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德文:绿色发展资金规模过万亿 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1评论 2017-06-07 15:03:53 来源: 打板粤泰股份错在哪?

  金融界网站讯 由科博会组委会办公室联合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业协会、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中国信托业协会、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等共同主办的“2017中国金融论坛”于6月7~8日在京举行。论坛围绕“金融科技创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主题展开,来自海内外的金融专家学者就金融体制改革与资本市场未来趋势展开头脑风暴。

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北京绿色金融协会会长梅德文

  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北京绿色金融协会会长梅德文参加本次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2016年8月31号,包括人民银行、财政部以及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发布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了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保险,绿色股票指数以及相关的产品,最后是碳金融,这是六类绿色金融产品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国家,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能耗国家,最大的碳排放国家,我们必须通过绿色金融,促进绿色发展,中国的绿色金融大有可为。按照环保部有关的预测,中国在十三五期间甚至未来,可能每年需要几万亿人民币的绿色发展资金,所以说绿色投资大有可为,主要的原因是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能源效率较低,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婉曾经公布了一组数字,2011年,我们中国的GDP大约是47万人民币,约占全世界的10%,但是中国的能源消耗约占全世界的20%,碳排放当年约占全世界的25%,当年全球人员消费总增量的45%来源于中国。

  中国第二产业占比超过47%,但是重化工产业在第二产业中超过50%以上。这一组数字都远远超过发达国家在工业排放达峰时的数据,按照经济学讲就是所谓的库兹涅茨曲线,就是中国在人均GDP5、6千美元的时候,人均碳排放已经接近或达到了目前工业化国家在工业排放峰值期的数据。就说我们的中国能源效率非常低,如果能提高,如果能低成本高效益促进经济发展,就需要发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保险、绿色基金和碳基金在内的绿色金融,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就是中国发展绿色金融,是我们内在的要求,内在的需求,自身的需求。

  第二个在刚才说的这个六类金融之中,碳金融是重要的一个产品,或者是重要的一个内容,我们知道所谓的碳金融指以二氧化碳排放和交易为基础的金融形态。

  从实践来看,中国改革开放将近40年,不管是70年代的农业农村改革,90年代国企的改革,还是今天的中国面临着新的形势比如说北京的雾霾治理,以雾霾治理为代表的环境治理的改革,一种新的形态就是碳金融。按照这种观点中国环境污染主要的原因就是环境产权分配的不合理不清晰,甚或没有分配,就说中国这种广义的环境产权包括碳排放权、排污权、用能权、用水权在内的中国环境产权不清晰不合理不公平。另外缺乏公众环境代理机构,缺乏一个严格的环境权益的约束监督机制,也缺乏一个包括绿色金融在内的激励机制,因为缺乏这种约束机制、监督机制和激励机制,所以导致了我们如此严重的环境污染。

  碳金融与能源利用密不可分,我们知道只要消费,只要消耗以油、煤、气为代表的化石能源,就要排放二氧化碳,排放二氧化碳就会改变大气结构,产生气候变化影响,也会直接导致环境的污染,所以说所谓的碳市场就是二氧化碳排放权,只要能促进环境产权的公平分配,这样只有大幅度的降低环境产权的交易成本,这就可以高效率低成本的促进环境产权的交易。最后能从总量上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降低了排放之后也能间接地促进和二氧化碳同根同源同种的其他的污染物的排放,这样就可以直接或者间接地促进中国环境污染的治理,这就是所谓的碳金融的一个意义。

  中国碳金融的经济学逻辑也是产权,我刚才一再说中国的三次改革,不管是80年代、还是90年代,到本世纪初银行改革,背后的内在逻辑都是产权改革,都是确权,只要是确定产权之后市场就可以自主的配置资源,形成合理的竞争结构,最后就促进了价格机制这样的一个实现,通过价格机制最后能够促进市场机制的一个正确的资源配置,通过市场机制最后来管理风险,或者说能够促进能源效益的提升,促进环境污染的治理,促进雾霾的治理。

  碳金融对经济的意义有哪些呢?中国目前碳市场从2010年开始,在七省市开展了碳交易的试点,截止到目前取得了预期的效果,去年的G20会议,以及在巴黎协会上,以及前面的其他的重要的活动上,中国政府已经宣布了在2017年也就是今年要启动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大家如果关注到媒体报道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我们将要在电力、电解、水泥、化工、石化、航空、造纸、建材这八大行业年排放量2.6万吨以上的企业中开展碳交易,强制碳排放,每年要递减,就是每年要控制化石能源的使用。这个市场按照发改委这样的一个估计,中国即将开展的全国性碳排放交易市场,它的规模也是世界第一的,预计覆盖40-50亿吨的碳排放。这样中国就可以成为超过欧盟、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碳交易市场。凡是大规模消耗化石能源的企业,包括消耗、煤、油、汽、或者是电,这些企业可能要重视碳排放市场。第二它可以间接的促进包括风电、光电、水电这种新能源产业的发展。第三个碳本身也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就比如说可以做碳基金,同时可以做其他的一些这种碳交易市场的相关的服务,这是碳金融给社会的三大机遇。目前国家发改委一直在紧锣密鼓的推动碳交易市场,应该会在今年推出全国性的统一的大规模的具有一定流动性的碳交易市场,这个也能够同时促进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股票指数、绿色基金、绿色保险和其他的绿色金融的发展。

  我们所在的北京环境交易所,是中国最重要的交易平台,我们是2008年成立的专业从事排放权交易,排污权交易广义的交易的这样的一个平台,我们希望能在发改委的领导下成为国家重要的环境交易平台,大家可以多多关注一下中国的碳交易市场,中国的绿色金融市场。

  一个非常简单的逻辑,大家今天上午李行长也讲了,比如说美国的特朗普总统宣布要退出巴黎协议,我想不管美国的政府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发展包括碳市场在内的环境交易市场,是我们中国一个内在要求,是我们的自主行为,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在人均GDP不到1万美元的时候,我们的人员消耗接近发达国家在工业能源消耗峰值时期的数据,我们知道有一个数据有一个简单这样的逻辑,就说发达国家一般是在人均GDP3万-5万美元的时候,它能源的消耗或者是换算成碳排放采用达到所谓的峰值,就是人均GDP在3-5万美元的时候才会达到这个峰值。但是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在人均GDP不到1万美元的时候,我们的能源消耗已经接近工业国家、发达国家它的这样的一个峰值,所以这个是非常严重的。也就是中国节能减排压力山大。我们知道中国作为最大的世界发展中国家,我们不能紧紧依靠为行政手段,也不能紧紧依靠以收税收费这样种形式的财税手段,这个都是高成本低效率的,按照这样的一个国际上的经验,治理如此大规模的环境污染,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必须依靠市场机制。

  我想我们说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知道开放之前,中国的地区,特别是农村,都吃不饱饭,就是农村分权到户,仅仅是把土地的经营权给了劳动力也就是农村,就是这样的一个创新的改革之后,中国就散发出巨大的资本红利,就改变了中国吃不饱饭的状态,还为中国的发展提供了红利。就是把土地的经营确权给了劳动力,今天我们可以借鉴这样的一个改革,就是把这种环境产权确权给生产主体,只有这样确权之后就会自动的实现资源的优化配制,实现环境产权的公平分配,间接地促进环境交易成本的降低,也可以低成本高效率促进中国的环境污染的治理,同时也会给那些致力于环境治理的企业,致力于能源效率提高的企业带来巨大的机会和红利。同时也会给那些愿意投资给绿色金融的企业带大巨大的红利,在这样的一个伟大的进程当中,我们愿意跟各位共同促进中国的绿色金融发展、低碳发展和环境治理,这就是我们的一点发言,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摘自嘉宾演讲文字实录,未经嘉宾本人审核)

相关专题:2017中国金融论坛

关键词阅读:绿色发展基金 碳金融 2017中国金融论坛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