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环境生态修复与军工衍生 将成未来朝阳产业

1评论 2016-05-21 17:10: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真雄安”即将诞生(名单)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金融界网站讯 中国金融论坛于2016年5月20在北京金隅喜来登大酒店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金融创新服务助力“双创”引擎。本届论坛将邀请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部委领导,世行、IMF、亚行等相关的国际组织官员以及著名学者、金融投资机构高层、跨国公司高管等同台演讲与对话。

  由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中银国际资深经济学家曹远征,光大证券行情601788买入)首席经济学家徐高,九方宽客宏观研究院院长房四海,就“供给侧改革时期能否重构资本市场灵魂”为主题进行了讨论。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表示,我们现在都强调治理环境、生态恢复,治理雾霾需要很多新的技术,这是我们未来五到十年或者更长时间的朝阳性的产业。当然另外一方面,军工衍生的行业,也是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的朝阳产业。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我们今天要讲的一个话题,就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问题,对资本市场方面的影响,用5分钟的时间,对这个议题作一个自己的思考。

  姚洋:供给侧改革是我们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来的,这个背景在金融危机之前,还有金融危机之后这四万亿,积累了很多的过剩产能,造成了很多僵尸企业。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提出来供给侧结果,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都和我们结构调整是有关系的,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说供给侧改革最核心的就是去产能,去产能的核心如何将这些僵尸企业退出这个市场。我个人觉得核心问题还是国有企业,我们国有企业怎么退出市场,它的退出是有难度的。

  在这方面,我们上一轮的调整也给我们一些经验,上一轮90年代末的时候,坏账率达到GDP的25%,最终的调整使得在5到10年之内,五千万人职工下岗,那个时候调整给我们的经验,这个成本必须承认,财务成本必须承认。企业投资失败了,银行你得认。在这轮调整中也得找到这么一个机制,允许银行把这个给认了,我们投资失败了,允许银行债务打折,卖给新的管理公司,这个是需要通过的。

  这一轮是不是我们需要一些民间资本,民间资本很多,我也相信我们很多企业,虽然叫它僵尸企业,但它还是有一些资产是可以利用起来的,我们是不是在政策上可以有突破,如果在这方面我们有突破,去产能,僵尸企业退出市场就更快一些。

  第二人员调整,这个和上一轮调整是个小数字,和五千万人要下岗,98年那一年是两千多万人下岗,国家也拿出资金来解决人员就业,只要下定决心这个也是可以下消化掉的。也有一些僵尸企业会苟延残喘的活下来,但不应该因为僵尸企业把我们的需求管理给限制了,我们现在的增长率是低于我潜在增长率的,我们PPI已经连续四年为负,这在别的国家来说已经是深度的衰退了,短期来说主要矛盾还是需求不足。

  很多问题特别是去杠杆这个问题,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要想去杠杆这个是有难度的,经济一直在下降,我们知道我们的私人投资越来越低,大家没有这个信心,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在下滑的情况下,你想去杠杆是有难度的。

  经济的信心还是必要的,现在虽然说我们国家还有一些资本管制,但是不是完全的这个资本管制住有一个问题,你看我们从8月份到2月份,1月底,我们多少外资储备消失了,五千多亿吧。我们1月份在美国访问的时候,美国提出一个问题,中国按照这个速度还能坚持多长时间?所以信心还是需要的。所以要把需求管理和供给侧改革平衡起来,这个也是我们今年面临的非常重要的政策选择。

  主持人:改革我们1978年就谈改革,改革30多年了,为什么在改革的前面要加一个供给侧结构性呢?改革就是改革,为什么要加一个供给侧,它跟供给主义有什么差异呢?

  姚洋:这个问题挺好,当时供给侧改革刚提出来的时候,我们的思路也是朝着所谓的供给学派角度去想问题,经济工作会议开完之后很明确,供给侧改革今年或者未来一段时间它的主要任务有三个去,一个是降成本,降成本这个是降税,算是实行了一点,营改增降了一点。短板稍微虚一些,重点还是前面三个去,我的理解,一个周期性的调整,中国这个经济周期在上升期,一般来说会增加产能,大家预期都好,所以大家拼命的建工厂。到了经济周期下降的时候就发现过剩了,全世界都一样,中国也不是特例,美国都有经济周期,中国我们这样的管理水平产生经济周期也不奇怪。如果我们看92年以来的情况,基本上是7年一个周期,这个7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数字,我们知道结婚有七年之痒,结婚七年之后两个人看着不顺眼要离婚。我们股市也是七年一个周期,92年到97年,98年到03年,03年到2010、2012年,现在进入一个低周期。进入低周期之后就要调整,就像上一轮低周期之后,进行了很大的调整。我们能不能想得更长远一些呢?我的理解这个事情还不在中央的考虑范围之内,中央目前还是抓“三去”,这是最关键的。

  “三去”是一个治标的问题,这个原因是不是给它解决了?我心里头还是有一些怀疑,如果把我们国家整个所谓的经济失衡也好,扭曲也好,这些问题都给解决了,我们还是得回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上,我们一季度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信贷一下发了4.6万亿,地方政府又开始借钱了,借了好多钱。表明什么呢?我们深层次的问题没有解决。去产能的过程中,能不能同时把国有改革一齐推进。能不能和改革一起做,这是一个治本的问题。

  另外我们地方政府也是一样的,地方政府一管就死,一问就乱,我们老是在这个怪圈里,我们能不能从根本上把我们地方政府的行为给他解决了,我们现在靠这种行政手段,是不是能把这个问题能给解决了呢?我觉得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刚才说需求管理做了那么多年一直不行,但是你看一下我们的数据,我们整个财政支出是在收缩的,由于反腐的原因,我们财政支出一直在收缩,过去一两年,我们整个财政是往下降的,所以很难说我们是搞活了这个需求。

  主持人:什么是僵尸企业?你怎么判断它是不是僵尸企业呢,这个事情是不是政府没有作为?

  姚洋:僵尸企业,全世界不光是中国,日本也有好多僵尸企业,我也跟日本交流了一下,他说你们现在要去产能,他说我们日本就是钢铁行业,70年代末开始,去产能去了好长时间都去不下来,的的确确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怎么定义这个僵尸企业,好一点的又活下来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看它的还款能力,就是银行给他贷款,他有多少还款能力。如果他一直借新债还旧债,这恐怕是僵尸企业最好的标志,它是靠着银行的贷款活着,这是一个标志。

  主持人:刚才老师都讲到了僵尸企业以及对这些僵尸企业关停并转。但其实有一个数据,在一季度和四季度公布的时候,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民间投资低于平均增速的。我们国有控股的盈利是负增长,-5%到-7%,但是我们的民营企业是正增长5%到7%之间,也盈利的不投资,投资的不盈利,是这种情况。我们调研的时候,他们第一想的就是怎么把民间的关掉,那么又牵扯到就业的问题,所以这也是一个矛盾的问题。供给侧在促进经济增长链条上,它是不是有个滞后的问题?

  姚洋:供给侧改革,按照我们现在的三去,恐怕不可能对我们经济增长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因为它整个是在消灭产能嘛。如果长期来说,如果我们把十八届三中全会这些改革措施落到实处,肯定是有好处的。刚在徐高说,也说了这个供需矛盾,比如有三去,有一个去没谈就是去库存,去库存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可以结合起来,比如中央政府同意库存高的地方发地方债,发自借自还的国债,拿这些债去把过剩的房地产买下来,然后你把它变成一个叫什么呢,廉租房或者经济适用房再卖给普通老百姓,不是解套了吗?房地产企业就解套了,既降了库存又降了杠杆,企业的杠杆也降了,另一方面又刺激了经济增长,这种好事我觉得应该多做一做。

  主持人:我们翻开2015年数据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什么现象呢,我们政府当中在全球来作比较,资产负债是58%左右,低于60%的这样一个线。姚老师怎么看,资本市场怎么样进行一个自身的供给侧改革?

  姚洋:当经济比较好的时候,企业资金流转的比较快,那么现在资金流转慢了,杠杆就上去了。那么资本市场应该怎么做什么?我们在去年股灾的时候,政府连续的犯错误,一开始想把这个股市给打上去,但是后来没想到它变成了一个泡沫,很不得当。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好几个该做的改革,非常重要的改革就放弃了,最重要的就是注册制,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我们股市的容量3千家企业,3千家企业有多少资金在追逐他们,是数以万亿计的。你说它能不产生泡沫吗?很容易产生泡沫。我们想一下,如果市场的容量是1万家,甚至3万家,你要想炒起一只股票来,难度就大大的增加了。我觉得注册制改革不做了,这是一个极大的遗憾。我们说最终的治本问题还是要通过改革,真正的改革是什么呢,供给侧可能不是改革,它是治标的东西,就像你发烧似的,我把烧给退下来,你解决问题了吗?

  曹远征:一个是结构调整,一个是着力在政策,着力在供给侧,核心是改革,改革就是调动积极性的。

  姚洋:那你要有些实际的动作吧。

  曹远征:比如去僵尸,这是真正的改革。

  姚洋:这个我们可以再讨论。资本市场的确是非常重要,刚才徐高提到股权融资超过50%,但这两年是3%,这是一个极低的比例,怎么让我们的股权融资达到10%或者20%,空间是非常大的。这样我们自然杠杆率就降下来了。不是说我们把债券融资转成股权融资,但至少对老百姓来说有一点好处,当你M2在无限制增加的时候,老百姓的实际资产是在缩水的,而且缩水的速度很快。至少你在股市上,你要冒险不会影响到我,那么M2的增加会影响到所有人,这是不公平的。另外一方面,不光要扩容,还要增加机构投资者。中国的社保、医疗之初绝对赶超现在的日本,要把个人帐户落实,要建立养老基金,我们投资到养老基金里头,资本市场可以起到很大作用。曹老师,您离政策更近一些,为为什么这个事情我们就做不成呢?

  主持人:剩下的时间,谈到供给侧改革的时候,我们得到的一个话题是什么,要么炒螺纹钢,要么炒一线城市的房地产。几位专家是怎么看这个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在资本市场落到实处的时候怎么去做这个投资,有什么投资机会没有?

  姚洋:在座的应该把我们十三五规划好好学习一下,因为它毕竟代表了我们国家未来五年政府的愿景。上周去深圳开会,一个校友企业,做环境生态修复的,我们现在都强调治理环境、生态恢复,刚才徐高也说了,我们治理雾霾需要很多新的技术,这是我们未来五到十年或者更长时间一个朝阳性的产业。当然另外一方面,我们的军工衍生的一些行业,也是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的朝阳产业。

相关专题:2016中国金融论坛

关键词阅读:姚洋 环境生态修复 军工衍生 将成未来朝阳产业

责任编辑:由佳 RF13266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