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萨金特与西姆斯:昔日同窗共享诺奖

2011年11月21日 10:13 来源: 《当代金融家》 【字体:

  缘分匪浅的同窗

  早在20世纪70年代,萨金特和西姆斯就对诸如减税和提高利率这样的宏观政策改变会怎样影响经济产生了浓厚兴趣。但作为经济学家,不可能也不能够拿现实经济做实验来观察政策执行效果,唯一可行的办法是研究历史。因而,萨金特和西姆斯发展了统计方法,以更好地收集历史数据,并将各个影响因素拆分为多个变量进行考量。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似乎使得理性预期学派不再可信,因为传统的经济学理论主张这场危机是市场失效的典型表现,急需政府救市。然而,随着新信息的汇聚,市场的有效性也逐渐显现出来,在我们为摆脱次贷危机而焦头烂额之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欧债危机日益凸显。理性预期的前瞻性不言自明,而凯恩斯学派提倡的暂时性、针对性政策的失效也毋庸置疑。在这个当口上,举世瞩目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两位观点与同凯恩斯主义相左的经济学家,《华尔街日报》认为,这正是向世人传递着一个信号—政府普遍干预经济的行为收效不佳,应当改弦更张了。

  恰如瑞典皇家科学院发表的声明中所说,尽管西姆斯和萨金特是独立研究得出的结论,但是他们的贡献在很多方面都是互补的。他们的研究为解决很多关键却悬而未决的问题提供了可行的解决办法,譬如,经济政策和不同宏观经济变量,诸如国内生产总值、通胀、失业率以及投资之间的因果关系。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研究使得用定量的方法确定未知的经济政策或系统性政策的改变会带来怎样的结果成为可能。以往人们倾向于单线程思考,只关注经济政策的改变会对经济产生何种影响,却忽视了经济也会影响政策的决定和施行,而对未来的预期恰恰是产生这种影响的重要因素。萨金特和西姆斯的学术成果自20世纪七八十年代发表以来,已经为世界各国的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广泛采用,并成为宏观经济学研究的基础性工具。

  翻看萨金特和西姆斯的履历不禁惊叹,这两位经济学界大腕之间的缘分远不止共享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么简单。他们同年出生,都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过,又同年在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甚至同时在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一门关于宏观经济学的研究生课程。拥有这么多的共同点,也难怪萨金特和西姆斯在得知同对方分享这一荣誉时会心一笑,正所谓心有戚戚吧。

  诺贝尔经济学奖作为诺贝尔奖中最年轻的奖项,每年都大腕云集,竞争极为激烈,对于获得如此殊荣,萨金特和西姆斯却表现得十分淡然,“他(萨金特)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很平静,正准备去学校上课”,萨金特的妻子说。而西姆斯也只是含蓄地表示,能和萨金特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很高兴。

  获奖后,各路媒体采访蜂拥而来,面对突如其来的高关注度,两位行事一贯低调的学者还不甚适应。当一位诺贝尔委员会委员问及萨金特,如何处理自己被奉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经济学圣人而受到顶礼膜拜的问题时,这位解决了经济学诸多疑难困惑的学者显得十分为难,他只能半自嘲、半认真地解释说,自己不过是研究数据的书呆子,对于这样的高期望实在难堪重任。在获奖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提出的各种问题,西姆斯同样表现得不善言辞。当被问及对于美国当前财政和金融救助措施作何评价时,西姆斯没有做出正面回答,“要回答这样的问题需要谨慎的思考和大量数据分析,回答问题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而对于如何应对当前的经济危机,两位获奖者都不约而同地表示,要寻找出路并不轻松。以语言坦率、精练著称的萨金特更是明确表示,“别指望从我们这儿获得太多”。也许正如《纽约时报》特约评论员所说,经济学不过是各种观点和方法的汇总,更多的是对过去的总结,而对现在出现和未来发生的问题需要像萨金特和西姆斯这样的更多的经济学家不懈地去钻研、去解答。

  (作者单位为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

  克里斯托弗·西姆斯生于1942年10月,1968年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曾先后在哈佛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和耶鲁大学执教,并从1999年起在普林斯顿大学执教。1980年,他在《宏观经济学与现实》一文中,提出了一种分析宏观经济数据的新方法。他与萨金特不约而同地强调了预期的重要性。他提出一种新方法,用于识别和解读历史数据中的经济震荡,并分析这种震荡是如何逐渐传导给宏观经济各变量的。他目前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经济学和银行学教授。

<<上一页123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