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21世纪金融年会——区域金融与竞争力论坛文字实录

2011年12月20日 16:36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尹国立:我先说这个话题之前,刚才德勤的金总说的,关于地方银行评级那个我补充一点,我特别赞成金总说的银行进入资本市场,让投资者来检验我们,像我们这样的中小银行。评级在咱们国家目前按照央行认可的有五大社会评级机构对我们进行评级。你比如说我们哈尔滨银行放了次级债,目前申请发小企业金融债,这里面我们就是联合资信,外方有汇率。中国的银行是有外部评级机构对我们进行评级的,比如像我的两A级不是我说了算,而是联合资信对我们评级的,而且有跟踪评级,每半年会有这个问题。

  回到刚才主持人说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我自己觉得是什么呢,就是一个银行要选择地方,刚才会长也讲信用环境,其他的支持。关键还是一个市场定位的问题,所以为什么刚才主持人讲到整个政策大起大落,或者是反转的太快了,我觉得这反映我们目前面对复杂的金融环境,我个人认为监管机构或者政府还不能真正实现科学发展观,科学的监管,你发现我们很多政策都是一刀切。

  杜艳:所以给地方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困惑。

  尹国立:一刀切的情况下,比如2008年的时候4万亿大家都大干快上,都上去了。

  杜艳:那时候如果上的慢了是觉悟低。

  尹国立:那样的话觉得政治觉悟不高,但是现在到收的时候,现在又是一刀切的,必须要退出,要压缩。实际上我觉得监管,包括政策制定者还是以科学发展观,精细化管理的问题。但是作为银行的从业者来说,我们是一个重小银行,在目前刚才主持人讲的,这种博弈环节上面,还是有我们自己的一个生存之道,这是契合我们今天的主题,差异化竞争的。政策可能忽高忽低的,包括金融脱媒的现象。但是中小银行我们怎么生存,还是要找到自己的差异化定位,比如我跟大银行比,大客户、大项目、大行业,建设银行(601939)“双大”战略我们比不了,但是差异化竞争在哪,我们是中小企业,我们小微企业,我们的农民还有工商户,这是我们的差异化定位。另外你自己特色化的产品,要找对你差异化的经营模式,可能放贷款,比如说我们整个哈尔滨银行一年就90亿,不到100亿的贷款规模,和其他大银行比是很小的领头,这经营模式怎么弄满足地方政府对地方的需求,你找一些模式,可能有贷款。目前一些手段,还要发展电子化的渠道,可能实现轻资产的经营化模式,这样的话你来找既满足了地方政府对地方银行的期望,同时你银行也找到自己的错位竞争,靠你的特色化来做出差异化的优势。

  另外一点因为现在客户的需求也是多样化的,包括这些小企业、中小企业他们的需求也是多样化的。像我们这样小银行也要找到你自己的一些方式去做。比如说我们行目前,我们积极的申请小企业的金融债,另外我们做中小企业的资产证券化,我们可以做集合债、集合银团、集合票据等等。对成长性好的,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这些小企业,我们给他股权基金,引入一些战投这种模式,为它提供金融服务,这些中小企业经济发展起来了,就自然而然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通常银行在这种差异化的竞争中也自己收获很大。从这个角度讲银行在两个地方,比如我们重庆分行,重庆市最近的金融监管会议上,我们一个城商行当地的发展对重庆市的作用,我们超过一些股份制银行。

  杜艳:你们都设重庆分行了?

  尹国立:对,再我们找地方定位,地方定位定好了满足地方政府的需求,甘肃的会宁县我们投资了村镇银行,这个在建国60周年的金融展都有介绍,我们做的全是农户的贷款,工商户的贷款,小企业的贷款,充分利用监管政策。监管的政策这里面有一个村镇银行五年之内不考核存贷比,我们充分利用这个政策,当地支持这些笑微企业、农民。

  杜艳:按照刚才两个嘉宾的主题演讲的话,你们框定在哈尔滨好好干你们的银行,发展精品银行。

  尹国立:这个就是大家不同的看法,不能一刀切的原因,实际上按照刚才的说法,只能在哈尔滨发展,现在我在哈尔滨市场份额是第一的,第二个工商银行(601398)比我少两个百分点,我在当地已经非常好了,第二个我在很好的产品当中,差异化的产品,比如我们现在很多资产,现在资产证券化,我接受资本市场的检验,接受国际投资人的检验。这样我在好的产品,好的优势,为什么不能到其他地方去复制,为其他地方金融服务呢。比如说如果不能跨区域的投资,重庆享受不到比较好的服务,甘肃的会宁县那么落后的地方,大银行是不去的,会宁县是革命老区,就我们这样的小银行在那提供金融的服务。大银行不去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呢。

  杜艳:现在盈利怎么样?

  尹国立:要科学的分析,不能只在哈尔滨发展,需要我去的地方,需要我提供差异化服务的地方,比如大银行不去,为什么不去呢,像落后的地区,咱们的老区同样需要我们对外进行金融服务。

  杜艳:刚才有一个问题您没有回答,我想问您的是什么呢,在您的切身感受里面,当面临这样一场宏观调控和地方的融资需求和满足之间的缺口是不是很大,这种矛盾是不是很剧烈?

  尹国立:非常巨大,以哈尔滨为例地方的需求非常大,因为以前可能发展比较慢,新的政府上台需要变化。我们有很多约束,有总规模的问题,银行对我有贷款规模控制的问题,这样肯定满足不了它的需求。但是我们会采取其他的方式,比如说市场上去解决一些问题,比如说引进产权基金的投资,我们最近地方政府引进30亿的基础设施债券投资计划保险,还可以做发债,我们最近组织地方的企业发企业债,还有小企业发集合债,可能银行的贷款不能满足,但是我在债务资本市场上用其他的金融工具满足政府的这种需求,同样可以满足。而且应该说我们还是这一方面做的非常不错的,因为最近地方政府对我们各种各样的产品,我们对农户的产品,现在农民的贷款达到120亿,这个在上次工信部还有全国五大部委关于农业的方面都做了充分的肯定。作为一个城市商业银行,给农民的贷款占了整个贷款的四分之一还要多,我是想说什么,在我们需要提供的资金跟政府的需求有缺口的时候,我们还有市场化的手段,还有创新的金融工具,还有地方经济的需要。

<<上一页12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