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委员:唱空中国银行业没道理

2015-03-07 07:20:13 来源:广州日报

从左至右依次为:厉以宁、林毅夫、陈锡文、李毅中、杨凯生、常振明、贾康。

  从左至右依次为:厉以宁、林毅夫、陈锡文、李毅中、杨凯生、常振明、贾康。

  七委员就“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答记者问

  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6日以“政协委员谈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为主题,邀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中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振明、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厉以宁:要跟“一带一路”沿线国更好合作

  厉以宁说,新常态下,增长速度从过去的高速增长逐步走向中高速增长,结构要调整、很多产业要不断升级,要寻找新的动力。

  今后经济增长靠什么?要靠广大人民的创新精神、创业活动。过去我们习惯靠数量规模的扩大、投资的驱动,这些都不能适应新情况了。今后的动力来自于人民的创造力。

  在回答关于“一带一路”的问题时,厉以宁说,需要注意三方面:一是贸易和投资要并重;二是中国应该发挥自己的作用,把基础设施做好;三是要跟沿线国家更好合作和谅解,拿出信任和诚意出来。

  林毅夫:中国仍有20年8%的增长潜力

  林毅夫表示,中国还有20年左右8%增长的潜力,但“潜力”和实际是有差距的。

  林毅夫说,经济增长靠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基础是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像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依靠后发优势,连续30多年实现了年均9.7%的增长。

  “后发优势还有多大?主要判断标准是我国和发达国家的产业技术差距,衡量方式是看人均收入水平差距。”林毅夫说,2008年我国和美国的人均收入水平差距,相当于新加坡、韩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和美国的差距。

  他说,过去我国被称为世界工厂,主要靠劳动密集型的中低端产业支撑。现在,中国的优势在于从中低端向中高端发展的装备制造业、互联网新业态、新能源和绿色环保产业,“一带一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也会创造很大市场需求。

  陈锡文:主要大宗农产品价高于国际市场

  对于今年农村工作的重点,陈锡文表示,要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加快建设现代农业。

  农业要更强,农民要更富,农村要更美。一定要通过全面深化农村改革来提供强大动力,通过加强农村法治建设来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陈锡文认为,当前农业农村面临一些问题。生产成本不断上升,主要大宗农产品价格现在已经高于国际市场,构成很大压力。长期以来,由于人多地少,为了吃饱饭不得不追求粮食产量,农业资源环境约束趋紧,因此必须转变农业发展方式。

  “怎么转变?第一,要走出一条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的农业之路,不能片面追求产量、毁坏环境,损害子孙后代的发展基础;第二,加快农业结构调整,延伸农业产业链,把更多的农产品增加值留在农村;第三,通过改革创新健全农业经营体系,使它更加具备活力。”陈锡文说。

  李毅中:工业要进一步节能减排补上欠账

  李毅中表示,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任务,也是支撑。由于受到西方经济的一些影响和自身工作的一些缺陷,一段时期工业确实出现问题,表现在资本转移、生产力要素流出、人才流失等。这种情况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前几年就做出了要大力支持发展实体经济的决策。这几年财、税、价等方面的改革,特别是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已经见到了成效。

  他说,去年我国工业增加值是22.8万亿元,但存在着结构性矛盾和深层次问题。工业面临着提质增效和转型升级。我们采取的如淘汰和化解落后、过剩产能等措施,都是工业自身结构的调整。

  他表示,工业上占了全社会能耗的70%,要进一步节能减排,调整能源结构保护生态环境,把欠的账补上。但是不要因为这些事情忽视了或者放松了对工业的重视和投入。

  杨凯生: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比例仍然偏低

  杨凯生说,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经济发展方式要进一步转型,结构会进一步调整。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企业遇到一些困难,降低甚至丧失还本付息的能力。对银行来说,贷款按期足额收回的压力加大。

  他表示,2014年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上升了2500亿元左右。但相对于中国银行业86万亿元的贷款总额而言,和国际同行业相比,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比例仍然是偏低的,资产质量水平仍然是比较良好的。

  中国银行资本充足率是达到巴赛尔要求的,目前是13.18%。虽然目前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确实比过去有所上升,但是针对于银行的整体资产来说,不良率还是比较低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唱空中国银行业没有什么道理。

  常振明:不能把效率低下这个词和国企画等号

  常振明表示,不能把效率低下这个词和国企画等号。2003年,进入世界500强的国企有11家,到2014年,92家国企进入世界500强,这是国有企业全球实力的重要体现。在评价效率时,除经济效益以外,还应该考虑社会效益,有些行业如高铁、石油、电信主干网等,具有投资大、社会影响大、回报期长等特点,需要国企来完成。国企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他说,当前国企确实存在着许多问题,一类是自身管理问题,一类是体制机制带来的问题。自身管理问题关键是要建立真正有效的公司治理结构。体制机制带来的问题需要通过深化改革解决。

  今年的国企改革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政企分开,就是国家对国有企业的管理由管资产到管资本;二是要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的功能,分类进行改革;三是挖掘各类资本的潜力和活力,有序推进和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贾康:地方债改革要“开明渠、堵暗沟”

  贾康表示,财税改革是我国全面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全面改革的支撑。从已经得到的信息来看,财税配套改革的总体设计还是相当清晰的。

  他说,财税改革要继续深化,面临三大领域的改革任务:

  首先是预算改革。预算的公开性、透明度要明显提高,让老百姓有知情权、质询权、建议权、监督权。同时还要求完整、明确提出全口径预算,所有政府财力必须进入预算体系,不准许再有预算外资金概念,这是很明确的原则。还有就是地方债,我们在改革里面所考虑的地方债怎么样开明渠、堵暗沟。

  第二是税制改革,突出六大税改任务。包括已经推进的“营改增”改革、资源税改革、消费税改革、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环境税改革、个人所得税改革等。

  第三个领域,涉及在中央和地方之间怎么理顺事权关系和财力分配关系。

关键词阅读:银行业 林毅夫 潜力 李毅中 一带一路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