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银监局:从存贷款变化看银行业与实体经济互动新特点

1评论 2017-03-09 13:25:01 来源:《中国银行业》杂志 作者:范宏博 低风险隔夜套利2%技巧

  文/ 范宏博:广东银监局。

  载于《中国银行(行情601988,买入)业》杂志2017年第1期

  存款、贷款集中反映了一地银行业的发展水平和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存贷比指标则反映了本地存款以信贷方式“反哺”当地经济的比重。广东省是经济金融大省,但近年来存贷款的增长速度慢于全国平均速度,省会城市广州的存贷款增长速度也慢于全省平均速度。对这一现象进行分析和探讨,不仅能够回应地方政府关切,也有利于了解银行业与实体经济互动方式,为做好监管工作提供参考。

  广东省银行业存贷款新变化

  伴随经济快速发展,自1984年起广东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存贷款规模始终处在全国首位。整体而言,近年来广东省存贷款变化呈现以下特点:

  贷款增长速度与GDP增长速度基本适应。2009-2015年,广东省银行业贷款平均增速为16.14%,名义GDP平均增速为10.30 %,两者相差5.84个百分点,而在2006-2008年,广东省银行业贷款平均增速低于名义GDP平均增速2.51个百分点。贷款平均增速与名义GDP平均增速在2008年前后反转,一方面说明金融危机后广东银行业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另一方面也说明单位信贷资金的利用效率有所降低。

  存贷款规模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整体份额有所下降。从2008年末至2016年9月末,广东省银行业存款、贷款规模增长175.45%、213.61%,均低于全国平均增速,导致银行业存款、贷款规模在全国比重分别降低1.06、0.86个百分点。从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江苏省、浙江省(以下简称“五省市”)对比情况看,江苏省、广东省、浙江省2009-2015年GDP平均增速分别高于同期全国GDP平均增速2.23、0.87、0.58个百分点;北京市、上海市2009-2015年GDP平均增速分别低于全国平均增速0.04和0.39个百分点。但仅江苏省存款增速高于全国平均速度,五省市的贷款增速均低于全国平均速度,说明存贷款的规模增长与GDP增速虽有一定关联,但受到其他因素影响较大。

  个人存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藏富于民”现象较为明显。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区,广东省居民个人存款存量、占比一直较高,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2008年末、2016年9月末个人存款余额分别为2.82万亿元和5.91万亿元,个人存款余额在两个时点分别高于GDP规模排名第二的江苏省67.59%和32.57%;两个时点个人存款占全省各项存款比重分别为50.22%和35.10%,如剔除近年来单位存款增长较快的深圳市影响,个人存款占比分别为55.08%和44.5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8.78和4.87个百分点。

  存贷比相对较低。截至2016年9月末,广东省银行业存贷比为69.97%,较2008年末增加8.51个百分点,但仍然低于全国平均7.53个百分点,分别高于北京市和上海市14.35和2.56个百分点,分别低于同为省级经济区的浙江省、江苏省19.48和7.53个百分点。

  四因素导致存贷款新变化

  外向型经济结构对存贷款规模产生较大影响。广东外向型经济特征明显,进出口总额长期占全国30%以上,进出口结构以来料加工和进料加工为主;进出口差额和外商投资规模占地区生产总值的25%以上,在五省市中仅低于浙江省。由贸易顺差和外商投资所产生的结售汇不仅带来存款增长,也替代了部分外贸和外资企业的信贷投放,降低了全省存贷比。金融危机后,国外市场的长期低迷给广东省以中低端产品出口为主的制造业带来较大冲击,全省进出口总额占全国的比重由危机爆发前的29.20%逐年下降至2015年的25.90%,实际利用外资占全国的比重也从25.04%下降至2015年的21.40%。部分外贸依存度较高地市存贷款增速也明显降低。例如,2008年末至2016年9月末东莞市存、贷款规模分别增长139.57%、167.67%,增幅低于全省同期增幅35.88和45.84个百分点。

  以民间资本为主的投资结构影响信贷投放。在我国,由政府主导的固定资产投资在项目上下游形成大量信贷需求,一直是银行信贷投放的重点。但广东省投资结构以民间资本为主,政府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相对较小,金融危机爆发前广东省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约为30%,在五省市中位居末位。金融危机爆发后,各地方政府加大了固定资产投资力度,广东省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也逐年上升至2015年的41.24%,但仍然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9.22个百分点,位居江苏省(固定资产投资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为65.47%)、浙江省(62.18%)之后。截至2015年末,广东省政府债务的债务率和债务绝对值均低于财力与广东省仍有一定差距的江苏省、浙江省,说明政府投资对贷款增长的带动有限。

  不良率长期偏高、不良贷款剥离降低贷款规模。自20世纪90 年代起,受亚洲金融危机及部分地区信用环境不佳影响,广东省银行业整体不良率长期高企,在2008年前后经过数次剥离、合计处置约4500亿元贷款后,广东省银行业整体不良率才逐渐下降至3%以下。五大行在广东省贷款投放规模长期居于首位,但由于不良贷款率偏高,其收益率一直低于江浙地区,部分年度净利润甚至为负值,影响了其信贷投放积极性。2008年金融危机后,外贸在经济结构中占比较高的广东省、浙江省受到较大冲击,不良率上升速度大于北京、上海等城市经济体和外贸占比相对较低、政府对经济主导作用较强的江苏省。2008年、2016年两次对辖内全国性商业银行的调查显示,虽然广东历来是银行信贷投放的重点地区,但在2008年前银行总行在信贷投放上会适当倾斜江浙等风险较低地区;2008年以后,受国家政策、风险状况等因素影响,广东省、浙江省新增贷款速度要慢于中西部地区及北京、江苏等地区。

  总部经济、直接融资和居民替代投资渠道转移了部分存贷款。一是许多大型企业通过成立财务公司、总部统一借贷和资金集中管理的方式降低企业财务成本,而此类企业总部多集中于北京市,导致存贷款向北京转移。二是广东省优质企业众多,境内外融资渠道丰富,管理人员意识也较为先进,企业利用直接融资工具替代了部分贷款。如2016年前三季度全省企业债券和股票融资合计5211亿元,占全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31.93%,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48个百分点。三是由于历史上广东省居民个人存款占比较高,居民理财意识较为充分,存款向股票、保险、理财产品等替代投资渠道的分流更多。

关键词阅读:存贷款 实体经济 理财产品 房价过快 银监局

责任编辑:祝玉婷 RF1300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