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国开行光伏信贷沉思录 内部争论“规划先行”战略

2012年12月08日 09:3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毫无疑问,国家开发银行,这家光伏全产业贷款余额超过500亿元的金融巨头,正在成为中国当下2000亿元光伏产业眼中的救世主。

  12月7日,国开行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独家披露了国开行光伏贷款情况:截至2012年8月底,国开行对光伏全产业贷款余额为500多亿元。这一数据与2011年全行5.52万亿贷款余额相比,占比仅为0.9%,也远低于市场之前传闻的2500亿元的规模。

  光伏全产业贷款余额占比不足1%的国开行,其在光伏产业的举足轻重却无人不晓。

  从今年4月出手救助处于危局的江西赛维LDK,到近期参与中国银行(601988)牵头的银团贷款援手身陷破产边缘的尚德电力,国开行这家正在迈向商业化转型之路的政策性银行,正在成为中国主要的光伏巨头及巨头背后的幕后推手地方政府,极力争取的对象。

  12月6日,有债权银行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继今年10月国开行率先给予无锡一家光伏企业2亿元贷款以解其还息压力之后,该公司超过40亿美元的庞大债务重组计划仍在持续谈判中。

  摆在这家光伏企业和债权银行面前的是,2013年1季度该公司即将到期的高达5.75亿美元的可转换票据谁来偿还?

  “在众多解决方案中,企业和地方政府也不断释放出希望中行、国开行等债权银行先接盘这5.75亿美元可转债的意愿。”上述人士透露。

  “那家企业年内应该是可以平稳过年关了。”一位接近国开行的人士告诉记者,近两个月,总行高管团队也相继带队到保利协鑫、汉能控股等光伏巨头密集调研。

  10月下旬,在江苏光伏重镇苏州举办的双方合作研讨会上,光伏巨头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说了一句肺腑之言,“协鑫集团现在取得的成绩,与国开行长期以来的大力支持是密不可分的。”

  进入10月以来,国开行内部完成《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信贷扶持光伏产业健康发展建议》,提出“六大六小”重点关注方案,无论尚德还是赛维都在名单之列,属于国开行应予继续支持的重点客户。

  12月7日,国开行有关负责人告诉本报,目前,国开行对光伏产业的上游企业,原则上不新增贷款;对光伏下游的发电企业,国内的项目大力支持,积极提供贷款,国外的项目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提供贷款。

  “规划先行”的内部争论

  2008年,出于一贯“规划先行”的战略考虑,国开行开始进入境内和境外大型光伏并网电站融资,逐步形成对以多晶硅为代表的光伏产业上、中、下游的全面布局。

  仅仅2007-2010年短短三年,国开行就大手笔向包括尚德、赛维在内的多家光伏产业巨头承诺高达2500多亿的授信,业内无人出其右。

  “把开行发展有机融入国家战略。”一直是国开行董事长陈元所推崇的商业模式,也是国开行之所以进军光伏的逻辑起点。相较于商业银行,国开行核心竞争力在于产业规划上的精心布局,用陈元的话说,“规划先行”是国开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所谓“规划先行”,按照陈元的逻辑,“通过规划先行向上游延伸,在有限的项目中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从而保持在基础设施、重大产业等领域的优势,并在新的蓝海领域迅速占据优势地位,取得更大的融资份额。”

  “开行要想以几千人与商业银行几十万人竞争,没有别的手段,只能靠脑力竞争,使规划更有远见、更符合实际,依靠规划先行来把握发展主动权。”一位开行评审局人士如是说。

  内部资料显示,2009年4月,国开行总行成立规划局,各地分行也相应设立规划发展处,目的之一便是提高在重大项目中的参与度和支持度,以融资推动产业联合。换句话说,开行所看重的产业规划,即把开发性金融与政府合作那一套东西,套到产业系统中。

  “开行本身就是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的参与者之一。”上述开行的人士告诉记者,2009年末,开行先后与国家能源局、发改委、工信部等有关部委举行高层会晤并签订规划合作备忘录,并受邀参与《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起草工作。

  新能源正是国务院推出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2010年10月,正式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明确提出,“加快太阳能热利用技术推广应用,开拓多元化的太阳能光伏光热发电市场。”

  就在2009年,国开行率先制定《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开发评审指导意见》,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国开行开始了光伏领域的狂飙突进,而所谓国开行光伏行业将近2500亿授信基本是在2009-2010年两年时间完成的。

  2010年9月,当国开行与赛维LDK宣布签订总额度高达600亿人民币(约89亿美元)的战略合作协议时,赛维还被冠以获得授信额度最大的国内光伏企业,也是中国民营企业迄今为止获得国家开发银行授信额度最高的企业之一。

  当然,赛维并不是唯一。

  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光伏行业的几家领头羊企业,包括天合光能、无锡尚德、英利、晶澳太阳能从国开行手中获得了巨额的银行授信承诺,除了无锡尚德5年500亿人民币的贷款承诺外,天合光能、晶澳分别获得了300亿的承诺,而英利也有360亿,再加上此前的赛维,仅此5家光伏领头羊就获得了国开行2000亿元的授信承诺。

  时至今日,无锡尚德、江西赛维、天合光能、英利、晶澳太阳能,还在国开行“六大六小”光伏行业“六大”名单之中,为其重点支持的业内“龙头企业”。

  国开行年报也显示,从2008年开始,国开行发放环保及节能减排项目贷款开始成倍增长,从2008年的988亿元,到2009年的1751亿元,2010年再度加量至2320亿元;而到截至2011年末,环保及节能减排贷款余额人民币6583亿元,同比增长33%。

  时至今日,反思商业银行在新能源战略上的得失时,一位国开行内部人士说道,当初决定要上光伏项目时,内部是有不同声音的。

  五年前,在决定是否上马光伏时,支持者认为,国开行应该追随国家战略走向,况且新能源提供的市场潜力是巨大的;反对者则认为,光伏行业,其实业主体主要为民营企业,与国开行一贯擅长的城市开发金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相比,缺乏足够的信用保证,尤其是政府信用,“这与开行一贯的信贷文化也多有冲突。”

  “当时,行里请了一批老专家论证光伏项目的可行性时,一些老专家提出了质疑之声。”上述人士透露,依照当初的科学测算,地方政府如此大规模地上项目,“不出三年肯定会遭遇过剩危机,况且这又是一个两头在外的行业,原材料和市场都不在我们手里。”

  果不其然,五年后,光伏产业已经成为“盲目扩张”和“产能过剩”的负面典型。

  2007-2012年,中国光伏行业连续5年年增长率超过100%;待到2011年,产能过剩危机已经全面爆发。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和2012年,我国光伏产能已经达到35GW和40GW,占全球总产能的六成以上;而2011年全球产能不过27GW,2012为30-33GW。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国开行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