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金融改革在途中 央行重回监管大管家角色

1评论 2017-03-21 09:33:53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曾令俊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中国金融改革巅峰之作

  曾有一种比喻称,周小川像一位高尔夫球手:“儒雅的学者风度,穿着华贵的职业服装,拿着名贵的球杆,有众多绅士般训练有素的头上金光闪闪着的硕士、博士头衔级别的土、洋球童跟随,且挥杆击球的动作十分标准优美,但球去了哪里?”

  这样的批评过于感性化。因为毫无疑问,周小川清楚知道“球去了哪里”。

  周小川上任伊始,正值银行体系困顿之时。2000年前后的国有大行背负巨额不良资产,资本充足率严重不足,甚至被冠以“技术上破产”的定性。

  从2003年开始,持续近十年的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被视为周小川推动中国金融改革的巅峰之作。

  2002年底,周小川曾指出,国有银行处于亚健康状态—“有一些毛病,但总体而言不影响正常的工作、生活,需要吃药或者保养,边工作边修理”。周小川带领的央行就充当了“在线修复”中国金融体系、维护金融稳定的角色。

  据2010年《财经》杂志报道,2003年5月19日,正值非典时期,周小川在中南海国务院第三会议室,拿出一份19页的打印PPT,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汇报,其中提纲挈领地描绘了国有商业银行改革的代价、资源运用、操作过程、配套措施和风险。正是这次汇报,拉开了中国国有商业银行一次最彻底改革的序幕,他也被保尔森称为“银行重组的设计师”。

  在设计改革方案时,周小川创造性地提出以外汇储备注资商业银行的举措,这一举破除了国有银行资本严重不足的“死穴”。

  “财政没钱,或者是财政不愿掏钱注资,注资是国有银行改革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但周小川绕过了财政这环,用外汇储备注资。这点体现了他的灵活,他是一个很务实的人。”有市场人士评价道。

  2003年12月16日,国务院批准设立中央汇金投资责任有限公司,明确汇金公司代表国家对重点金融机构进行财务重组并履行出资人职能。

  当年年底,450亿美元外汇储备注入中行建行,从而启动了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革,后来便进行了财务重组、处置不良资产、上市等步骤,具体操作中,实行“一行一策”。

  如今多年过去了,工行、中行、建行等国有银行都已建立起现代公司治理架构,并先后成功上市。但上市,仅仅处于整个改革过程中前半阶段。

  周小川曾说,改革的最终目标是为了建立一整套新的市场激励和约束机制,彻底打破国有商业银行的“准官僚体制”,将其变成真正的市场主体。

  未尽的使命

  在周小川接掌的15年里,央行的角色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03年4月28日,中国银监会成立,负责金融监管职责。这意味着“央行在周小川上任之时成为了一家真正职能清晰、目标明确的央行”。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评论说道。

  过去很长时间里,中国人民银行一直集货币政策、金融监管和商业银行等职能于一身,随着金融体制改革的进行,才逐渐将部分职能分离出来,这个过程被业内人士叫做:三类监管,四次分离。

  改革到中途,天下大势,分久必合。有分析认为,14年前从央行分拆出来的金融监管权力,很可能重回央行怀抱。在接下来的金融机构监管体制改革中,周小川以及央行承担的压力和责任也会更大。

  据近日流传的一份文件显示,监管机构改革依然保持现有的“一行三会”金融监管模式不变,但会通过更加强化的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方式,实现央行的金融监管大管家地位。“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按照产品类型而不是机构类型实施功能监管。”这份文件中写道。

  “为什么要听央行的话?”孙立坚对这一说法提出疑问,“一行三会”是一个平级的部门,互相之间的协调是很关键的,按照这个方案的话,部门之间会不会因为领导被领导,而出现效率低下的风险。

  高层对此显然有考虑。根据文件的内容,央行可以向国务院提出相关改进意见,国务院可以责令相关部门进行整改,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两会期间表示,过去的监管方式主要是以机构监管为主,也就是监管当局对机构设立、撤销、审慎经营进行管理;而“行为监管指的是,即便这个机构的牌照不是我发的,但是你做了我所管的功能方面的业务,你还是要到我这里来领取牌照”。

  “中国实行分业金融、分业管理这么多年了,把监管机构从央行分出来,适合中国当时的情况。但是现在中国金融业已经是混业经营了,因此原来的管理模式显得分散了,所以呼吁改革。”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3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设置了由央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机制,以对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政策之间进行协调。但直到2015年股灾发生后,这一协调机制才再度进入实际意义上的启动。

  “此前的金融监管,出现了很多违背了初衷的结果,也出现了很多监管盲区。目前来看,大家普遍倾向现有的一行三会监管模式不动,但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就是增强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孙立坚说道,中国垂直的银行体系和监管模式改变,决定了继续走“一行三会”模式。

  今年全国两会记者会上,周小川说,两年多以前已经初步设置了一个协调机制,这个机制叫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金融监管协调机制还会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而且在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还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现在还没有做到,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你。”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

  在两会记者会的最后,面对没抢到发问的中外记者一拥而上,周小川连声说:“明年再问,明年再回答。”这也被外界预期为短期内,周小川还将继续掌舵央行。而至于最后结果如何,时间会给出答案。

关键词阅读:周小川 金融监管 大管家 守门员 央行行长

责任编辑:祝玉婷 RF1300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