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位银行资管一线人士解读资产配置荒

2015-10-09 07:29:5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俊丹 见习记者 杨晓宴

资产不足的情况下,优先满足零售客户的需求,因零售客户是稳定群体,忠诚度高;同业则完全以收益率说话,忠诚度偏低。目前,权益类资产投资空间较小,拉久期和加杠杆这两种方式均主要用于债券投资。

  资产不足的情况下,优先满足零售客户的需求,因零售客户是稳定群体,忠诚度高;同业则完全以收益率说话,忠诚度偏低。目前,权益类资产投资空间较小,拉久期和加杠杆这两种方式均主要用于债券投资。

  “现在,资管规模较大的银行都空置几百亿资金,没有投向。”

  一位股份行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受股市回流资金影响,7月到8月间,国有大行银行理财余额平均增长1000~2000亿元。

  一面优质投资标的匮乏,一面股市资金大量回流,两者的共同作用,让资产配置荒的矛盾凸显。

  资金端:降产品收益+收缩同业

  资产端和资金端的供求不平衡,是最近资产荒的一个重要原因。

  “优质资产减少、收益率下行的问题今年来一直存在,而非下半年突现。如果没有资本市场的回落震荡,股市资金就不会大规模的集中回流固定收益市场。资金回流缓慢的增长,固收市场还能承接,爆发式增长一下子造成了严重的不平衡。”一位国有银行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为调和供求不平衡,银行在资金端一方面引导收益率下行,一方面控制新增规模。

  “各银行零售端产品预期收益下半年已经下调了好几次,不过普遍加起来下降还不到50个点(即0.5%),我们还要少一些,大概30-40个点。”一位股份行资管部人士称,“零售端客户黏性较大,无法跟资产端收益下降达成平衡。对零售客户银行会首先选择维持收益,无法维持时才会选择下调。”

  但同业理财的收益率下降速度就快得多,该人士表示,同样时间段内对同业已经下降约150-160个点。

  控制新增规模也主要针对同业理财。有股份制银行资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以来,尤其是中小型金融机构(自营业务)对银行理财产品的需求大大增加。据悉,几家今年上半年理财业务规模增长较快的银行也是不同程度借力了同业理财。

  上述人士表示,资产不足的情况下,肯定优先满足零售客户的需求,零售客户是稳定群体,忠诚度高;同业则完全以收益率说话,忠诚度偏低。

  资产端:借债券抬高投资收益

  “现在,资产端获得较高收益无非三个办法:降信用、拉长久期、加杠杆。降信用行不通,拉久期和加杠杆的方法都会用。”前述股份行资管部人士称。

  目前,权益类资产投资空间较小,拉久期和加杠杆这两种方式均主要用于债券投资。

  拉久期主要指投资更长期限的债券,以形成期限利差。“现在无风险利率预期下降,未来收益率下降后也能够通过交易形成资本利得。”

  通过给债券加杠杆提高资产收益的方式也被银行普遍使用。

  另一位股份制银行资管人士表示,目前银行寻找优秀债券管理人,通过专户管理是一个方向和趋势。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近期,银行正在加紧寻找专业债券团队委托,银行资金作为优先级配资。通过优先、劣后结构化设计,以及债券股权质押回购比例的设置,杠杠可以放大到10倍。

  招商银行(行情600036,咨询)的一份债券分级产品业务委托投资介绍书显示,该产品投资标的共三大类,包括债券、货币市场工具和投资于上述债券和货币市场工具的基金、债券及基金等。其中,债券包括国债、各类金融债、中央银行票据、企业债、公司债、资产证券化产品以及各类债务融资工具。

  在信用风险控制方面,债项评级为AA(不含)以下的,投资总额不得超过前一日结构化产品资产总值的20%。在流动性风险控制方面,投资于单只债券,以及一家公司发行的债券的总额,不得超过该产品总额的30%。

  “我们杠杆放得也不会太大,基本上质押回购放到50%-60%之间”,有银行资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根据债市周期,也出现过回撤20%的情况,所以即使是通过优先级资金给结构化产品配资,也还是要预留足够的安全垫。”

  探索境外市场机会

  近期,境外人民币债市也吸引了银行的目光,但由于各种原因,资金走出去并不容易。

  有银行资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最近关注到香港的人民币市场,债券类资产收益从原来的5%多,上升到6%-7%,高于境内收益,现在正是建仓的良机。

  “主要是因为有一些人民币贬值预期,所以一些境外机构先把人民币资产抛出,价格打下去,收益率有所上升。”上述资管人士称。

  但是国内资金真的要走出去,通道仍不十分顺畅。一方面囿于额度限制;另一方面,就固收类资产而言,通过QDII的通道成本太高。另外,理论上,目前通过自贸区的FT账户,银行资金也可以直接参与香港人民币市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银行理财资金,理财资金本身也必须来自自贸区。

  “相当于是说要自贸区内的个人账户或者公司账户来委托理财,但目前自贸区的账户,尤其是个人账户,还没有那么多。”有上海自贸区人士表示。

  “1%的通道成本对权益类投资还好,对固收类已经是高得不得了”,上述银行资管人事表示:“而且,如果仅仅是买个5个亿,10个亿,从银行整个理财盘子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另有外资行财富管理人士也表示,近期境外人民币比较紧缺,尤其是香港市场最明显。

  9月29日,离岸人民币Hibor(香港银行同业拆息)隔夜利率大涨535个基点至8.73%,创2013年6月该数值公布以来的最高水平,且单日涨幅也创该数值公布以来最大,远远高于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息)。

  近期离岸人民币Hibor1个月到1年期拆解利率也在4%-5%之间,远高于境内3%-3.5%的水平。

关键词阅读:久期 结构化产品 银行理财产品 资产配置 债项评级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