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莫让“社会融资 规模”成为金融创新的绊脚石

2013年04月15日 08:1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社会融资规模无法满足货币中介目标要求

  但是,这可能是一厢情愿的。虽然覆盖的流动性范围更广,社会融资规模与货币政策最终目标之间的相关性相对于货币供应量要更强一些,但是学者们对其可测性和可控性则质疑较多。所谓社会融资规模,是指一定时期内(每月、每季或每年)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额。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标准,其具体口径为人民币各项贷款+外币各项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银行承兑汇票+企业债券+非金融企业股票+保险公司赔偿+投资性房地产+其他。

  根据现有金融管理体制,社会融资规模涉及多个“条条块块”。信贷市场、股票市场、保险市场的管理涉及的监管部门主要有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非金融企业的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涉及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企业债券涉及发改委、地方政府等部门。这给货币政策当局对社会融资总量目标的调控增加了很多协调成本。

  如果单从央行角度来看,社会融资规模的确很难满足货币中介目标的“三性”要求,特别是央行一家无法对社会融资规模进行有效调控。但是,笔者对社会融资规模的可控性倒不是非常悲观。前文我们一直采用“货币政策当局”的表述,而不是“央行”,因为在我国货币政策本来也不是央行一家说了算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中来自“三会”、发改委、财政部的委员的存在,即是明证。出于宏观政治经济环境需要,各个“条条块块”往往出现总动员来调控社会融资规模。

  但这造成的后果可能是政府对金融业更加全面的管制,扼杀金融创新。在此之前,调控当局往往只盯住货币供应量和新增人民币贷款,而对其他社会融资方式管控较弱。当调控当局收紧银根,严控信贷时,社会还能通过直接融资等渠道进行资金融通,从而规避金融管制,实现金融创新。而如果社会融资规模在宏观调控决策者所盯住的指标库中地位上升,恐怕其他金融行业在总动员时,也会受到更多、更直接的管控,这是与我们的金融市场长远发展目标相悖的。

  考虑到我国金融体系中行政管制思维依然浓厚,如果轻易采纳社会融资规模作为调控当局的调控指标,将可能诱导宏观政策当局更加借重行政性调控手段,而延误市场化改革的步伐。建立真正符合市场化改革方向的要举可能还在于完善利率等价格型调控指标和体系。(作者系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作者:郭峰

<<上一页12下一页>>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融资规模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