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之后 资本市场盛宴刚刚开始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2015-02-05 07:32:55 作者:李奇霖

  管清友李奇霖

  降准如期而至。央行决定从2月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小微贷款占比达标的城商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额外降低存准率0.5个百分点,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4个百分点。

  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会改善吗

  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并没有增加基础货币,它只是改变了基础货币的结构,将法定存款准备金转化为超额准备金,但存款准备金率的降低确实增加了银行可用的信贷头寸。存款准备金率的降低提升了货币乘数,也就是说在既定的基础货币量的前提下,能够派生更多的信用供给。从这个角度来看,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是能够有助于减缓经济下行压力的。

  但这个判断的前提是降准能够提升货币乘数,这个判断隐含的是降准后银行提供信用的意愿会增强,但事实恐怕会不尽如人意。自2002年以来,中国经济最重要的三个终端需求就是出口、房地产和基建,相关产业链的产能也正是围绕着这三个增长点扩张。如今,这三个增长动力已经全面熄火。

  外部来看,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伴随着贸易再平衡,也就是说,发达国家的复苏是依靠增加出口、减少进口实现的。内部来看,套息资金推升汇率和劳动力成本攀升正侵蚀出口竞争力。制度上,WTO红利正逐步被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代替。尽管政府对“一带一路”大力推动和双边贸易的区域拓展政策还是努力让出口成为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但在汇率、劳动力成本、制度和发达国家去杠杆等多种因素制约下,未来出口不会有明显改观,而是延续近年来的中速增长,只能成为一个不会拖累经济增长的因素。

  对于房地产开发商而言,房地产不再具备高预期收益,其拿地开工会更加小心谨慎。当前各大城市的房价已然不低,作为刚需主力的婚龄人口、劳动力人口趋于下降,而可能需要以房养老的老龄人口趋于上升。再考虑到房地产库存和存量在建面积压力山大,意味着过去几年的投资实际上已经透支了相当一部分未来的居住需求。房地产投资将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为低速增长。

  “43号文”等财税改革措施对地方债务的冲击需高度关注。一直以来,地方政府是基建投资的主力,但基建投资只有少量来源于财政拨款,更多的是依赖金融机构对地方政府的信用扩张,由于《预算法》规定地方政府不得举债,因此,城投公司实际上是地方基建投资的主体。“43号文”剥离了城投的融资功能并将地方政府债务规范化,而被“43号文”寄予厚望的PPP模式可能在短期无法替代过去城投的融资功能。

  由于过去的制造业产业链跟随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债务扩张而形成,当引擎熄火,制造业就面临全面产能过剩时代,未来将面对去杠杆和去产能的事实,怎么会有动力主动增加资本开支呢?

  如果降准改变不了经济下行局面,那么降准的意义在哪儿呢?我们认为降准最大的意义是化解存量债务风险,而并非刺激增量经济。一方面,降准释放的流动性如果进不到实体,将以资产价格的形式表现出来,货币到了股市可以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货币到了房地产可以通过抵押品价值上升缓释信用风险和银行资产质量压力。另一方面,信用风险的释放会提升金融机构对货币的需求,如果货币市场供求关系能够实现平衡,那么非货币市场也就能实现均衡,从这个角度看,央行降准实际上是为了维系金融市场的稳定,防止经济因“债务-通货紧缩”相互作用、相互增强,导致经济陷入严重的萧条。

关键词阅读:存款准备金率 管清友 牛市 下行压力 资本市场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