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21世纪金融年会——区域金融与竞争力论坛文字实录

2011年12月20日 16:36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杜艳:这个提出很好的问题,也解决说正因为存在很大的缺口,地方政府又不能够让前期的投资形成一个烂摊子,正规金融没法解决引入一些资质。正是因为有了很多创新,而又有很多创新是有利于监管之外的。比如说我们现在成立的一些新型的金融机构,还有一些风险服务,还有担保公司等等,小贷公司,都是交给地方政府来管理的。在这个过程中这个风险同时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是不是过度滋生另外一个风险。

  宗良:这个方面结合刚才那个问题,关于风险与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一块说一下。这几年我们国家的经济是信贷投放比较大的,应该说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一种货币高投放的趋势。2009年的话咱们是9.6万亿,2010年的话是7.95万亿,今年预计7.5万亿左右,三年总量还是比较大的。这一点也要从我们国家整个的经济发展特点来看,一旦经济启动伴随货币投放。2009年金融危机发生伴随这样一个问题,到2010年开始稍微比较快收一点,今年相对来讲收的更快一些,这么一来无形中间大家也就关注到了相关的金融风险问题,相关的金融风险自然而然产生金融风险,前面水来的比较多,该冲的地方都冲到了,该浇的地方都浇到了,过几天有水下去,有的地方可能能浇到,有的地方可能浇不到了。同时在这个过程中间伴随而来很重要的特点,实际上咱们是连在一起的,一个是总的资金的投放,必然留下了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通过房地产土地出让金留下了政府,构成政府融资平台里面的一些相关资本金,为这个平台搭起来了,也形成了资金流量。

  另一方面也是在房地产行业起来的,这两个方面如果是在资金比较紧张的背景下,自然就会面临一定的风险压力。这个风险的压力要求什么呢?要求我们在整个的宏观调控政策里面不调控肯定不行,同时过度调控也不行,就要求整个调控要有一定的节奏,才能保证整个宏观经济的稳定较快发展。实际上就应该说最近这种相关政策做的适度调整在一定程度这种情况得到一个反映。这里面又开始关注了,地方金融到底有什么风险,很现实的问题,政府融资平台还有相关的包括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了相关的中小金融机构各方面,包括面临民间金融存在多大的风险。我们这里面又涉及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从一个更广泛意义上来看,我们相关社会融资总量里面能够把这个概念,包括民间融资,包括相关中小企业的贷款各种各样,都在社会融资总量上来考量,对整个风险调控会必要。但是从长远来讲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觉得有这么一个角度来考虑,长远解决伴随着中国政府融资体系的重大一个变革和对相关方面的监管。比如对中小的信贷公司,包括一些担保公司,现在的主体考虑不吸收存款,总体上来讲属于地方政府在管理或者监管,但是从长远来讲是不是作为金融机构还需要纳入规范的管理。

  第二个角度关于民间融资,民间融资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中间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同时也面临一定的问题,未来的情况下我们觉得是不是可以考虑在分类针对不同的情况采取逐步的规范化,一次规范化不可能,逐步的规范化,因为有的不愿意让你规范化,一旦规范化好多事情做不出来了。当然他好多手段真正采取规范化之后也可能做不出来了。比如说催款方面同样情况下民间可以做,我不敢做,我作为大银行来讲,如果一做可能面临较大的风险,能够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去催收,而我做不到。

  第三个方面就涉及到政府融资体系的结构性变革问题,过去是政府融资平台,现在开始刚刚发生一种变化,就是开始逐步的适当通过一些地方政府债券适当解决。但是从前景上来看,短期来讲不可能做到太大的规模,从发展趋势上来看是我们国家政府融资,或者地方融资体系的一个重大的变革。完全走向美国的状况也是有问题的,全是靠地方债券是有问题的。完全靠银行的这种也存在问题,将来的发展趋势可能是一部分走向地方政府债券方式,可能在公开、透明,各方面让社会来监督,但是另外一方面来讲还是需要一定程度上的银行支持。从具体情况来看,中国金融体系里面如果完全搞成资本市场,也存在比较大的风险,或者说占比较大的份量,中国企业相关的信用等级还是不能过于乐观。一旦面临金融风险比较大的时候,或者整个市场面临下滑的时候可能是全体人都跑的太快了,以至于整个局面没法收拾,也没人收拾,也没有人能够收拾。

  杜艳:在面临大的宏观调整的时候,我们感觉到来自微观非常大的压力,在座采写跟地方政府跟商业银行聊的时候感觉到大家今年都绷紧一根弦在工作,地方政府头疼融资的问题,怎么让地方融资平台能够继续经营下去,让它的资产负债能够达标,让前期的铺设项目不要烂尾,要继续下去。这个过程同时又要富裕整个大的宏观调控的政策,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地方的很多一些创新性的手段、措施是否确实隐含了很大的需要关注的一些风险。

  张庆修:我们做银行工作做时间长了有一个职业习惯,银行大的融资创新或者业务创新也好,必须要有底线,就是它可能可能演绎出很大的风险。地方缺资金的时候进行各种形式的金融创新是必然的,也是合乎逻辑的,也不是中央政府一定就反对的。但是问题在哪呢?问题是你发债也好,采取各种形式的募集资金的方式也好,不要回避人民银行货币政策的监管,不要回避监管当局的监管要求的监管,一定要进行论证,论证它的底线是什么。不要到最后了,比如现在的美国金融危机,还有欧债的危机,还有其他一些地方的金融危机,我感觉都是做的时候没有想到后头,没有想到底线,没有对底线进行论证。现在地方政府筹集资金是肯定的,也是应该的,通过不同渠道去募集资金。但是这个过程一定要让监管当局和货币政策当局介入,在宏观调控和监管政策底线允许大的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去做,最终不要给地方政府找大的麻烦,事办了但是后续的麻烦很大,这个是非常有建设性的。

<<上一页12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