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粤担保业洗牌前夜:“明保”叫停“暗保”横行

2012年05月12日 07:02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字体:

  遭受华鼎事件重击后的广东担保业,风声鹤唳,部分民营担保公司面临断炊。

  近日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对当地担保公司的银担合作调查结果显示,在广东省内,工行民生银行(600016)已明确表示中止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此外,一些小地方如清远、阳江等市,当地的农信社也不再与担保公司合作。“其他的银行尚未明确表态不与担保公司合作。”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民营担保机构在一些大银行的担保贷款“明道”基本被堵死后,民营担保机构绕道而行,“暗担保”方式开始在广州隐现。

  “曲线救国”的暗担保

  在银担合作困难重重的今天,一股曲线救国的“暗担保”之风开始在广州担保业默默吹起。

  “担保行业的未来很难预测,现在看来形势很悲观。”一位广州市担保公司的项目经理告诉记者,目前其所在的公司没有业务做,整个行业进入冬季,“跳槽的同事很多,许多人去了小额贷款公司,没去的人也在找工作,我也在找机会。”

  广东民营担保机构的这场“断粮”困境的根源就是银行暂时叫停了银担合作,而它源自2月份“华鼎、创富危机事件”的爆发和蔓延。作为广东排名前列的民营担保机构,华鼎、创富挪用客户从银行取得的贷款做投资,却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这次危机在监管部门、银行、担保机构、企业之间掀起了一场巨大的信用风波,挑战了银行对民营担保机构的底限。此后,银行纷纷收缩、停止与当地担保公司的合作,迄今已近3个月。

  记者的调查显示,广东省内,担保公司“断粮”最严重的是广州市,这正是华鼎和创富的总部所在地,因而受影响也最深。而深圳、东莞、佛山等珠三角的担保公司,尽管银行对银担合作渐趋谨慎,逐步压缩合作规模,但是尚未出现严重的“断炊”现象。

  在银担合作困难重重的今天,记者注意到,一股曲线救国的“暗担保”之风开始在广州担保业默默吹起。

  在广州一家担保公司做经理的张先生,最早听到的“暗担保”是在今年春节后到银行拜访时,当时部分大行已经开始严控和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合作,特别是民营担保公司之间的合作,于是,银行相关负责人建议把担保公司担保的方式改为“关联担保”的方式。在这种“关联担保”中,简单来说是,A企业从银行获得融资,担保公司不是以担保公司的身份,而是作为“关联企业”来为A企业的项目做担保。

  “我们公司不敢做这种担保,因为风险大。虽然协议上指定只有在借款担保这事上是作为关联方,但是如果追究起来,企业无论是货款发生问题,还是来不及供货,实际上一切企业发生的风险都可能追究到关联方。”张先生告诉记者。

  而在华鼎和创富的事件爆发后,最近广东的“暗担保”开始进一步演化。据某广东融资性担保公司总经理介绍,简单的来说,这种“暗担保”是指A公司向银行申请贷款,担保公司找来B公司作A公司的贷款担保企业,私底下担保公司再为B公司做承诺,给B企业做一个反担保。实质上仍由担保公司承担A公司银行贷款的担保责任。“如果A公司出风险,B公司先承担责任,担保公司再赔付给B公司。还是担保公司兜底。”

  “现在经济环境不好,担保公司无法提高担保费用,而由于担保的链条变长了,担保机构要支付一部分利润给找来做担保的企业,所以担保机构的利润肯定被摊薄了。”上述总经理说。

  据上述总经理介绍,“做暗担保主要是担保公司已承保的存量项目,目前大行不能再与民营担保公司合作这些项目,而这些项目需要平安落地——银行也摆脱不掉这些企业,因为银行如果收贷,企业就会死掉,而担保机构也没有代偿能力,所以大家只能一起协商把这种放贷用暗担保的方式往后延期。”

  而另一种做“暗担保”的担保企业则更是无奈,“一些担保机构没有业务做了,如果还想活下去,只有这种办法。”上述总经理说。不过,当然,在利润极低的情况下做这种新增项目的“暗单保”,就需更加谨慎。“如果要做"暗担保",那新增项目的风险控制必须更严,项目质量要更好,只有这样子担保公司才敢做。”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担保公司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