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陕西建行深陷倒卖金融牌照泥淖 逾亿资金蒸发迷局

2012年05月10日 08:15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省分行(下称“陕西建行”),正陷入一场空前的舆论漩涡,拉其下水的是早在2008年就被关闭的证券交易营业部。这家本属陕西建行旗下的证券营业部,在政策要求银行和证券业分离期间,被以“明转暗留”的形式挂靠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下称“开封信托”)名下经营。此后,该证券营业部几易其主,结出恶果。

  陕西建行已被陕西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陕西农信社”)状告偿付2.8亿元债务。目前,它又被牵扯进一起刑事案件—“涉嫌转让金融机构经营许可证罪”。

  2012年2月28日,陕西警方向陕西建行发出立案决定书,决定对原建行西安市分行、建行西安市建国路支行、开封信托涉嫌转让金融机构经营许可证罪案立案侦查。

  5月7日,当地警方接受时代周报采访称,此案尚在侦查之中。陕西建行至今拒绝就此事向外界发表评论。

  “假转让”原罪

  西安市长安中路16号大门北,“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处。5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寻访至此时,往日喧闹的场景已不复存在。

  1994年起,它曾一直是置陕西建行于尴尬境地的“小寨证券交易营业部”所在地。2008年1月,该证券营业部被勒令关闭,这里才变身“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不再有股民出入。

  小寨证券营业部经人民银行西安市分行批准,成立于1994年10月,最先隶属于原中国建设银行西安市信托投资公司,其后14年里几度易主。

  1995年,我国开始实施“银信分离”政策,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市分行发文决定撤销建设银行西安市信托投资公司,改建为建行西安市分行城中支行,小寨证券营业部由该支行管理

  1996年,人民银行又发布《关于撤销及转让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所属信托投资公司下设证券营业部有关问题的通知》(银发[1996]227号),开始实施“银证分离”政策。

  时年11月6日,建行西安市分行城中支行与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签署《证券营业部转让合同》,将小寨证券营业部转给后者。随后,小寨证券交易部更名为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西安证券交易营业部(下称“开信西安营业部”)。

  “转让合同”约定,自1996年12月31日起,开封信托正式接收小寨证券营业部,即日起营业部发生的一切费用由开封信托承担,经营中所发生的差错损益亦由开封信托负责。

  然而,签署转让合同同一天,建行城中支行和开封信托还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这份标注有“机密”字样的协议称,建行城中支行将小寨证券营业部挂靠在开封信托名下自主经营,营业部形式上为开封信托所属非法人机构,实质上仍归建行城中支行所有,所有权并不转移。

  按照此前“转让合同”,开封信托应支付建行城中支行转让价950万元,“补充协议”称,该款项由建行城中支行先打到开封信托账上,然后开封信托再将其转回建行城中支行。双方还约定,“补充协议”与“转让合同”不一致处,以“补充协议”为准。

  事实上,订立这种“阴阳合同”的原因,在于建行西安市分行(后与建行陕西省分行合并,以下统称“陕西建行”)不愿放手。

  “当时,建行转让了两个证券营业部,一个是上海证券营业部,一个是西安证券营业部。”开封信托原总经理方兴光在接受西安市公安局询问时说,由于西安小寨营业部利润较大,建行不愿转让就提出了挂靠,也就是假转让,“当时签署了两个合同,一个是表面的转让(合同),一个是转让的补充协议。”

  陕西建行原总会计师、原小寨证券营业部债务清算组负责人宁连珠,在接受西安市警方调查时说,“营业部转让给开封信托后,开封信托只是要个牌子,还是建行西安城中支行具体负责,一切法律责任都是西安建行承担,当时国家规定不转不行。”

  “自卖”闹剧

  1998年12月,《证券法》出台并将于次年7月实施,按照《证券法》规定,银行业、证券业、信托业、保险业,应该分业经营。这让开信西安营业部的挂靠行为,面临从违规上升到违法的危险。陕西建行不得不紧急谋划将其控制下的这个证券营业部转让出去。此时,到处收购证券营业部的海南赛格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下称“海赛格”)找上门来,双方一拍即合,很快达成转让和接收意向。

  知情者透露,1998年4月,海赛格派出的人就已入场。由于该营业部名义上还属开封信托,转让还需获得其同意。但开封信托却始终不愿对这桩转让给出明确答复,既不愿建行将小寨证券营业部转让给海赛格,也不愿意出资自行购买。

  大限将至,最终,陕西建行决定由开信西安营业部负责人穆飞出面,在1999年6月22日以营业部名义,自行和海赛格签署《证券部转让协议》,从而上演了营业部“自己卖自己”的闹剧。

  这一情形在西安市公安局对陕西建行城中支行原行长高贵林的询问笔录中得到证实。高在笔录中称,“因开封信托不同意转让,而行里又着急将营业部转让出去。当时的行长张优军、王冰剑找我谈,让穆飞以开信营业部的名义,先和海南赛格签转让证券营业部的协议,盖了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西安证券交易营业部的章子。”

  1999年6月30日,陕西建行将证券营业部正式移交给海赛格。但此时名义上的所有者开封信托,对营业部的转让仍未表示同意。

  1999年12月1日,建行西安市建国路支行(原西安市建行城中支行的更名)给开封信托发出名为“关于西安证券交易部转让问题的函”称,双方就西安证券部的去留问题多次商谈,终不能有一个满意结果,时至今日仍未最后商定,我们深感不安。

  建行建国路支行通过上述函件向开封信托提出:“有什么要求请直言,便于我们双方协商解决。”

  历经艰难谈判后,开封信托答应以陕西建行支付其300万元“补偿费”而收场,但这笔补偿费最终由海赛格埋单。时代周报记者调查了解,海赛格给开封信托转账300万元的票据上,费用名称一栏写着“购证券部款”。

  随后,海赛格支付给陕西建行转让金1500万元。1999年12月18日,开封信托和海赛格签订《证券营业部转让协议》。2000年3月29日,建行建国路支行与海赛格又签订《转让补充协议》,约定由建行建国路支行将营业部转让给海赛格,在证监会批准前由双方对营业部实施共管。不过,该转让并未被中国证监会批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关链接

  陕西建行卷入买卖金融许可证案:缘起2.8亿债务纠纷

关于证监局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