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租售并举”是否意味着房租会下降呢?

1评论 2017-08-21 09:53:11 来源: 作者:黄志龙

  然而,笔者认为,房价与房租的短暂背离,更关键的原因可能是:一线城市低收入群体较为集中的传统产业的迁出速度,远远超过高收入群体较为集中的新产业形成速度,使得房租无法在租客规模和收入水平方面形成有效支撑。具体阐述如下:

  从低收入群体较为集中的旧产业迁出角度看,当前一线城市正处于后工业化时期,单位建城面积GDP产值大幅提升,使得那些无法达到高产出效率的行业企业被迫外迁,加上政府的主动疏解清退这些行业,使得这一进程明显加快。

  数据也表明,北京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从业人员一直在减少,以采矿业和制造业为主的第二产业从业人数从2012年历史峰值114.85万人下降到2015年的97.48万人,劳动密集程度更高的住宿餐饮从31.96万人下降到29.76万人,批发零售等低端三产人员也在不断萎缩。

  上海的情况则是:第二产业从业人数从2015年进入下行通道,且第二产业中高端制造业的比重越来越高,单位产值较低的第二产业从业人员加速外流。

  总之,高房价叠加京沪的主动疏解政策,使得一线城市低收入群体较为集中的旧产业加速外迁,常住人口增长陷入停滞(参见下图)。

  从高收入群体较为集中的新兴产业形成看,过去十余年内,北京、上海的金融业、互联网等高端产业已成为支撑京沪GDP增长第一大动力。2017年上半年,北京市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历史新高(19.2%),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对经济增长贡献也达到了10.6%,继续维持高位水平。同样,上海金融业增加值对GDP的增长贡献也于2017年上半年达到了19%,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参见下图)。

  不过,与全球性的国际金融中心相比,北京、上海金融业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2015年北京、上海两市的金融从业人员占比分别仅为3%和2%左右,而纽约、伦敦、新加坡等都在7%左右。

  长期看京沪房租还将继续上涨

  如前文所述,京沪房租短暂回落是旧产业加速外迁速度远超高端产业形成速度导致的。但是,从长远来看,京沪金融业和互联网产业从业人员还将继续增长,这两大产业作为高收入群体较为集中的产业,将对未来京沪房租增长形成有力支撑。如2015年北京金融业平均工资是制造业的2.8倍,是全市平均工资的2.2倍,上海金融业是制造业工资的2.4倍,是平均工资的1.9倍(参见下图)。

  即使是金融从业人员中,京沪两市银行收入相对较低的从业人员比重过大的问题也比较突出,相反高端创新性金融人才比重依然偏低。对于上海而言,当前互联网新兴产业发展,落后于北京的问题较为明显,后期上海互联网金融人才的整体规模还将快速增长。

  从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历史经验看,上世纪70-80年代,由于中心城区地价上涨、成本上升等因素,使得纽约制造企业大规模外迁,纽约也经历了近 10 年的逆城市化阶段,1970-1980 年人口出现持续性净外流达82万人。1980年后,纽约进入后工业化时代,计算机、金融业、咨询、中介等高端服务业快速发展,就业人口开始大规模回流(参见下图)。纽约市人均产值也大幅攀升,相应地,纽约房租上涨了近450%,房价上涨了540%,房租与房价涨幅基本相当。

  可以预见,北京、上海的人口流动、产业结构调整将经历纽约相似的发展过程。从长远来看,随着金融创新业务和互联网领域信息产业的快速发展,高收入群体占比将不断攀升,这将对京沪房租长期上涨趋势形成有效支撑。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作者:黄志龙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关键词阅读:京沪 房价涨幅 一线城市 北京二手房 北京房价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