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小企业务风险帐要算好

2011年12月09日 07:0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中小企业务风险帐要算好

  《21世纪》:中小企业业务是否有可能在未来变成银行业新的风险点?

  詹伟坚:大力发展中小企业业务,这是中国银行业的必然方向,一方面大企业贷款定价比较低,另一方面随着金融脱媒,大企业也有其它融资方式,以后利率管制也会消失,大行还能靠什么赚钱?一个是中间收入,还有就是收入比较高的业务,包括中小企业。

  但如果做得不好,这肯定会是一个新的风险点。做中小企业业务最重要的前提是收益覆盖风险,风险的账要算得很清楚。我觉得很多银行没有将运营成本算得很好,运营成本就包括风险成本,收益是否能覆盖预期损失?对中小企业的不良率必须有一定容忍度,但前提是收益是否能覆盖这个风险。这涉及到一整套制度体系的建设。目前而言,大行需要科学地建立中小企业业务的整个体系。小银行的情况有点不一样,客户就在附近,跟进更加紧密,机制也更灵活。

  《21世纪》:今年以来又兴起一股外资看空中国银行业的风潮,最近也有一些外资行在减持中资银行股,对此你怎么看?

  詹伟坚:外资行减持很正常,他们有自身的需要,这些资产比较好卖,价钱比较高,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看好中国银行业。我不认为这是对中国银行业的预警信号。现在外界对银行业的风险担心,有些说法可能有点夸大。我们也很关注平台贷款,但银行本来就是经营风险的,平台贷款的风险多大要看银行具体怎么经营,客户准入标准怎么样,如何做好贷后管理和资金监控。中行的平台贷款现金流全覆盖比例是很高的,代表了我们的风险偏好。

  《21世纪》:对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之前监管层是禁止展期,但最近有所放松,允许平台贷展期,你认为这是否也是舒缓平台贷风险的较好方法?

  詹伟坚:对于平台贷款,还是要看公司的现金流、公司治理机制、声誉这几个方面怎么样,我觉得平台贷款的问题是一个多方博弈的过程,这个过程要放在特定的时代发展阶段客观地看待,博弈的结果不能说一定是最优的,但很大程度上是最适合现阶段发展情况,最有利于实现今后各方发展要求的,企业与银行是相互依存、相互支持的,在这个问题上监管与银行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

  “跨境管理能力有待加强”

  《21世纪》:“十二五”期间,将选择部分具有硬约束的金融机构进行利率市场化试点,你认为这对商业银行带来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中行如何应对?

  詹伟坚:利率管制下,外资行很难跟国内银行竞争。国内银行第一有好的经营环境,第二有好的利差保护。放贷多少与盈利有直接的关系,但与风险管理能力、IT能力等方面的关系可能还不能全面表现出来。如果从人员、技术、系统、产品、对市场的敏感度来说,与外资行相比,中国的银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利率市场化后,贷款利差会减小,对银行的风险定价能力的要求也会提高。另外,随着资本市场逐步开放,很多客户也会用其它渠道融资,很多国内银行在这方面的风险管理还不是很全面,比如对债券的承销和投资,很多还是用贷款的方法去管理,如果是成熟的债券市场,债券承销的风险还要看市场定价的变化、流动性的变化、市场承受能力和分销能力,而不仅仅是看这个债券到期后本金是不是能收回,这也是对风险管理的挑战。

  《21世纪》:最近中行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未来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要求,中行将如何应对这一新的变化?

  詹伟坚:中行现在是G-SIFI(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代表了我们的业务和能力受到了国际的关注和认可,但我们国际业务的风险管理能力以及员工的能力还有提升空间。中行一直是国内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银行,但与国际性大银行相比还有一定距离。我们现在主要做的是和中国企业有关的业务,国外市场的主流业务参与的相对比较少,产品比较单纯,风险管理能力比较弱。

  如果说真的要国际化,我们的跨境管理能力还要加强。也有一些投行跟我们推荐并购的目标,但我们还是倾向于内生性增长,同时也希望培养一批既懂业务,又懂国际银行规矩和语言的人才,走进当地的主流市场,逐步向国际上的大客户推进我们的业务。我们在国外招聘的人才还比较少,现在国外分行有一些高管是曾在当地的花旗或汇丰做事的,最近也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愿意来中国银行工作,这在以前是比较少的。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贷款定价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