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体制将进行改革 专家建言实行统一监管

2015-11-11 07:22:1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峰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如何改革金融监管体制?专家建言改协调机制为统一监管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11月9日表示,根据前一个阶段资本市场的波动,适应我国家金融混业发展的趋势,这次“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要对现行金融监管体制进行改革。

  此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中指出,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发展明显加快,形成了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产品结构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特别是综合经营趋势明显。这对现行的分业监管体制带来重大挑战。

  6月份的股市波动后,已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的《证券法》草案立法进程暂缓,草案中提出建立证券市场监管协调机制。中国未来金融监管机制如何改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

  金融分业监管的弊端

  《21世纪》:目前金融监管机构主要为“一行三会”,分业监管的体制在目前的金融业发展形势下出现了哪些弊端?

  刘俊海:是不是混业经营才需要混业监管,分业经营不需要混业监管?这已经是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绕不过去的问题,况且现在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混业经营的情况。分业监管简单来说就是“谁家的孩子谁抱走”,“一行三会”所监管的领域看似很清楚,但实际上存在监管盲区。

  “互联网+”的出现,使跨界金融活动变得更容易,各种“宝宝”就是在现有金融监管机制的空隙中出现的,传统金融“三业”的界限变得模糊。互联网金融带来创新的同时,也存在良莠不齐现象,有的P2P网站不再从事金融中介服务,而是通过虚拟融资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分业监管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一行三会”内部的协调问题。比如,去年实施了“先照后证”的工商登记管理改革后,有的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在工商注册后,未在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办理登记手续,就招募有限合伙人“圈钱”,这种情况下,应该由工商部门还是证监部门管理?

  李曙光:从这次股市震荡及救市的情况看到,现在的市场交易都是跨市场,跨期现(期货和现货)的交易。“救市”监管分了五家机构:第一,市场流动性是由央行监管;第二,“两融(融资、融券)”资金以及证券交易市场是由证监会监管;第三,场外配资是银监会监管;第四,险资入市是保监会负责;第五,“救市”资金是财政部负责。

  实际上这五个机构之间,监管协调的机制是较差的。央行提供无限流动性的公告最早由证监会发布而非央行发布,证监会是否应列示相关依据?如果财政部出资设立平准基金,这列入何种预算项目,还是算银行借贷?特别是几个监管部门,在关键时候失去统一性的协调,失去统一声音;在政府准备干预时,又各自为政,这对金融稳定同样带来极大的风险。

  他山之石的启示

  《21世纪》:以台湾地区《金融控股公司办法》为例的混业监管体制对我们的金融监管机制改革有何启示?

  李曙光:上世纪90年代台湾地区《金控法》实施前,他们和大陆地区面临同样的分业经营格局。《金控法》颁布后,台湾地区形成了十几家金控公司,每家公司又都有十几家金融分公司,以银行为基础,发展出证券、保险、投行等全链条金融公司。《金控法》首先整合了台湾的金融业,放开了限制,比如允许银行进入基金、租赁信托等行业。更重要的是,通过一体化监管,建立了混业经营的“防火墙”,防止金控公司内部的关联交易、内幕交易。

  刘俊海:英国和德国经验值得借鉴。英国金融市场也曾存在多头监管的缺点。但2000年通过《金融服务与市场法》,创设了新型监管机构FSA,对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信托业等统一进行监管。根据2002年3月德国议会通过的《联邦金融服务监督管理局组织法》,联邦证券交易监管局、联邦保险业监管局与联邦信用机构监管局合并成立联邦金融服务监管局,从2002年5月1日起负责监管所有金融市场业务。

  《21世纪》:您曾提出《证券法》与《期货法》的联动立法,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李曙光:美国的证券和期货监管分属两个监管委员会,期货主要为金融衍生品,涉及远期合约、期权合约和掉期合约等形式,特别是掉期合约,每年已达到几百万亿美元规模,其特点是跨境流动、交易频率高、产品结构复杂、风险传递快,这都符合习近平主席提到的现代金融的特点。

  台湾地区金融监管体制来自德国的大陆法系,建立了一个统一的监管机构,但我们面临的情况比台湾复杂,因为我们目前实行大陆法系的监管框架,但又在发展英美法系国家的金融产品市场,鼓励金融创新、鼓励金融产品结构复杂化。

  大陆法系注重对债权人的保护,英美法系更加开放,但注重对投资者的保护,两者理念不同。我们现在需要设计的,是如何将两个传统结合在一起。

  金融监管机构如何设立

  《21世纪》:两位对未来我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什么框架性设计方案?

  刘俊海:应该建立“一龙治水”为主、“多龙治水”为辅,协同共治为根基的现代金融监管体制。“三会”可以合并,成立国务院金融监管总局。我个人认为,也可以考虑把金融监管职责并入可能的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下设金融监管司,有些地方已经将工商局和质监局、食药局合并,改为市场监管委,有的还加入了文化市场监管部门。

  新设金融监管机构应秉持“放权、赋权、维权”的原则,取消和下放一些行政审批权,建立跨产业、跨地域的监管信息网络,消除监管盲区。中央巡视组进驻“一行三会”,更有利于金融监管机制改革统一思想、凝聚共识。

  李曙光:此次《证券法》修改,写了这么一句话,即在证券市场建立一个监管协调机制。但是我认为,仅有协调机制还不够。我认为,未来的金融改革应包括金融国有资产改革和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因此应该设立两个委员会,金融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做的是分类改革、功能性改革,公益性金融国资保障国家金融安全,大多数竞争性金融国资要追求资本回报率,为国有股东赚钱。但其市场运作、风险控制要纳入后一个委员会,即金融监管委员会或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其负责监管整个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系统性风险,制定交易规则、退出机制,实施金融宏观调控等。

关键词阅读:金融分业 混业监管 金融监管体制 掉期合约 金融产品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