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一半流向子公司 一半流向房地产

2011年12月13日 07:28 来源: 证券日报 【字体:

  委托贷款

  一半流向子公司 一半流向房地产

  银行除了通过发行理财产品参与到影子银行里,委托贷款也是重要的一种方式。我国《贷款通则》明文规定,禁止企业间的直接借贷,但用银行作为中介而实现借贷的委托贷款则不在禁止范围,委托贷款是由委托人提供合法来源的资金,委托业务银行根据委托人确定的贷款对象、用途、金额、期限、利率等代为发放、监督使用并协助收回的贷款业务。由于委托贷款是两企业之间的行为,借贷利率、条款、时限完全由企业间商议而定,这使得委托贷款与直接借贷基本无异。

  在近两年银根紧缩,高额利息回报的诱惑下,委托贷款开始越来越多的被使用。一方面委托贷款给资金充裕的公司带来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另一方面也为资金紧张的公司提供了救济资金,同时银行作为中介获取了手续费,增加了中间业务收入,而且不需担任何风险。委托贷款因此疯狂生长,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今年3季度末新增委托贷款规模为1.07万亿元,达到去年同期规模的2倍,占当期社会融资总量的10.9%。

  委托贷款涉及到的公司多是国企和上市公司,国联证券分析师金少华称,上市公司通过IPO、增发、配股等手段获得充裕的流动资金,而很多非上市的中小公司资金短缺则相当普遍,这就为上市公司热衷委托贷款提供了条件。而国企历来都受银行青睐,是财大气粗的代名词。

  本报记者据统计,今年截至到目前已经有160份关于委托贷款的公告,累计贷款额度约210亿元。在本报之前的一篇报道《上市公司委托贷款调查:低息流入关联企业 高息流向房地产业》中,记者曾统计了今年60笔委托贷款,发现贷款大多流向其控股子公司,并且利率不高,大多是基准利率或者稍微上浮,一位长期从事信贷业务的银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以及控股子公司借道上市公司这块金字招牌获得银行低息贷款,上市公司相当于整个集团的资金中转站,将银行贷款以基准利率转贷给关联企业。

  而在非关联企业委托贷款中,绝大多数流向房地产行业。房地产行业因受政策调控,开发商资金紧张,成为了吸金重地,本报记者注意到这部分委托贷款其中大都以开发商的不动产或股权作抵押。分析人士认为,房地产行业因为高利润且有固定资产作担保,因此成为委托贷款的流向大户。与关联企业委托贷款的低利率不同,上市公司向非关联企业提供的贷款中,利率均在12%以上,部分贷款甚至超过20%。香溢融通贷给东方巨龙的5000万一年期贷款,以21.6%的高利率居所有上市委托贷款之首。

  但是随着下半年房市开始出现拐点,委托贷款的风险也在增大。金少华认为,目前还在建设期的房地产项目能否获得原先预期的回报尚难保证,这给香溢融通等上市公司投向房地产的贷款按期收回增加了很多变数。

  香溢融通公告称2010年6月25日贷给杭州现代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的7100万元一年期贷款截至2011年3月25日,已逾期90天没有还本付息。本报记者查阅上市公司公告发现,5月3日香溢融通将应收现代联合投资7100万元委托贷款本金及利息等债权有条件整体转让给杭州天拓,杭州天拓对香溢担保公司债权及其从权利实行全额整体收购,总价款为7886.87万元。而借给上海星裕置业有限公司的3700万委托贷款,因未能按时支付利息,构成对香溢融通的违约,香溢融通对上海星裕提起的诉讼在11月初获得胜诉,法院判决上海星裕归还委托贷款3700万元,并支付利息和罚息等。另外,其对大宋集团、浙江长兴众旺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的逾期贷款也都做了展期。

  江苏国资委在11月份曾颁布一纸禁令,提出省属企业不得以各种形式向系统外的企业拆借资金,不得借入高息资金。行政禁令固然能杜绝一时,但约束上市公司和国企的放贷冲动更需要长效的解决之道。

  非银行机构

  风险高危区

  监管较少的信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网贷公司以及各类投资公司都在行使着准银行的职能,将储蓄转化为投资,也被看作是影子银行的组成部分。

  小额贷款公司这一名词的正式出现是在2008年5月4日,银监会和央行联合出台了《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此后三年小贷公司发展迅猛。央行10月底发布的2011年三季度小额贷款公司数据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3791家,与央行6月末发表的上半年统计相比,新增425家,贷款余额总计3359亿元,前三季度累计新增贷款1379亿元,其中仅三季度就新增485亿元。小贷公司目前仍在以每月一百多家的速度增加,逐渐成为信贷市场上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小贷公司放贷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自有资本金,也就是股东自己的钱,另一个是从银行贷款,但有50%的融资比例限制,虽然浙江刚刚出台文件将这一比例放宽到了100%,不过还处于试点阶段,大部分小贷公司仍然面临着资金紧张的困局。一些小贷公司开始尝试融资的创新,有的是通过信托公司发起债权型和股权型融资产品,也有将小贷公司资产证券化的一些尝试,重庆市金融资产交易所就是以小贷资产收益权为凭证,将信贷资产打包设计成产品,中间还涉及到担保公司为其担保。还有一些小贷公司违规进行吸储放贷或者委托贷款,这些都属于影子银行的范畴。

  担保公司则分为融资性担保公司和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一家担保公司的业务员跟本报记者介绍,融资性业务的担保公司需要拿到特许牌照,可以从银行贷到资本金10倍的贷款,不够资质从银行直接贷款的企业就通过担保公司获得贷款。在民间借贷热潮涌动的环境下,有些融资性担保公司就不甘于获得2%-3%的保费收入,转而做一些灰色地带的业务,主要有:从事过桥贷款、放高利贷、高风险投资甚至涉嫌非法吸存、非法集资等。

  更危险的是非融资性担保公司假冒起融资担保的旗号,从事民间借贷。这些担保公司纯粹以放高利贷为生,没有特许牌照,成立时间短,更没有风险评估机制,给高涨的放贷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金达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总裁杜健豪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全国已发放牌照六千张左右,但是全国的担保公司大概有几万个,这些担保公司本应做担保业务,却在政府的管制外吸收公众借款从事高息放贷,引发老板跑路等一系列问题,今年温州借贷危机中此类担保公司就令我们初识影子银行的风险。

  在今年资金面紧张的情况下,典当行、各类投资公司也明目张胆地开始了高利贷业务,平均月息达到了银行贷款利率的10倍左右。业内人士透露,相比银行贷款,典当融资更具灵活性,以房产、股权等抵押,放款时间快、手续快捷,一些急需要流动资金的中小企业从银行很难迅速获得贷款,便无奈涌向这些机构,而他们放贷的资金来源除了自有资金还有从银行圈来的钱。

  以上几类机构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监管缺位。担保公司各地具体负责监管的部门不尽相同,各省市在给融资性担保公司发放牌照的过程中,因地制宜确立了不同的审批监管部门,有的是由金融办,有的则是工信厅或银监局。而在没有区分融资性与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之前,担保公司统一归属于工信部的中小企业局主管。由于具体负责的部门不同,监管力度与手段也不尽相同,联席会议横跨七部委,多头管理,效果也不是很好。

  小贷公司虽然由各地金融办监管,但小额信贷专家王灵俊告诉本报记者,地方金融监管系统在近几年才刚刚建立起来,很多地方监管力量还不够,还在摸索成长阶段。而典当行、网贷公司以及各类投资公司则更是只需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即可,没有专门的金融监管。这样的结果就是给这些机构可乘之机,参与到民间借贷市场,助长了高利贷热潮。

  信托公司的身份较为特殊,因为信托业务是受到银监会严格监管的,按说不应该属于“影子银行”,但由于信托公司往往与上述机构有很多业务合作,从而也构成了影子银行中很重要的一块。

  本报记者从业内得知,北京一家相当有知名度的担保公司曾找到信托公司商谈合作,具体操作手法是,这家担保公司要在旗下成立一家典当行,由信托公司发起股权信托产品计划,为典当行筹集资本金,承诺20%的年收益,一年之后股权置换。另外信托公司还为小额贷款公司融资发行信托产品,近日也被银监会叫停,在下发的通知中严禁信托公司“与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等机构进行业务合作”,并要求加强对已开展业务的风险管控,确保到期兑付。在众多影子银行中,信托公司也是被监管部门警示风险最多的。

  正是这众多的非银行机构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民间借贷网络,吸收了大量银行资金和民间资金投入到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也催生出一定的风险。中国的民间借贷市场到底有多大,央行年内第二轮民间融资现状摸底调查的结果显示达到3.38万亿,虽然不会对金融体系产生致命冲击,但不加以控制,在温州、鄂尔多斯等民间资本发达地区,足以对当地经济稳定造成一定影响。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理财产品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