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欲静而风不止:银监会密集出台政策严防资金空转

1评论 2017-05-17 17:03:38 来源: 作者:刘链 没时间盯盘怎么办?

  防范金融风险就是减少资金空转,无论是银行委外、券商资管、保险资管等,只要涉及到银行资金空转都将成为严管的对象。在这轮金融严监管导致市场预期混乱的状态下,银行股估值面临着政策约束原有向好预期被打破的窘境。

  近期,银监会密集出台一系列政策对银行表内、表外业务展开监管和规范,尤其是对委外业务和理财业务的规范,对原本并不宽松的资金面构成一定程度的冲击,导致市场出现大幅震荡,甚至有投资者担心金融去杠杆过快会带来资金面的过度紧张,从而影响到市场的流动性,并导致资金链的断裂,诱发潜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随着金融安全六项任务的公布,对于平息市场的这种担忧将起到一定程度的稳定作用。由于金融安全关系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必须要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为底线,只有金融稳才能经济稳;当前,国际上诸多不确定性因素丛生,导致政策变量有外溢效应,甚至会在各国间传导。因此,此时进行金融去杠杆需要悠着点,不能用力过猛,而且金融业本身的内在特征就决定其具有高杠杆的经营属性。

  实际上,从2016开始,金融去杠杆已经按照一个内在顺序在推进——首先是债市去杠杆,随后是同业和理财去杠杆。2016年12月,债市去杠杆带来债灾;而2017年4月开始的理财和同业去杠杆,必须要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金融事件。债市去杠杆的前车之鉴是同业和理财去杠杆不能用力过猛,政策需要适度,资金需要获得合理的渠道和出口。维护金融安全的关键之处在于控制好杠杆,就是指要保持好合理的杠杆率,而不是多度去杠杆。

  金融去杠杆的核心是为了减少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引导资金低成本流向实体。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是经济脱实向虚的重要原因,其潜在的风险是巨大的。防止资金空转就要疏导资金流动渠道,确保资金流向实体;而且要加强信贷政策引导,重点支持先进制造业等产业,同时也强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直接融资。

  因此,从监管的角度来看,金融监管是为金融去杠杆保驾护航的。监管的目的是形成金融发展和监管的强大合力,监管不是约束行业的发展,而是促进和助力行业发展,消除监管短板,避免监管空白。尤其是要强调对大型金融机构的监管力度,强调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统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对其监管重点在综合化经营上,主要目的是消除系统性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而此次金融监管风险排查的重点在于金融市场和互联网金融领域,而不是信贷业务领域。监管层再次强调了回归表内信贷,减少表外融资的监管意图。

  此次监管之严前所未有,它必然会对二级市场产生重要的影响。如果后续同业和理财业务去杠杆速度和力度比较合适,将有助于稳定当前波动的市场情绪,投资者对资金面的恐慌情绪才会部分消除,银行股价下行空间才有可能被封住,超跌反弹可期但趋势性机会难以形成。主要原因在于一季度银行业基本面指标表现不佳,负债端成本率回升,净息差(NIM)环比在下降;部分银行的不良率环比还在回升,市场之前的预期被打破,银行业自我修复仍需时间。

  严防资金空转

  眼下,系统性金融风险成为市场讨论的关键词。系统性金融风险发生的核心原因是发生流动性风险,之前全球历史上几次大型金融危机发生的最为根本的诱发因素就是资金链条断裂,流动性风险诱发其他风险,再借助金融风险传染,波及整个金融体系。

  而金融安全的底线就是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而在金融严监管的背景下,如何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一般的理解是:监管层在挤出资金空转规模,逼其流向实体的过程中,避免资金链条断裂,诱发流动性风险。在这个过程中,对资产管理行业的监管整顿尤为重要,只要资管行业不发生流动性风险,系统性金融风险就可以被避免,从而真正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那么,具体的金融风险究竟指什么?金融风险就是“资金空转”的风险,央行缩表对资管行业的冲击较大。

  问题是现在各方谈及的金融风险,究竟具体指的是哪类风险,毕竟只有风险界定准确,才能够高效管理风险。金融风险涉及利率风险、汇率风险、债市风险、股市风险,以及信用风险、操作风险、流动性风险等。回顾2015年的股灾、2016年年底的债灾,这都属于某种具体类型的金融风险,而且主要是金融市场的风险,而目前监管强调的防范金融风险应该是指金融体系的风险。

  而在当前金融体系运行正常的前提下,如果谈及风险,那只能是遏止资金空转,脱实向虚,被动提高企业融资成本。在央行缩表的情况下,需要挤出资金空转规模,使其流向经济实体。央行资产负债表已经下降3%,随着整体货币量的下降,如果更多的资金依然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那实体经济得到的资金量就会更少,而且资金成本会更高,这肯定不利于实体经济正常运转。因此,在整体货币量逐步收缩的趋势下,必须减少资金空转的规模,引导资金低成本流向实体。

  防范金融风险就是减少资金空转,资金空转主要集中在资产管理行业。无论是银行委外、券商资管、保险资管等,如果涉及到银行资金空转都将在此轮防风险的过程中成为严管的对象,是监管打击整顿的核心点。在这轮金融严监管的背景下,对二级市场的冲击主要体现在资金面,而资金面紧张往往被市场理解为主要的利空因素。

  此次金融去杠杆与以往有所不同,之前金融去杠杆只有一个声音,降低金融杠杆率;而此次监管层和市场层面出现了不同的声音,首先要确保合适的杠杆;同时也开始担心去杠杆可能诱发“债务-通缩”风险。

  中信建投认为,金融去杠杆需要辩证地来看,去杠杆也是有风险的,因为之前风险是金融机构加起来的,监管过快去杠杆,存在监管加大金融风险的概率,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就体现在这里。原本风险集中在银行体系,去杠杆降风险的本意并没错,但是因为金融业务的关联度极高,去杠杆的力度若没掌握好,可能会加剧银行系统以及金融系统的风险,结果自然是得不偿失。我们判断,随后的同业去杠杆、理财业务去杠杆推进的进程相对会缓慢一些。

  此外,金融安全被监管层提到议事日程,金融安全就是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但是区域性风险、或者某一类风险事件等这种风险是不可避免的。预计随后一段时间,这类风险事件不会太少。对于银行而言,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原本就在降低银行业风险,这是可以提高其估值的。不过,在此过程中,系统重要性银行受益会更加明显,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可能会面临部分风险事件和风险点的考验,由于五大行和招行属于系统重要性银行,其面对的风险是低于同业的。

  叠加央行的MPA监管考核,其对大行基本上没有约束。2017年,MPA监管正式实施,工行的评级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其鼓励银行增加低风险资产配置,而减少高风险资产配置,以此来平衡银行资产端的配置。截至一季度末,工行在7大类指标中,有5项达到满分;工行广义信贷增速只有7%,远远低于监管指标上限。预计大行广义信贷增速都在10%以内,低于MPA监管要求的广义信贷22%的上限。

  而且,大行的资产质量也在改善。一季度,工行仅增加35亿元不良,同比少增加200亿元,关注类贷款占比为4.13%,环比下降34BP;逾期贷款占比为2.39%,环比下降26BP;而长三角、珠三角、西部地区的资产质量开始好转,不良率分别为1.42%、1.58%、1.92%,环比下降15BP、5BP、14BP;而中部、环渤海地区不良仍在回升。工行认为其资产质量的拐点已经出现,而且NIM单季已经企稳。

  工行理财规模在一季度已经出现负增长,投资结构也在变化。工行一季度理财余额为2.7万亿元,较2016年年末下降0.1%;2016年下半年,理财端严监管的政策效果显现,银行发理财的速度开始减缓。

  同时,保本类产品占比下降而非提高,截至一季度末,保本和非保本产品的占比分别为11%和89%。由此可见,理财产品的结构调整正在进行中,逐步减少保本类产品的占比是大势所趋。另外,在资产端配置中,债券、非标、存款和其他的占比分别为55%、19%、11%和15%,债券的占比在回升。而且,工行理财产品的平均成本率为3.73%,工行理财业务为客户创造了295亿元投资收益。

  对于银行而言,一季度,负债端压力更大,主要来自核心存款的减少。部分银行一季度存款同比出现负增长,表明负债端压力在加大,负债成本率在回升。银行的存款分为核心存款和结构型存款,核心存款是最为稳定的存款,其对利率等价格变化不太敏感,而结构性存款的波动性较大,其与利率等价格的变化极为敏感。存款负增长主要来自核心存款的减少,因为结构性存款只要价格合适都能确保稳定增长。

  我们也发现存款的变化在不同银行间是有分化的,大行实现正增长,如建行同比增长4.5%,工行同比增长4.1%,而部分股份制银行的存款负增长,如平安和华夏。主要原因在于大行存款结构中核心存款占比高,在“资金荒”的市场环境下变化不大;但部分股份制银行的存款结构中对结构性存款的依赖程度较大,在“资金荒”而且负债端成本率抬升的环境下,这类存款减少,核心存款也在下降,从而带来存款的负增长。

  另外,在目前资金面趋紧的背景下,大行的优势再次凸现,核心存款占比高,存款的优势依然领先。

关键词阅读:资金面 结构性存款 理财产品 银监会 RAROC

责任编辑:祝玉婷 RF1300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