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去杠杆化解存量风险

1评论 2017-01-03 14:05:15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感谢300643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MPA约束广义信贷增速,去通道加强资本约束强化,降杠杆重塑行业格局,排风险排查监管盲区。监管层多策并举有利于银行存量风险的缓释,导致资产质量压力边际改善。

  2016年以来,伴随实体经济供给侧改革大幕不断展开,金融行业降杠杆与化风险的脚步也在不断加快。这主要表现在,一方面涉及各金融子行业的监管新政在2016年密集出台,旨在引导金融行业持续进行杠杆去化;另一方面,存量债务风险的化解力度也在持续提升,在政府、银行、企业多方的积极推动下,债转股、地方债置换、不良ABS、地方AMC扩容等配套政策陆续出台。

  而在2017年,随着相关政策落地速度的加快,金融降杠杆与化风险的推进对于银行乃至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影响将逐步显现,从而对银行股的内在价值构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降杠杆重塑行业格局

  2016年以来,“一行三会”对金融行业降杠杆的监管要求贯彻始终,从控规模、堵通道、控风险的角度出发,对包括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子行业在内的传统金融领域与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均有涉及。这对整个资管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行业格局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作为资管行业中重要的参与主体,监管思路和政策的变化也决定了银行资产配置行为的长期方向。

  从年初央行宏观审慎监管体系(MPA)的提出到之后涉及各个金融子领域监管新规的陆续出台,对资管行业的监管新规不断落地。仔细梳理来看,虽然最终涉及的内容各有侧重,但是基本可分为控规模、堵通道、控风险三条主线,力图发挥“三位一体”的作用以最大限度降杠杆。

  早在2016年年初,央行将原先针对银行的差别准备动态调整与合意贷款管理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以适应目前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随着金融创新和直接融资市场的发展,银行的资产端配置不再局限于贷款,也包括债券、同业、非标等各类非信贷类资产,而且占比不断提升,仅仅盯住贷款对于控制银行的资金投放有效性不断下降,从而影响央行货币政策的传导和宏观审慎管理目标的实现。

  MPA考核体系主要覆盖七大方面(包含14个指标):资本和杠杆情况(资本充足率、杠杆率、总损失吸收能力(暂不纳入))、资产负债情况(广义信贷、委托贷款、同业负债)、流动性(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资金比例、遵守准备金制度情况)、定价行为(利率定价)、资产质量(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外债风险(外债风险加权余额)、货币政策执行(信贷执行情况、央行资金运用情况)。

  其中,广义信贷监管口径的建立对银行的影响最大。在原先合意贷款的口径下,央行主要通过控制银行的贷款规模来控制货币投放,但随着表外融资及直接融资规模的不断增长,尤其是银行在同业业务上的加速创新,银行体系越来越多通过非信贷模式向实体经济提供融资,央行对银行资产端投放的控制力度被大幅削弱,导致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也受到一定的制约。

  此次,央行将广义信贷口径纳入MPA监管,重新实现了对于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全方位控制。在年初提出的广义信贷口径中,包括央行人民币信贷收支表中的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投资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非银行同业部分)以及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均被纳入统计。2016年下半年,央行进一步提出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的检测口径,至此银行表内外资产端配置均被纳入央行的监管范围内。

  2016年以来,对于非银金融机构(证券公司、基金子公司和期货子公司)的监管新规陆续下发,加强了对净资本监管的要求,其中对于基金子公司以及期货子公司的资本金要求更是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质变。

  加强对于各类非银机构的资本金管理旨在约束此类机构过去两年通道业务规模的过快扩张。净资本约束提高了通道业务的成本,倒逼子公司减少资管通道类业务,朝主动管理方向转型,从而回归资管业务的本质。

  对此前的监管薄弱点抑或是监管盲区,2016年以来,监管层也出台了相对应的监管指引予以约束。其中,尤以对P2P领域的监管最为严厉。

  2016年8月,银监会会同多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填补了P2P行业长期的监管空白。国内P2P行业经历了粗放式、高风险的“野蛮生长”后,开始受到有序监管。《办法》对网贷机构信息中介、资金存管、借款限额、经营范围等都做了明确的规定,为P2P行业监管要求提供了清晰的法律边界,P2P平台未来再难以抱着侥幸的心态试探监管底线。其中,13条监管红线和资金存管的要求对P2P行业的影响最大。13条监管红线下P2P债权转让、混合经营等多业务模式均受阻。

  《办法》明确规定平台不得吸收公众存款、不得设立资金池,线下债权转让模式不可持续;而且,禁止平台自行发售理财等金融产品募集资金,代销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等金融产品,同时禁止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

  此外,风险准备金担保模式也面临整改,长债短融业务模式也被明令禁止。在与银行更为相关的表外业务发展方面,2016年,监管层也相继出台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及《商业银行表外业务风险管理指引(修订征求意见稿)》,对近年来银行发展较快的表外业务的发展提出了规范性要求,将部分处于监管模糊地带的业务模式纳入到监管的框架中来。

  通道类业务全面收缩

  近年来,受到包括宽松货币环境、居民财富管理意识的提升以及金融创新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资产管理行业景气度不断向上,参与主体呈现逐步多元化的趋势,各类资产管理机构的规模也获得快速扩张。

  根据平安证券的大致测算(口径包含银行理财、证券资管、信托、基金及子公司、期货子公司、私募基金,忽略重复计算),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全行业资产管理业务规模已经达到94万亿元,同比增长35%。

  从结构来看,传统的银行理财和信托的增长相对保持平稳,而包括证券资管、基金子公司、私募基金、期货资管等新型资管机构的规模扩张速度异常惊人,截至2016年半年末,其规模同比增速分别为44%、71%、43%、442%。此类机构的规模得以快速扩张一方面是因为其自身业务的灵活程度较高,金融创新能力较强;另一方面,相比于已经受到较多监管约束的银行理财和信托而言,此类机构所面对的监管环境较为宽松,为以通道业务为代表的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业务模式提供了新的出口,这也是2016年以来监管层对上述领域集中出台文件规范的主要原因之一。

  根据平安证券对2016年颁布的与资管行业各参与机构相关的监管文件进行梳理后,整体来看,监管层降杠杆、减通道的意图十分明确,考虑到2016年颁布的文件大都为征求意见稿版本,算上正式版本落地以及过渡期安排,预计正式实施将在2018年以后,因此,从2017年来看,虽然受到监管影响,行业将逐渐步入结构调整期,短期规模增速会受到制约,但并不至于造成行业的剧烈变动,各子领域为应对新规的自我调整步伐将会加快,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减缓监管新规对行业发展的冲击作用。

  从《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颁布,到将表外理财纳入MPA 广义信贷考核口径,以及对银行理财计提资本金的传闻,这些都体现了监管层对于银行理财业务风险的关注,主要原因在于银行理财目前存量的规模已经非常大。截至2016年上半年,存量理财规模达到26万亿元,一旦发生风险容易引起金融市场的震动;虽然理财整体规模的增速基本可控,但结构性问题比较突出,部分机构业务规模增长过快。在理财刚性兑付尚未打破的前提下,部分机构为提升理财收益率,在资产端大量运用杠杆或期限错配,增加了业务的风险。

  因此,2016年推出的新规对于未来银行理财业务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规模约束和业务约束两个方面,具体影响将会体现在:纳入广义信贷口径监测将对理财规模的增长形成约束,对中小银行的影响更大。

  平安证券对纳入理财后的广义信贷增速进行了测算,测算主要依据中债登披露的理财年报中的数据(近似假设当年非保本理财规模占理财总规模的比重在全年保持不变),其中2013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6月末非保本理财规模占比分别为63.80%、67.17%、74.17%和76.79%。根据测算结果,考虑表外理财后的广义信贷规模增速高出旧口径广义信贷增速2%-3%,符合当前MPA监管指标对于广义信贷增速的要求(与M2增速偏离度至多不超过25个百分点)。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城商行、农商行理财规模扩张速度远高于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2016年6月末,城商行和农商行理财规模同比分别增长65%和118%,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增速则分别为35%和34%),这表明一旦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的监管政策严格实施后,中小银行表外理财规模的扩张速度或放缓。考虑到目前由于基数因素,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理财规模增速已经自然放缓,城商行和农商行理财新增规模的缩量将对行业整体增速造成负面影响。预计行业2017年理财同比增速将下滑至23%,而2016年的增速为32%,主要收缩范围将来自同业理财部分,零售及企业客户的需求仍将保持平稳。

关键词阅读:久期 资金池 拨备覆盖率 期限错配 偏离度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