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加入世贸十年开启银行业发展新纪元

2011年12月17日 09:26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加入世贸组织10年来,中国在世界大家庭中的地位和作用发生重大变化,银行业在国际金融舞台上的面貌焕然一新。过去的历史值得回忆,过去的经验值得总结,同时,银行业更应对未来充满信心,在已经从一个“追随者”成功转身为“参与者”基础上,进一步提高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质量,努力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争取早日成为国际金融业的先进“引领者”。

  ⊙新平

  加入WTO伊始的中国银行(601988)业:千岩万转路不定

  2001年12月11日,中国终于成为WTO的成员国,将在更大范围、更深程度上参与经济全球化。按照当时的承诺,中国银行业将遵循WTO《服务贸易总协定》有关金融开放的五项原则,自加入WTO之日起,取消外资银行办理外汇业务的地域和客户限制,外资银行可以对中资企业和中国国民开办外汇业务。允许外资银行设立同城营业网点,审批条件与中资银行相同;加入WTO后5年内,取消所有现存的对外资银行所有权、经营和设立形式——包括对分支机构和许可证发放进行限制的非审慎性措施。

  对于WTO对中国金融业的影响,从长期看,加入WTO有利于我国金融改革和发展,有利于提高金融业的整体素质和水平;同时必须清醒看到,外资金融企业资本实力、技术、人才、管理等方面都具有明显优势,我们面临的是强大的竞争对手,必须要有强烈的紧迫感,着重围绕增强我国金融企业竞争力,抓紧做好各项应对工作,趋利避害,化压力为动力,变挑战为机遇。

  与此同时,当时很多人都相当悲观,认为中资银行将在与外资银行竞争中业务萎缩甚者经营破产,大量员工下岗失业,以致加入WTO后外资银行大量涌入被称为“狼来了”。在中国银行业面临“外患”的同时,“内忧”也相当严重。1998年以后,为解决国有商业银行巨额不良资产问题,国家先后投入大量财力物力和剥离巨额不良贷款,但是由于体制、机制问题没有根本解决,以致每隔几年就需要国家为巨额风险埋单。

  截至2002年底,4家国有银行不良贷款高达1.7万亿元,不良贷款率21.4%,远远高于国际标准。平均资本充足率为4.4%,如果按照审慎监管标准,平均资本充足率实际为负数。国有商业银行事实上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状态,不仅制约了银行自身和经济社会发展,也严重破坏了我国的国际形象,加上透明度不够,国际社会上猜测四起,技术上已经破产的论调甚嚣尘上。

  在这样的背景下,党中央、国务院召开第二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加强金融监管、深化金融改革、防范金融风险、整顿金融秩序、改善金融服务。加入WTO后的中国银行业从此翻开新的一页。

  加入WTO之后的中国银行业:如履薄冰,励精图治

  (一)银行监管事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一是强调创新思路和理念,增强监管软实力。伴随2003年新一届政府的诞生,刚刚成立的银监会及时总结中国实际和国际监管良好经验,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管法人、管风险、管内控、提高透明度”四条监管新理念以及四个监管目标和六条良好监管标准,从而形成银行监管文化的核心内容。

  在这些基本原则和纲领的指引下,通过对商业银行科学经营基本规律的体悟和总结,银监会又先后提出“准确分类——提足拨备——充分核销——做实利润——资本充足”的持续监管思路,针对创新业务提出“风险可控、成本可算、信息充分披露”的监管原则,以及四个方面的“三点经验”:即注重对资本质量和水平、大额风险暴露、动态拨备的监管,提高银行业风险吸收能力;注重完善公司治理、提高透明度、引领提升人员素质,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强化自身建设;注重推进银行改革和重组、加强对管理者的再教育和培训、提升银行业对外开放水平,加快银行业体制机制建设;注重防火墙机制建设、功能监管与机构监管的结合、规制导向与原则导向的互补,秉持简单、有效、管用的审慎监管原则。

  二是强调能力建设,增强监管支撑力。以制定和实施《银监法》、推动依法行政、依法监管为契机,监管部门开展了大规模的整章建制工作,先后制定了200多件监管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填补了市场风险、操作风险、合规风险、流动性风险、银行账户利率风险、声誉风险以及信息科技风险监管方面的多项空白,初步形成了以《银行业监督管理法》为核心、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为主体、金融司法解释为补充、相对完备的银行业监管法律体系,并坚持每两年“回头看”一次,对法规制度进行系统评估梳理,有效保障了法规制度与时俱进。

  三是强调前瞻性和深入性,增强监管执行力。第一,坚持微观单体风险监管与宏观审慎监管统筹兼顾。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确立宏观审慎监管制度,将监管与宏观周期挂钩。为此,监管部门加快了对逆周期资本缓冲、杠杆率、动态拨备、流动性等宏观审慎监管工具的研究和运用,并及时将大型商业银行和中小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分别提高到不低于11.5%和10.5%。与此同时,高度关注重大代偿性风险,严防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推动加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清理工作;针对房地产贷款,认真做好住房抵押贷款“贷一提二停三”(第一套房可以贷,第二套房提高首付和利率,第三套房不能贷)。严格控制对铁路、公路、机场、水利等基础设施新开工项目的贷款,特别是自有现金流不足,主要依赖政府补贴或担保偿还贷款的新开工项目贷款,要求贷款者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部门,都毫不例外统一纳入授信集中度限额管理。

  第二,坚持风险监管全覆盖和风险有效隔离统筹并重。针对国际上对“影子银行”监管的教训,督促商业银行高度关注银信合作、银保合作、银租合作、银基合作问题,及时叫停和全面清理了银信之间的不当合作,并要求认真整改银行与产业基金、私募基金之间的不当合作。针对银行业集团化发展、综合化经营的新趋势新特点,研究制定了《银行并表监管指引》等并表管理和监管制度,把对银行集团总体风险的监测和评估纳入监管视野,并建立综合化经营事前承诺主动退出机制,推动建立“防火墙”制度,严防风险跨业、跨境传递。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