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连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2013年高度警惕通胀

1评论 2013-03-16 21:32:42 来源:网友整理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中国版“格林斯潘”的中国式孤独

  “全球流动性的主要提供者已变身为中国央行,并非是大家印象中的美联储或者欧洲央行。周小川不仅是中国央行的行长,还是全球的央行行长。”2012年4月份,来自渣打集团的一份报告足以点燃公众的情绪。

  是的,从2007-2012年的五年间,中国人民银行总资产增长120%,并于2011年末达到28万亿人民币(约合4.5万亿美元);相反,知名度更高的美联储和欧洲银行2011年末资产规模才只有3万亿美元和3.5万亿美元。

  与之对应的,中国广义货币(M2)也在过去几年飞速增长,年均增长超过140%,到2013年2月末时,已经挺近百万亿人民币大关。根据渣打银行的测算,2011年,中国新增M2的规模全球占比达52%。

  这番数据的背后,恰是2008年以来,周小川本人和他领导的中央银行不得不面对的质疑_——中国到底有没有货币超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政府出炉“四万亿”刺激计划,其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否过度?

  宏观经济政策历来有利弊,只不过,过去五年,周小川和他领导的人民银行一直身处舆论的漩涡。

  2012年年底,在财新峰会上,周小川为过去几年的刺激政策进行了概括,认为“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人民银行配合政府采取一揽子刺激计划的应对措施,坚持了快速反应、力度充分、适时退出的政策理念,注意在危机发展演变的不同阶段把握好政策的取向和力度。”

  今年3月的“两会”期间,周小川为2008年以来的货币政策作了辩护,“应该说,我国在抵御国际金融危机中成绩突出,经济在全球率先复苏,许多国家对此很羡慕。”

  “应对突发性危机时,刺激政策力度究竟要多大,是很难事前在数量上进行科学测算的。特别是这次金融危机严重影响了信心,而信心危机的传染性极强,应对政策如力度不大的话就很难制止信心崩溃。”

  从周小川本人的观点看,他反对事后诸葛的批判,“总体来讲,我国应对危机的成效相当不错,不能既要好效果,又要零代价;也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

  只不过,从2009年9.6万亿天量信贷投放开始,中国银行业四年超过30万亿的信贷投放狂潮,其疯狂扩张带来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过剩产能等信贷风险,已经不容忽视。

  “从行为上看,这一轮四万亿,商业银行表现出,从经济上非常不理智,从政治上表现得很出色。”2012年年中,在一场内部研讨会上,一位退休央行官员如是疾言厉色地向一群商业银行高管说道。

  “我们的商业银行极其不理智。”上述央行前高官说,“2009年1月份信贷数据出来之后,有关部门就曾召集商业银行开会,问为什么这么放贷款?一季度的数据出来后,我下的结论是,中国要用三到五年时间来消化这一年闯出来的祸。”

  是的,从财务上看,上一轮中国国有商业银行改革成就已是世界第一;但成本明摆在那里。在这位央行前官员看来,上一轮改革将近3万多亿的不良资产甩给了财政,这是财政的隐形负担,中央银行之所以保持这么高的利差,很大的原因在于国有商业银行的利润要上缴给汇金,汇金要给财政买单。

关键词阅读:周小川 通胀目标 央行 1986年 1983年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