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善达:营改增之后仍要保证地方收入的稳定

1评论 2016-06-05 10:39: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这一指标帮你把握七月趋势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金融界网站6月5日讯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杂志承办的第二届“中国财富论坛”于2016年6月3日~5日在青岛召开,论坛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财富管理趋势。北京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就发表主题演讲。

图片

  会议中,他对财税改革发表了观点,营改增之后,还有两点比较重要,一是要保证地方的收入是稳定的,二是改变中央和地方的收支关系。

  今年5月1日开始最后的四个行业就全部改了增值税了。这个改革实际上两年以前就决定要做了,但是因为这个减税的规模很大。所以对财政的困难,大家都有很多的担心,所以2014年、2015年这两年都做了决定,但是都没有最后推出去。到了2015年底,总理做了决策,2016年要全面的完成这个任务。到了3月份“两会”上,总理定了时间表,5月1日,不但是今年要完成,而且5月1日就要投入运行。所以这个决定,等于是把前两年应该做而没有做的,在年初就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把它做了。

  经济下行的压力使得营改增推迟实行

  为什么我们两年时间都没有做,而且到去年年底还没有说下决心一定要做,到今年年初就这么大的决策就做出来了?他认为除了我们税制改革本身有一种完善的动力,还有一个具体的原因,就是经济下行的压力。经济下行的压力是非常之大的,所以在经济下行这个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政府要做很多事情,其中“三去一降一补”的这个降里面就有降低企业的成本这一内容,降低企业成本里面有很多的成本,税费成本也是其中之一,所以这次营业税减税要减五千个亿,实际上是政府决定要在税费成本上减少五千个亿的成本,来使得企业能够有更多的能力来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所以这个决定已经做了,而且5月1日开始运行,6月1日开始申报,估计再有一两个月,可能两三个月吧,可能一开始还有一点摩擦,还有一点困难,但是经过两三个月以后,在所谓销售环节,就没有营业税了,就全改成增值税了。这个进步还是比较大的任何一个改革都不可能是一次性全部完成。

  下一步有两件事情可能是比较优先要考虑的:

  一过去营业税是地方的税,这次营改增以后,要保证地方的收入是稳定的,所以中央决定税制改革还要保持中央和地方的收入格局,大体不变。大体不变也就是大体是五五分成,没有那么精确了,但是基本上一半一半。可是过去营业税是地方税你改了增值税,那又减税,地方收入减少得很多。所以这次做了一个决定,就是所有增值税五五分成,一半给中央,一半给地方,过去是七五、二五,中央75%,地方25%,这次规定是五五分成。但是要注意,关于这次五五分成文件,这次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就是暂定两到三年。

  就是一个体制的文件,发下来一般都是要实行一段时间的,但是这次文件下发的同时,那文件就规定是暂定。那么这个暂定的含义什么?为什么还规定了两到三年的期限?就是因为这么改了以后,等于地方税体系里面就没有主体税种了。这个是中央、地方在税制改革以后,中央、地方关系上的一个变动。这个变动不是我们的目标,是因为营改增这个企业、地方政府收入变化很大,所以在这个时候,只能先保证收入,五五分成,按照什么基数,再返还,这一套细节来保证地方的收入,但是地方征税的权力相对削弱了,但是这种格局,五五分成,地方只有收入,没有权力,这个格局不是我们改革的目标。所以定了一个暂定。

  那么暂定以后,应该目标是什么?有很多讨论,这学者中间大部分人都建议就是要把现在的生产和批发环节征收的消费税,要转移到零售环节,再加上现在已经在零售环节的车辆购置税,把它交给地方,作为地方税的主体税种,这个意见在学术界,在很多的智库讨论中间,绝大多数人都同意这样一个方案。但是为什么这次营改增的时候,不能同时实施呢?就是因为如果把这个环节一转移的话,引起征收管理、信息交换,这是很多的工作量,所以跟营改增同时完成的话,可能会产生很多的问题。所以定了一个这次先按五五分成,在两到三年之内要完成刚才我说的这个重新调整。就是使得地方不但有税收的收入,还得有一部分征收的权力,这是一个合乎中央、地方政府关系的前景的东西。

  他认为能够尽早实施最好,但是从目前来看可能需要2-3年的时间,也是今后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也可能比如说明年就推出去了。推出去以后,这个改革把汽车、摩托车、汽油、柴油,有可能有烟什么之类的,反正消费税重新再生产、批发转到零售,由地方去收,收入归地方。这样一个格局,两到三年之内会完成,所以这个对各个企业的经营是有影响的。这是一个,我觉得是比较优先考虑的。

  第二个考虑就是,中央和地方的税收关系。现在中央、地方的关系是收入过半,但是支出,地方负责85%的支出,中央只负责15%的支出,这个格局也是我们要改革的。

  就是地方财政对中央财政,这个依赖度过高。地方财政是需要依赖中央财政的,但是40%的依赖度太高,就是地方政府每花一块钱,要有四毛钱中央给。这个比例太高,所以要压缩这个比例,既然收入不能动,保持格局不变,要想降低地方对中央财政的依赖度,只有一条,中央要上收支出责任,现在地方是85%,中央是15%,如果中央拿出10%,给地方,那地方支出小了,这也是一个下一步改革中要调整的。

  那么中央要上收什么?要研究社会保障体系,从分省统筹,改为全国统筹。也就是说现在社保是由地方政府承担的责任,中央是给一点补贴的,每年要拿出一点钱来给补贴,但是已经提出一个任务,就是要研究把社会保障体系变成全国统筹,这个支出责任就是中央政府的了。这样的话,就因为咱们社保那个每年支出要两万多亿,如果这两万多亿的支出从地方政府转移到中央政府的话,那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财政关系,支出划分要比现在合理一点,运行起来更加顺畅一点。这个就是同时伴随着一个降低社保缴费率。

  昨天的讨论中已经讲到这个问题,中国的社会保障缴费率在全世界是比较高的,这有一个历史原因,今天不详细讲了,所以中央已经提出来要研究降低社会保障的缴费率。年初李克强总理、国务院已经做了一些决定,已经减了大概有一千个亿,但是他认为这一千亿是不够的,降低缴费率,降低这么点不行,还得继续降低。如果降低一半,需要一万到一万两千亿的规模。所以这个也不是一步到位,要慢慢的来。

  社保缴费率像中国这么高的缴费率是不能够长期持久的,今天不是专门讲这个原因、历史,但他认为这也是下一步财税改革里面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向。而且这个问题,跟现在去产能有关系,因为你去产能,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要裁减人员、分流人员。分流人员中间有一部分找到新的工作,有一部分要退休,有一部分要下岗。那么退休和下岗的,就需要社会保障体系给他们提供养老的费用、失业的费用。所以现在的社保体系是支撑不了的,所以一定要优先进行这项改革。

  同时,现在说财源也好,主要是国企财源的任务重,所以又跟国企改革相联系,所以这几项,既是经济下行要减少企业的税费负担,来应对经济下行又是国企改革,又是去产能,这几个工作目标结合在一块儿,他认为要加快社保全国统筹和降低社保缴费率的研究。这个工作的进度,可能不会拖延很长时间了,所以这两件事情,是他认为现在比较优先要考虑的财税改革下一步的任务。

关键词阅读:营改增

责任编辑:吴晓璐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