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行十年磨一剑 “一带一路”成新发力点

1评论 2017-05-16 07:14:50 来源:上海金融报 赶紧加自选!这票可能要成妖

  2017年,是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启法人化之路的第一个十年里程碑。十年间,外资行经历了初期的高歌猛进和“黄金发展期”,到如今被指面临“总资产比重比例下滑”的困境,发展历程可谓是跌宕起伏。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在这一特殊的时间节点上,记者近日采访多家最早法人化的外资银行,作为亲身经历者的他们更能全面展示这十年间外资行走过的路。除了回顾和总结当下之外,外资银行更多的是在思考,在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将如何调整在华发展战略、保持核心竞争力。

  十年间笃志前行

  十年前,外资行在华开启法人化之路曾被形容是“狼来了”。事实上,外资行在华十年发展也确实经历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2006年底,监管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下称《条例》),允许外资行法人化改制,即外资行可以申请将分行转为在中国注册的法人银行,享受“国民待遇”。所谓的“国民待遇”即取消对外资银行的一切非审慎性市场准入限制,可以开展中国公民人民币业务,同时实行与中资银行统一的监管标准。

  《条例》的下发激起了原本已经在国内有发展势头的外资行的“雄心”:2007年外资行法人化改制迅速推进,到2007年底,外资行法人机构总行已经有29家,法人机构分行及附属机构也达到125家。

  与之相对的是,外资行资产规模的飞速扩张。2007年末,外资行总资产突破万亿元,达到1.25万亿元,同比增长34.98%,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的比重为2.38%。

  然而,外资行在国内的“辉煌”似乎一闪而过。2008年起,外资行的资产比重初显下降趋势。根据银监会数据统计,2015年,外资行总资产比重已下滑至1.38%。2010年有媒体曾发出“外资行在中国是狼还是羊”的疑问。从当时的贷款数据看,外资银行2007—2009年新增贷款分别为1704亿元、628亿元、18亿元,三年时间里缩水了近100%,贷款增速放缓直接导致息差收入减少,业绩自然下滑。

  近段时期相继发布的外资行2016年报显示,各大在华外资行均出现利润下滑,这一迹象也引发市场强烈关注,更有媒体用“失落的十年”来描述外资行这十年的发展。

  虽然数字不漂亮,但对于每家外资行而言,其发展总结不可简言之“失落”。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兼行政总裁廖宜建在回顾十年发展时用了“十年砥砺笃志前行”八个字。廖宜建说:“十年间,中国的金融改革和经济转型举世瞩目。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启动以来,其全球影响力不断提升。从贸易结算到正式"入篮"SDR,人民币正稳步走向一种可兑换、可自由使用的国际性货币,亦为中国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注入新的催化剂;在制度创新领域,自贸区无疑是中国深化改革的重要前沿和载体之一,通过"先行先试"推进可复制、可推广的创新机制。”

  在这种背景下,外资行在中国十年的发展当然并非没有亮点。中国银行(行情601988,买入)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外资银行已在华设立了39家法人机构。在这些银行的资产、贷款和存款中,人民币业务占70%。在过去十年中,外资银行贷款业务的重点关注对象已经从跨国公司变成了中国公司。

  以上海的外资行发展为例,2007年外资行法人化改制当年,就有11家外资法人银行落户上海,截至目前,上海外资法人银行已经有21家,占全国外资法人银行总数过半。

  而在这十年的发展中,上海外资行在规模、业绩、客户结构、服务能力等方面也有相当程度的提升。截至目前,上海外资行资产规模达到2万亿元人民币,已是转制初期的6倍多,资产规模10年年均复合增幅达19.6%。

  上海外资行的本土化和“走出去”也有较大的发展。本土化方面,上海外资法人银行的人民币资产、贷款和存款占比均在70%以上,人民币业务已成为主要业务。对中资企业的贷款则由17.1%上升至35.3%,中资企业客户贷款的占比已经翻了一番。几乎从零起步的对中国居民个人贷款,目前已占外资银行所有个人贷款总额的65.3%。

  走出去方面,上海外资法人银行近年来通过集团联动,利用集团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网点,在服务中资企业境外兼并购、帮助中资企业登陆境外融资平台、协助中资企业在境外开拓业务等方面促成了较多成功案例。

  模式创新推行“本土化”

  数字的累积背后,是外资行业务模式的不断创新和突破,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国内互联网金融浪潮的兴起,作为传统银行金融机构,同中资行一样,外资行也在不断加快金融科技化的步伐。

  据花旗银行相关负责人介绍,伴随科技发展和客户金融行为与偏好的变化,花旗率先提出“打造世界的数字化银行”的目标,推行“移动优先”的全渠道分销模式。

  “我们的数字化战略确保花旗紧跟客户的脚步,以他们所熟悉和喜爱的方式进行交互,这主要包括两个层面:一是通过花旗自身的核心平台,持续加大金融科技的投入,并融合中国市场的需求和特点,为客户打造拥有卓越体验、功能强大的电子银行渠道;另一方面则是通过与国内领先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例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合作,满足对多渠道体验期望水涨船高的现代交易客户的需要。”该负责人表示。

  花旗银行(中国)副行长兼财资与贸易金融部中国区总经理裴奕根认为,银行的发展要与时俱进,以积极的心态拥抱数字化时代。花旗银行是最早规模化使用ATM的银行,并一直在全世界寻找新思想和新技术,以此迎接BAnk3.0及其带来的挑战。“数字化、互联网金融及金融手段的创新可使银行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而银行本身也深受其益。”

  实际上,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浪潮来袭,对传统商业银行带来了冲击,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下称“东亚中国”)执行董事兼行长林志民笑称对此“又爱又恨”,“成本低、效率高、客群广是互联网金融公司掀起风云的重要原因,也是其优势所在。”

  但换个角度看,这也为银行带来了新兴的市场机遇。林志民认为,尽管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银行的汇款、信用卡及存贷款业务,但通过与之展开合作、优势互补,却能为客户带去更优的服务体验。

  林志民表示,银行要开拓思路,顺应潮流,发挥在风控、金融等方面的专业优势,打造特色化、安全度高的移动金融产品。目前,东亚中国已成为内地支持在线支付功能齐全的外资银行。

  对于外资行而言,借助互联网手段也是其开拓个人业务的重要手段,寄希望于通过与技术公司的合作来提升银行数字业务水平的

  东亚银行副总裁李民斌说:“公司战略就是在大城市中重点开展个人银行业务。”

  另外一家外资银行——渣打银行同样走在银行业务数字化的前列。早在2011年,该行就在中国以及其他地区推出了生活方式APP“Breeze Living”,目前全球范围内超过百万用户已经下载了此软件。“渣打银行特别重视亚洲、非洲和中东市场,在那些对科技越来越熟悉的客户之中,渣打银行看到了扩大移动服务所带来的巨大潜力。针对个人用户,渣打开发出Breeze:一套集手机银行和生活于一身的应用软件套装,同时为企业用户提供Sraight2Bank 平台,其中包含可移动授权的应用软件,让企业财务主管能更好地掌控交易。”渣打银行相关人士表示。

  记者了解到,许多外资银行亦充分发挥在海外多个市场的银行运营及专业经验,将先进的银行产品及服务引入内地。在提供特色金融服务方面,外资法人银行创新举措频出。如浦发硅谷银行填补了上海乃至全国科技金融专业型银行的空白,为初创型科技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渠道。又如美国华美银行的影视行业融资,华美中国利用母行在该领域的优势,将好莱坞的影视制作经验和业务模式介绍给中国的影视公司,促成了多个中美间的影视合作项目。

关键词阅读:外资行 外资银行 支付宝 星展银行 外资法人

责任编辑:祝玉婷 RF1300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