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演讲

2011年11月23日 15:11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今年9月上旬,在全国人大财经委第三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议上我做了发言,题目就是“股市、楼市、债市、汇市何去何从”,发言之后在各界引起了一些反响,所以主办单位希望我能够在这个场合跟大家讲一讲。我想也跟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结合这次年会的主题谈一谈我个人对资产管理行业健康发展的看法。

  为什么要谈“四市”呢?因为我对股市、楼市、债市、汇市与资产管理具有密不可分的联系。首先就是股市与资产管理的关系,我们知道股票市场已经进入了新一轮的熊市,最近半个月有所反弹,前不久我看到了一个新报道,从1990年开始,上海、深圳两市开始之后,作为普通投资者不超过5000亿,只占融资总额的比例大约10%,这个规模不到20年代同期存款利率的10%,这些年来,我们国家的GDP年均增速接近10%,利率平均增速接近20%,国家年均财政收入接近30%,经济运行和盈利状况严重背离。正因为如此,很多人说中国的股市是“赔钱多、赚钱少”,是机构投资者的剪羊毛机,股市非但没有增加股民的总收入,反而剥削了许多股民的财产。由于股市长期低迷,实业投资艰难,所以导致了大量社会资金流出银行体系,进入了虚拟经济领域。近几年来,这种交易所从一线城市出现到向二三线城市蔓延,交易品种超过100种,不仅包括了稀贵金属产品、文物艺术品,甚至就各种各样的产权以及衍生指数都成为了一些交易品业务。有形商品与无形商品都趋向于货币化、资本化。这种体外虚拟经济的畸形发展正在极大的冲击我们的实体经济,导致我国经济过度投机化、超前虚拟化、人为空心化。

  股市问题涉及到资本市场问题、涉及到融资体系问题、涉及到金融结构和监管体制问题,我们在20年前刚刚涉入股市时需要多个融资渠道,完善融资制度,但也需要增加居民的财产总收入。这与现在股市的发展现状来看,我们需要推进结构性的调整和系统性的改革,从整体上构建符合我国市场经济发展准入向适应资本市场和虚拟经济,切实加强重点领域的风险防范,特别要防范金融体系之外的系统性风险。

  我们关注股市,是因为股市与资本市场有着紧密的联系。今年9月份在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还有24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的价格继续上涨,只有17个城市开始下降。一年多来,我们把能用的行政手段几乎都用上了,但是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到现在新建商品住宅价格与去年同比下降的城市很少,同比上涨超过5%的还有49个,这还不算没有实行相关政策的众多二三线城市。近来楼市萎靡,个别降价楼盘还出现了“防盗门”事件,这边排队在买房子,但是刚刚订货的老业主又要求退房子。不久前广东福山出台了一个放宽限购的政策,但是不到半个小时又被喊停。10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保障型住房问题询问了国务院有关部门,在询问会上大家提出了许多令人深思的问题。实际上我国的一线大城市根本容纳不下城市化过程中转移出来的庞大物流,住房制度改革我们已经探索了20多年,上个世纪末实行货币分房,但是这几年来几乎在彷徨徘徊,住房制度改革没有继续进行下去,商品房的建设变化莫测,特别是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过程中,在2009年之后我们放松、纵容了商品房的价格上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最近几年来保障性住房政策,最近在商品房中有普通商品住房、政策商品住房,还有限价商品住房,还有与保障性住房联系起来的经济适用住房,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棚户区改造住房和城镇危旧住房改造。所以经过这么多年之后,我们现在的住房政策和住房体系越来越混乱。

  楼市的问题涉及到房地产的问题,住房制度的改革问题、我们国家城镇化的土地问题和城乡协调发展问题。现在我们对高档商品房价缺乏有效的调控手段,对于保障性住房的一些制度设计还不到位,在这种保障性住房中到底政府该负责多少?保障性住房的土地供应、建设资金从哪里来?如何供应、分配和使用?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出?哪种房子可以上市交易?交易之后收益分配应该如何调节?这些都没有比较明确、一致的答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打破楼市的僵局?我认为需要对我们多年来行政手段调控楼市的政策进行反思,要从推进城镇化和城乡协调发展,继续推进住房制度改革中寻求出路。该是市场的要让它回归市场,该要政府承担的要让政府承担,当然,政府不能承担它承担不了的事情。

  还有就是债市,我觉得债市和资产的管理也有密切联系,因为今年前三季度各类债券,除了央票已经发行了连续4.26万亿,同比增长了16.2%,相当于同期银行新增贷款的90%。所以债券是流动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审计署的审计,截止去年底,在全国2779个县级政府中,除了54个县没有政府性债务,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10.7万亿。实际上,我一致认为这10.7万亿并不是实数,因为被审计出来的肯定是债务,但并不是说现在所有的地方债务都被查出来了。另外乡级政府的债务并没有包括在内,村级债务也没有人说得清楚。其实这次审计出来的10.7万亿,审计署在审计的时候还说2008年底之前和2008年之后借贷仍和2008年前相比上涨了50%,实际上情况是2008年底以前的10.07万亿中只有3万亿是2008年前借的,那7万亿是2009、2010年两年借的,也就是说,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过程中10万亿中的70%是在后来借的。但是我们的前期报告不敢承认,打了马虎眼,说2008年以前借的3万亿和2008年以后借的,但是实际上2008年前的是5万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财经委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