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货币政策更需价格型工具综合配套[图]

2011年11月26日 10:25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在当前管理银行信贷、收紧流动性、防止通胀的主要任务面前,央行偏重于数量型工具,虽然相对容易,并能很快见效,但也存在一定限制和隐忧,还须综合运用利率等价格型工具,才能最终稳住物价,控制住通胀。其实,国际热钱流入我国是长期趋势,并非只是为了追求“利息差”。人民币适当增值不会对国内经济增长和就业造成大的负面影响。

  众所周知,与美国、日本等国央行所承担的职能相对单一不同的是,我国央行承担着多重目标,常要在经济增长、充分就业、物价稳定和国际收支多个目标之间寻求恰当的平衡,货币政策在不同时期会随着不同的侧重点而有所区别。自央行将“稳物价、防通胀”放在首要位置后,“外堵热钱,内防通胀,把好流动性的总闸门”便成工作重点。近期一系列收紧流动性措施接连出台:继去年12月26日起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后不久,1月14日再次宣布上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自此,2010年以来央行已7次上调准备金率、2次加息,特别是存款准备金率调整频率之高、调整幅度之大,堪比2007年下半年至2008年上半年。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综观这些措施,央行在实践过程中将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作了事实上的功能分工:在管理银行信贷、收紧流动性上更多使用存款准备金率等数量型工具;在应对通胀上,更多使用利率等价格型工具。但在实际运用中,由于存款准备金具有强制性、惩罚性和低成本性的特点,而且对冲成本相对低廉,运用的时候面临阻力较小,加上对银行信贷影响最大以及效果最为明显,因而央行乐于频繁动用。对于利率等价格型工具,由于考虑到提高利率必将加速人民币升值,刺激热钱流入,因此,央行对之慎之又慎。

  笔者认为,在当前管理银行信贷、收紧流动性、防止通胀的主要任务面前,央行偏重于数量型工具,虽然相对容易,并能很快见效,但频繁调整存款准备金率也存在一定限制和隐忧,还须依靠利率等价格型工具的综合运用,才能最终稳住物价,控制住通胀。

  首先,存款准备金率上调空间已越来越小。目前,我国存款准备金率已达19%的历史最高位,是全球存款准备金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距离理论上的上限(23至24%)不远。由于目前我国经济增长的基础还不牢固,增长乏力,仍需要一定的固定资产投资和货币信贷来支撑,这就决定了国内货币信贷不可能无限制地被压缩下去。如果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幅度过大,势必会造成许多烂尾工程,极大损害经济发展。

  其次,由于目前我国融资方式多样,地下信贷盛行,尽管央行去年四季度以来就通过多种手段抑制商业银行的信贷冲动,但第四季度新增信贷指标还是超标,如12月在严加控制的情况下,新增信贷仍达到4807亿元,使得去年超标4500亿。

  再次,由于央行对商业银行的准备金存款支付很低的利息甚至可能不付息,因此当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到一定程度之后,必然会降低商业银行的经营利润,增大其经营压力。

  而若动用利率这样的价格型工具,则有助于缩小“负利率”,不仅可以适当收紧流动性,抑制通胀,还可以弥补仅依靠数量型工具的不足。

  目前我国的流动性过剩,不仅与货币超发有关,还与我国长期处于一个“负利率时代”有关。CPI涨幅过快,利率实际上为负数,居民储蓄存款随着时间的推移购买力逐渐降低,财富不断被“缩水”,这种状态降低了资金使用成本,间接增加货币信贷需求,增大流动性。因此,要想抑制通胀,首先是要收紧流动性,减少市场上流动的货币,而提高利率是最常用、也是相对有效的手段,通过它,不仅可以提高居民利息收入,促使居民将更多的钱存入银行,降低企业从银行贷款的意愿及数额,还可以起到稳定社会通胀预期的作用。

  另外,提高利率有助于抑制房价的过快上涨,减少资产泡沫,从而抑制通胀。2010年,国家对于房地产市场出台史上最严厉的调控措施,但从效果上看,2010年70个大中城市房价同比上涨约10%,特别是9月以后连续4个月环比上涨。提高准备金率虽然可以减少房贷规模,增大居民贷款和房地产开发企业融资的难度,但没有真正增加居民和企业投资房地产的成本。只有通过不断提高利率,才能真正抑制房价的过快上涨,挤出部分资产泡沫。

  再者,以数量型工具为主仍将面临存款实际利率为负、民间利率高涨与短期流动性出现结构性变异的困境,难以克服负利率带来的流动性过剩、经济泡沫蔓延、物价高涨等问题。只有通过数量型和价格型多种工具的综合运用,才能真正增加货币政策的灵活性、针对性、有效性,提高央行遏制通胀的能力。

  央行之所以对于提高利率比较谨慎,主因是认为“加息是两难选择”:对于当前我国宏观经济的影响既积极有利,同时也暗藏着一定的隐忧。最主要的是担心提高利率后会吸引更多的国际热钱流入我国,增大人民币升值压力。对此,笔者认为不必过于担心。国际热钱流入我国是一种长期趋势,主要是看好我国经济增长前景和巨大的投资机会,并不只是为了追求“利息差”。人民币适当增值不会对国内经济增长和就业造成大的负面影响,相反还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益处:从抑制通胀方面考虑,让出口更少一些,进口更多一些,可以控制总需求因素。从直接价格因素考虑,可以降低国内价格水平。从经济结构调整方面考虑,可以推动长期以来我国所存在的低工资高就业、低消费高积累、高经济增长低福利增长、高贸易和资本顺差、高外汇储备的传统国家盈利模式的改变,进而推动整个经济结构的调整。

  因此,笔者认为,当前央行的货币政策除使用数量型工具外,更需要提高利率等价格型工具综合配套运用。

  (作者系中国经济学会理事,宏观经济评论员)

关于央行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