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银行要找准市场定位 换个角度看市场占有率

2015-01-03 08:46:21 来源:广州日报

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欧兆伦。

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欧兆伦。

  花旗银行(中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欧兆伦谈中国金融发展

  欧兆伦就任花旗中国首席执行官是在2008年5月,当时花旗集团正深陷次贷危机,对这位刚刚履新的花旗中国掌舵者,市场充满关注,但欧兆伦对这个市场并不陌生,他在少年的时候,就曾跟随父母回内地老家探亲,后来大学毕业进入花旗香港,也经常因为工作的缘故出差内地。

  今年,是欧兆伦就任该职位的第7个年头,中国已成为花旗集团在亚太区最大的市场之一,2013年花旗中国净利润为9.6亿元人民币,资产规模达到1527亿元,并积极投入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中国金融改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签署的第657号国务院令,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将从2015年1月1日起放宽外资银行市场的准入条件。中国银行(行情,问诊)业对外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近日,欧兆伦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在他看来,创新让花旗一直走在市场的前沿,也是中国经济一日千里的秘笈。

  重回内地:“只要市场重新开放,一定要回来”

  广州日报:从大学毕业进入花旗香港后经常出差内地,您在工作的过程中应该见证了中国金融、资本市场的发展,您经历过哪些中国重大经济事件?

  欧兆伦:1991年,那时B股刚刚开始,它允许海外投资者参与中国的股票市场,可以看出中国在一定范围内开始尝试金融创新。花旗当时是上海B股市场唯一的美元清算外资行,在深圳是三家之一,当时我负责系统和流程这块,每周都往返于香港、上海、深圳三地之间。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产品合符当时的要求,B股在当年发挥了很大作用,现在又有新产品出来,比如沪港通,中国市场一直在创新。

  广州日报:当时外资行在中国主要的业务是什么?当时作为外资行的从业者,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欧兆伦:花旗最早进入中国是在1902年,由于历史原因中断过,1983年花旗重新回到内地。我们最先去深圳,当时外资银行都在深圳,那时可开展的业务并不多。至于当时可赚多少钱和开展什么业务没人确切知道,但我们的信念是,花旗在中国有很长的历史,中国也是花旗全球很重要的市场,所以只要市场重新开放,我们一定要回来。

  业务发展:过去多年投入像场马拉松

  广州日报:花旗是首批获准进驻上海自贸区的外资银行,比较早的就开始在自贸区的业务探索,目前自贸区支行的业务亮点主要有哪些?

  欧兆伦:过去一年多花旗在上海自贸区所推出的产品很成功,值得肯定。这不单指业务规模,最主要的业务一定要有所创新,走在市场创新的前沿。

  自贸区给了市场和行业一个平台,可以加大创新的力度,也可以将创新的速度提高,所以在过去一年多,花旗的重点放在创新上,也在市场的多个不同领域做出第一笔交易,比如开展首个人民币全自动跨境现金池业务等,同时,也通过自贸区这个平台,体现了花旗全球网络的优势。

  广州日报:花旗在多个跨境试点项目中拔得头筹,似乎借助自贸区,花旗创新的步子比较大,就企业内部而言,确实是这样吗?是如何平衡创新背后的风险?

  欧兆伦:金融的稳定和创新,在自贸区内外都必须考虑,金融行业和其他行业有所不同,在创新的同时还要求稳定,这中间的平衡必须要把握好,金融行业开的一个小口,有可能会影响到全局。

  在创新时,我们首先会从宏观来考虑,监管会怎么看,对金融稳定有什么影响;另一方面,我们也从微观的角度考虑,面对这些创新是否自身已经做好准备,整个系统、风险管理、员工培训等是否已经准备好,如果还没有准备好,宁可把这个项目先放一放。

  广州日报:这是否意味着花旗还有很多创新的项目会随着中国金融改革的深入而逐步推出?

  欧兆伦:没错,现有的项目主要在资金管理等方面。

  随着国家在利率和外汇改革,以及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再往前走时,我们还有不同类型的产品可以引入中国。

  有些时候虽然我们有这个能力,但如果市场客观条件还不具备,我们也不能启动。

  广州日报:从目前来看,各银行所推出的创新产品差异化并不大。

  欧兆伦:从业务管理看,不会一两个季度就会产生很明显的差异,业务的投入是持续过程。

  如从中国内地的外资行排名来看,花旗排名非常靠前,不是因为花旗在过去一两年的投入,而是过去很多年的投入,就像一场马拉松,如果只看那么几公里,我的速度可能不会比你快很多,但我们会保持这个稳定的速度,距离一长差距比较明显。

关键词阅读:外资银行 外资行 1983年 银行发展 自贸区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