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21世纪金融年会——区域金融与竞争力论坛文字实录

2011年12月20日 16:36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主持人杨曦:感谢李局长的致辞和演讲。我曾经在今年上半年有一次早间节目上班的过程中念稿子念到一条消息,说2010年美国倒闭银行是157家,达到历史上的新高,超过了2009年的140家的规模。当时我下了节目查一下,我说美国有多少家银行,一年能倒157家,最高一天倒了9家银行,后来得出一个数字,美国在高峰时间有超过8100家银行机构,所以从这个数字上面来说,中国银行真的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充分市场化的竞争,充分的各路银行在同样一个平台上进行表现,我想更能够促进中国银行业的发展。

  下面我们将会继续邀请嘉宾进行演讲,我们将会邀请到的是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非会长杨再平先生,杨先生多年从事我国银行业方面的研究,对我国银行业的现状还有未来的发展趋势有着深入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杨会长。

  杨再平:各位下午好!很高兴受21世纪传媒邀请跟大家一起讨论关于金融区域化的问题。我讲的主题跟刚才前面的伏安局长宣传他的观点,我就来宣传他的观点。我今天想跟大家报一个题目,因为下飞机之前这个题目还没想好,下飞机以后因为我是12点钟从机场到这,我想了一个题目,就是“让大多数银行把根留在地方”,我想围绕这么一句话来谈我的观点。

  让大多数银行把根留在地方,这个话题一说大家可能想到我们要从岐山副总理的话说起了,他说他一打盹怎么银行就跑到外地去了,因为这句话可以说是对中国银行业尤其是对监管部门可以说是敲了一个警钟,也可以说一石激起千层浪,银行,尤其是城商行还能不能够跨区域的问题就提出来了,还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不按照这个讨论去说。我要说的它指出来一种现象,我们的银行确实存在一种现象,一味的求大,都想做大。如果还是一个地区级的城商行想做到省级,做到省级以后想找全国的,做了全国性的甚至也想做国际的,就这么一个都想做大,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不安分,这个现象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象。我觉得我们要对这种现象问一个为什么,有一些电视台说这是为什么呢?我觉得我们应该要问一问这是为什么,这里首先有一个定律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很多人都知道的“帕金森定律”,当然指的是每一个官僚机构,每一个层级都希望自己的下属越多越好,由此机构就总是膨胀,当然银行不是官僚机构,我认为这实际上是帕金森定律的一个翻版。为什么在我们银行有这样的翻版呢?是因为现在的体制、机制决定的,我们的银行大有大的好处。

  首先是我们这种在还不完全市场化的情况下,只要你做大,只要你规模做大,然后你贷出去的东西能够收回来,你就能够有钱可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境外,尤其是台湾银行很羡慕我们大陆银行的一个很重要的,实际上过去上个世纪末的时候,我们很多贷出去收不回来没办法做,现在大家都慢慢摸索,我们贷出去的能够收回来,现在不良率这么低,贷出去、收回来,我们三个多点,实际还不止三个多点。有这么大的利差当然你越做大你就越赚钱。所以这种大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另外在风险控制方面大也确实有大的好处,比如说流动性,这里不足的时候我可以把其他的调进来流动性等等。还有扩张冲动是因为做大了,银行的领导有一种满足感,实际上还是有帕金森定律的影响。我们讲大有大的好处,但是实际上大也有大的不好之处,我们讲大有大的难处。问题就是在我们现在这种监管背景下,大有大的好处,充分的表现出来。但是大有大的难处,或者大有大的风险,没有让我们的银行去直接承担。所以就形成了真正不仅是大而不倒,到了全国性的不倒,到了一定规模,在我们国家甚至是小也很难倒,大而不能倒。这就把大的问题掩盖了,大的风险掩盖了。所以我们的银行经营者,银行的管理者、领导者他们只看到了大的好处,而没有去承担大的难处或者大的风险。这我认为是造成大家都去想做大,都想去跨区,都想一味的求大,扩张规模,扩张冲动的一些原因,当然这个原因我们还可以做进一步的分析。

  另外一点接下来我们要问,这种一味的追求大可能吗?所以其实我早几年在很多的场合我也讲,大家要安分守小。大家就讲不做大行吗,大家都想做大,我问我们所有的银行都做成全国性的银行吗,这是不可能的。不仅不可能,大家一味求大就必然有一系列的不良后果。所以对这个不良后果我觉得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这就是追求规模的扩张,追求外延式的发展。都追求外延式的发展,追求规模扩张,跑马圈地,都去追求跑马圈地,而且不计成本。然后就形成我们讲的同质化,都往大做,往细里面不够,往内涵不够,就必然形成同质化。在同质化的基础上就必然会形成我们说的过度竞争、不当竞争甚至恶性竞争。因为我们追求规模大往往因为在我们这做银行,大无非集中首先把存款做大。所以我们的竞争不断的出现拉存款大仗,理财方面也有一些表现。所以一味的求大,大家都去求大,求规模扩张,必然的结果就是同质化拉存款大仗,过度的,不当的,甚至恶性的竞争。这方面我作为银行业协会的专职副会长经常会遇到这方面的情况,有的时候是不惜代价。银行业的恶性竞争,尤其是这种高息揽储存款大仗等等和其他方面的竞争,往往是自杀式的竞争。它所隐藏的风险实际上是非常大的。所以对这些后果我们应该看到,所以我们往往讲银行的同质化是一个陷阱,这个问题要摆脱,我觉得我们恐怕要从它的原因出发,我们大家都想做大,一味的求大。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以总理批评为契机反思银行一味的求大面对这样一种现象,反思这样一种现象。应该在政策上,在监管方面和自己各银行都应该有一个反思,有一个调整。

  怎么去调整呢?我觉得这个事情还得从监管做起。改变一味求大,改变同质化竞争要从监管做起。这也是我最近产生一个新的想法,过去我们监管部门总是批评银行同质化,最近我反思,我觉得银行的同质化其实很大的程度上根连是在于监管。尤其市场准入方面,我认为要改变这种状况,监管要在准入方面首先有不同层级银行市场定位,就是应该有不同层级的,然后有不同牌照的银行。像我们交通管理,外地的车哪个时段不能开到北京城的,什么样的时段有什么样的规定。我们不妨把我们的银行分成全国性银行,区域性银行,是几个省区的,省区级的银行,地区级的银行,县以下我们叫社区型银行。更高层次的是有数量限制的,应该有充分的论证情况下,比方说全国性银行,现在我们认为的几家是足够的一些全国的业务能够满足,应该就是这些家,现在就不能随便发牌照了。然后区域性的一定是有一个数量限制的,你都来做区域性的,跨省区的也不可能。所以我觉得应该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然后确定全国性的、区域性的、省区级的、地区级的,应该有一定的数量,牌照是有限制的。现在北京对车辆是有牌照限制的,不能无限的放开。这个资源就是稀缺的,牌照就是稀缺的,包括我们网点都是这样,往往有时候我们网点要求多远有一个网点。现在出牌照了,全国性要增加一家就要竞争,可能有若干家来竞争。应该按照这样一个,把不同层级的分开,然后牌照是有信誉的,就能对号入座了,区域性的牌照是极有限的,大多数银行你就应该死了那个心,就不要想去做这个了,你就安心的去做你的地方性社区银行。如果这个监管理念我们来实施的话,我觉得恐怕很多银行不至于总是想到外面去。这样能够使得大多数银行能够安分守小,或者能够把根留在地方。

  如果这样做了以后,我觉得它的一个效果,大多数的银行就安心,安于它所在的省区、地区、社区,我们叫做生根地方,精耕细作,把根留在地方,然后他根本就不想往外,所以就会内向的发展。就会由过去外延式的发展真正转向内涵式的,或者内向的增长,就会关注那个地区,所在的事业区还有多少机会,还有多少市场空间。这样的话就会形成我们讲的银行对它所在的地区形成一种忠诚。我们过去讲忠诚客户讲的比较多,这里我想强调,实际上银行要有一批忠诚客户,首先银行自身要做大是忠诚银行。如果银行能够做到是忠诚于地方的银行,忠诚于所在的事业区银行,首先自己是忠诚银行,然后你跟你客户的关系密切以后,那当然也就会形成一批忠诚客户。我觉得银行应该致力于把自己打造成忠诚银行,能够培育一批忠诚客户,这样才能够形成我们叫做把根留在地方的百年老店。银行自身要有这样一个追求,所以跟监管的互动是两个层面的,监管应该有牌照的限制,当然监管的层面也应该有一些政策的倾斜。比方说你要做区域性的这种银行,几个省区以上的银行,那监管标准就不一样。现在我们要国际系统重要性银行,现在中行进入了,中行不是很想进入,但是进入有进入的好处,标准高了,资本充足率高,其他监管标准也高。你要做这可以,但是你的要求不仅是数量有控制,监管标准也高,扎根地方做的好也有一些区别差异化的监管能够向你倾斜。我觉得我们需要这样一个体系,既有全国性的,又有省区性的,又有区域性的还有省区性的,有地区有社区,这样少量是跨省区,大多数是扎根地方的,这就是我的理想状态,这种理想状态有待于我们的监管和银行来努力。回到我刚才说的话题,我还是希望能够让大多数的银行把根留在地方,去经营地方,生根地方。也不排除这个东西以后可以做大,但是做大的前提是把你的客户做强做大,把你的客户做强做大,把你所在的事业区,地方的经济做强做大。随着把你的客户做强做大,把你所在的地区或者事业区做强做大银行随之做强做大。这才是我们所追求的。谢谢!

<<上一页123456789101415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