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委会遍地开花:缓释银行风险 助力去产能

1评论 2017-02-22 08:09:55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周鹏峰 孙忠 游资亲授打板神技

  戴叶飞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

  身为浙江雅迪纤维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因为身陷“互联互保”的泥潭,他在过去5年常常夜不能寐,感觉就要被拖垮了。随着债委会的成立,公司的债务压力有了很大缓解。

  试行一年,债委会在全国遍地开花。戴叶飞和他的雅迪纤维,成为其中的受益者。

  债委会信息共享缓释风险

  上证报记者深入全国各地调研债委会的进展情况,得到各方的积极反馈。在各地银监局、债权银行和企业主看来,债委会不仅是银行业一大有力的风险缓释手段,同时也是银行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2017年银监会监管工作会议上再度明确,要切实发挥债委会作用,支持去产能。

  而债委会高效运行的背后,是债务双方借由这一机制,可以增强双方的信息透明度,有助于避免银行盲目抽贷,也有利于防止银行一哄而上。债委会已然成为银行、监管部门及至地方政府缓释金融风险,落实去产能的一大抓手。

  对此,戴叶飞深有感触:“我们的主要精力不是跟银行打交道,如果老是搞银行融资,就没精力做主业。”他的感慨,源自雅迪纤维2012年9月的一次“被动沦陷”——公司担保的某光伏企业遭遇行业寒冬,陷入破产境地,作为担保方,雅迪纤维被拖入与银行无休止的“拉锯”中。

  雅迪纤维为两家光伏企业提供了3.5亿贷款的担保,同时该两家企业也为雅迪纤维担保了3亿贷款,这一合作模式为彼时民企间颇为普遍的“互保”。在两家光伏企业破产之后,雅迪纤维承接了这两家企业的债务,承接后雅迪纤维的债权银行多达15家。

  一度风光无限的互联互保,旋即成为风险的代名词,尤其在民营经济繁荣的发达省份。因此,结合地区实际,浙江地区债委会发挥的一大功能就是“化圈解链”,隔离担保链风险传导,确保风险不扩大、不蔓延。

  实践中各地也有特色做法,例如温州银监分局将全市26个重大风险担保圈纳入债委会管理,开展持续性跟踪指导;舟山银监分局联动宁波银监局推动组建3家跨区域债委会。

  雅迪纤维债委会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

  “现在十几家银行,坐在一起,每家都表态,形成一个统一意见,不用像之前一样要一家家去沟通协商贷款。今年我就可以专注正常生产经营。过去5年,我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都一直用在处理债务问题,刚出问题的时候,每天晚上睡不着,当时一天要接待三四家债权银行,感觉要被拖垮。”尽管不少企业认为设立债委会就相当于被贴上了问题标签,但在戴叶飞看来,债委会缓解了他很大的压力。

  债委会诞生的背景是银行处于不良上升周期,其设立被视为银行缓释风险的一大抓手。2016年银监会下发《关于做好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有关工作的通知》,随之各地制定相关指导意见和配套方案,大力推进银行业债委会建设。

  上证报记者获悉,截至2016年11月末,浙江辖内(不含宁波)已组建银行业债委会700家,涉及用信2335亿元;截至2016年末,山东辖内已组建债委会1138家、授信3.1万亿元、贷款余额1.5万亿元。

  采访中多方普遍认为,债委会增加了银企的沟通效率,也使得双方信息更为透明,银行可以全面、客观地就企业发展前景和融资方案交换意见,既防止了银行盲目抽贷,也可以防止一哄而上。

  山东银监局局长陈颖指出,现实中的确存在银行多头授信问题,部分企业授信总额不大,但债权银行数量较多,银行之间信息共享不充分,直至出现风险。“现在成立了债委会,可定期调度企业经营情况,对银行而言,企业资产负债表一定程度上更加透明。与此同时,通过债委会,企业对银行信贷政策也有了一定把握。”

  债委会也增强了债权银行的协调能力和专业判断能力,陈颖说:“通过组建债委会,多家债权银行可共同协商,一方面提升了对企业的专业判断能力,另一方面降低了协调成本。”

  推进供给侧改革 助力去产能

  按照银监会意图,债委会并不仅是银行业重要的风险缓释手段,更是银行业优化信贷结构,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

  推进银行业助力“三去一降一补”是监管明确的2017年工作重点,其中债委会的设立依然是银行业助力去产能的重要一环。

  江西省能源集团债委会是银行业帮扶企业并推进其落实去产能的一大典型。该集团具有百年历史,是一家传统老国企,近年来却受到内外部因素影响,出现持续亏损,面临生存困境。

  2016年相关债权银行陆续压缩对江西省能源集团授信总量,至2016年6月末。已压缩或将要压缩贷款共计5.57亿元,且8月份就有5亿元短期融资券到期,资金链一度处于断裂边缘。

  江西银监局副局长卫功琦说,2016年8月,在该局推动下,以进出口银行江西省分行为主席单位的省能源集团债委会正式组建,涉及20家省内银行机构,融资总额达150亿元人民币

  债委会帮扶效果明显,省能源集团授信保持了稳定,贷款压缩过快的势头得到遏制,同时实现了“压保结合”。比如,工行江西省分行为其批复9500万元光伏项目固定资产贷款,为企业去产能转型发展提供了资金支持。

  江西省能源集团也主动作为,截至2016年12月末,集团已累计退出产能485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152%,占三年计划退出产能的81%,并已妥善安置职工2.3万人,每月减少人工成本6000万元以上。

  不过可见的成效背后都是多次拉锯式的谈判。以山东省属国企肥矿集团为例,债委会与其控股股东山东能源集团磋商谈判高达40余次,最终确定了剥离优质资产成立新公司,99.5亿元债务由新公司、肥矿集团和山东能源集团按照50%、30%、20%的比例承接,并在未来8-13年内逐步偿还的重组方案。

  过程中,监管部门亦要督促与约束债委会。在相关会议上,卫功琦就明确债委会不得随意抽贷、压贷、收贷,强调对于严重违反协议约定,造成恶劣影响或重大损失的银行将予以问责;同时增强对能源集团风险预判能力,指导债权银行对企业进行详细的财务分析,帮助企业制定“去产能”财务可行性方案,指导债权银行将企业“去产能”计划完成情况纳入贷款发放监测内容和前置条件,特别是重点监测资源枯竭、持续亏损的矿井关闭进度,鼓励债权银对企业产品结构转型升级爱基,净值,资讯方面加大支持力度。

  不过债委会帮扶的对象也不限于困难企业,临时性陷入资金不足的优质企业亦是债委会帮扶的重点。截至目前,山东银监局辖区债委会共计支持优质企业153家,授信额度较组建前增加110.2亿元,发放银团贷款71.21亿元,减费让利83.11亿元。

  实际上,根据银监会意图,不仅要通过债委会对长期亏损、失去清偿力和竞争力的企业,制定清晰可行的资产保全计划,稳妥有序推动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也要通过债委会对经济关键行业和领域、有发展前景、技术先进的企业继续给予信贷支持。

  协调是难题 需联动地方政府

  无论是优质企业还是困难企业,大量的协调工作必不可少,这也是当前债委会推进的一大难点。

  陈颖说:“由于每家银行授信时点不同,因而资金规模、授信成本、风险缓释程度和面临的损失均有所不同,从而造成协调成本非常高。”

  遇到类似情况,就需要监管部门充分发挥引领作用。陈颖指出,对产生的不良贷款,银行根据相关政策要进行个人追责,因此当前银行面临的压力也非常大。

  协调难度还在于不少集团企业的业务遍布各地,且合作银行也不限于一地一省。

  “关联账户解除查封,各个法院之间协调、认定均有所不同,工作效率易受到影响。”陈颖说,因此债委会作用发挥落地到执行层面,还需要地方政府的协调与支持。比如,政府积极协调司法部门帮助解决债委会工作中涉及的一些问题,极大地提高了各方工作效率。

  上证报记者在各地调研发现,无论是当地银监局还是银行,都提及在设立债委会并推动企业债务问题解决时,应与地方政府紧密联动。银监会在2017年监管工作会议上提及债委会的组建工作时也明确要求银行和各级监管部门加强与地方政府协作。

  某煤炭化工行业集团是政府帮扶的一大典型案例。该集团是当地国有重点企业,控股9家子公司,现有职工近7400人。因主营业务煤炭、机床、煤化工板块大面积停产、亏损,该集团自2016年4月起因经营困难不能按时偿还银行贷款利息。该集团在15家金融机构贷款余额31.03亿元,债权人涉及异地银行机构、融资租赁公司等,涉及担保圈贷款接近100亿元。

  与此同时,该集团担保单位和母公司发行了三期26亿元债券。一旦该集团授信形成实质性风险,将对当地煤炭企业经营、信用风险形势、地方金融生态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形成债券市场违约事件。

  因此,当地银监分局主要负责人会同市政府分管负责人、市金融办负责人到集团专题调研,并推动地方政府发挥主导作用,由市政府牵头召开风险化解处置工作专题会议,同时当地政府加大对集团的支持力度,建立转贷应急机制,利用过桥资金为企业归还利息5100多万元,为稳定银行授信发挥了增信作用,同时力争引入某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并协调给予在石材开发方面的优惠政策,助力企业实现自救。

关键词阅读:产能 肥矿 银行风险 助力 缓释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