,我们的金融体制怎么能够表现出应有的一种关心和关怀?刚才武克刚讲了,不仅仅是中小企业,连民营企业、非公大企业,也有相当一部分游离金融关怀、金融支持之外。

  秦志辉:本来学习的,既然坐到台上,就根据自己的学习和认识做一些交流。回到小企业融资难,是不是谈这么几个观点。第一,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个共性问题,也是一个老问题,不但我们国家这样,其他国家也这样。第二,在今天中小企业在融资方面所遇到的困难和当前的经济转型和宏观经济的背景有关系。第三,困难本身就预示着困难的解决,困难暴露的越充分,那么解决的也就越顺。刚才我们主持人已经讲了初级阶段,如果简单回顾我们国家政府对小企业发展的重视、扶持政策的出台,我们也可以看出这种趋势。比如说在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这个背景主要是对日韩的管制金融、大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在我们国家经贸委成立了中小企业司。2008年爆发了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国务院出台了36号文,《关于鼓励促进中小企业进一步发展的若干意见》。

  今天2011年,伴随整个政策调整,宏观经济面临的问题,小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困难、问题日益凸显,这个凸显本身就预示着各个方面政策的出台以及问题的解决。不知道从方法论上这么讲,大家是不是赞成?

  刚才工信部的朱宏任总工程师和开行的刘行长讲的,他们谈的是着眼于面临的问题,从政府主管部门角度出台的相关政策措施。草根金融也就是这几年才开始提,大小匹配,加强监管的同时放松管制,包括利率的定价等等。这都是在探讨怎么样更好的去解决它。因此,我认为今天的困难,可能我们的企业家不一定赞同,就预示着明天更好的发展环境,关键是我们能不能挺到明天。这是第三个观点。

  第四个观点,从我个人的理解和认识来讲,中小企业的工作,或者说它的政策,它一定是抓两头,带中间,因为中小企业量大面广,各个行业,各个成长阶段,它面临的问题不一样,你讲难,有的讲不难,你讲少,有的讲不少,现在到底钱多钱少,这个事很难说。因此,小企业的工作更多的是抓两头,带中间。对于中间这一块,它的政策着力点更多的是营造环境,提供公共服务。两头:一头是成长性比较强的,这个怎么样通过我们点对点的政策和产业政策结合,鼓励它进一步做强。另外一头就是小微企业,它面临的问题是怎么样存活永续。只要存活下来了,就额问题解决了,财源问题解决了,有就业,又有钱,又稳定,那就好干事了。对于微小企业面临的存活永续,除了在贷款方面要下工夫以外,我觉得根据前面的讨论,更多的应该贯彻坚持成思危先生多年倡导的,还是要发展创业投资、天使资金。

  王忠明:谢谢秦主任,他的分析是乐观的,向上的。我想请教两位所长,温州跑入事件出现以后,对温州模式有很多质疑,有的甚至认为崩溃、破产。那么以至于国务院总理亲临现场来稳定,是我们在救温州还是温州在救我们?浙江省要把地下金融逐渐地走向地面。我们到底应该做怎样的本质上的把握,请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孙学工先生做一个评述。

  孙学工:对温州模式本人并没有很多研究。但是从直感上来看,它应该是一种创新,可能问题是在大的这种环境下,可能对创新前面的准备,前面的整个法规可能没有跟的上。这个问题累积起来,任何一个金融创新都要在一个监管环境下来进行,现在世界上众多地区的金融危机也说明了这点,如果完全脱离监管的金融创新,可能最终确实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但是如果要监管,首先要承认它的合法性,必须让它在阳光下来运作,这可能是我们能够进行这种创新的可能。温州的事件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需要在创新方面加强,另外需要在阳光下来运作,如果始终不让他到阳光下,那么它肯定会暴露出问题。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白银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