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被称为违约潮元年 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1评论 2018-05-15 09:09:33 来源:菜鸟理财 打板族爽了!

  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看似理所当然,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有人被债务压死了,有人被骗局坑死了。

  但是,除了悲痛,更多的是一种步步紧逼的感觉。

  号称累计交易金额约为3300亿元,有9000亿元存款的“云联惠”网络传销骗局,被广州公安摧毁了。

  3000亿元是什么概念,此前轰动一时的“e租宝”大案是581亿元,“云联惠”相当于5个“e租宝”。

云联惠的暴雷,和以往的骗局有一点挺不一样。

  不是因为资金链断裂,也不是老板因为扛不住而投降自首,这是一次警方主动出击的行动。

  早在2016年,云联惠就被不少人频繁举报至国家工商总局、广东省工商局,指其涉嫌“传销”。

  宁夏和湖南也相继发布防范云联惠“非法集资风险”的紧急通知,并将异常情况通报至公安部和银监会

  这些至少说明了一点,2年前监管就知道云联惠有问题,也警示过风险。

  还有4月底刚刚爆雷的易乾宁,185亿元骗局,近10万人受害,难道监管此前并不知道吗?

  同样早在2年前,桐乡警方就警示过,“易乾宝”以理财产品为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去年底涉案500亿元的钱宝网,未能兑付的金额就高达300亿元,注册的人数超过了2亿,伤害无数。

  根据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消息,网传南京师范大学教务处原副处长、泰州学院党委书记郭宁生自杀身亡,原因是其子投资某平台而欠下巨额债务。

  自杀时间点,是钱宝网出事的时候。

  据联席会议办公室统计,2018年1月至3月,新发非法集资案件1037起,涉案金额269亿元。

  这样算下来,平均一天有3亿元的钱被骗,平均一天警方就干掉了10起骗局。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如今暴雷的骗局越来越多?为什么警方主动出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呢?

  不仅仅是骗局,还有实实在在的债务,也在集中爆雷。

  1月25日,35岁的创业明星茅侃侃,在家里开煤气自杀,死前背负了2000万元的债务,连房租都交不起。

  1月30日,55岁的上市老总周建灿,在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坠楼自杀,一个人背着98.99亿元的债务,被高利贷逼死了。

  5月2日,“中国500强”企业盾安集团,被曝450亿元债务危机,请求当地政府帮忙解决问题。

  根据万得资讯统计,今年以来一共有19只信用债违约,违约公司包括中城建、神雾环保(行情300156,诊股)、富贵鸟、春和集团、中安消等10家公司,其中有2家还是上市公司

  比起往年,债券违约的密集程度让人感到害怕。

  刨去已经违约的,还有不少债券都有潜在违约的可能。

  5月9日晚间,联合评级将上海华信的信用等级下调,同时将“15华信债”、“16申信01”、“17华信Y1”及“17华信Y2”信用等级下调。

  信用等级是根据风险制定的,一旦下调,意味着守信兑付的可能变小。

  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地方政府信仰被打破。

  今年年初,云南国有资本被曝15亿元兑付危机,未能准时还款。

  今年4月底,中电投刚宣布旗下两款资管产品延期兑付,不到半个月时间,第三款产品又被曝违约,违约总金额为8亿元。

  2018年被称为违约潮元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然而,这些雷只是太响被人听到了,还有多少没人知道的雷也正在默默发生呢?

  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监管知道,一切迹象表明,监管已经比市场提前嗅到危险的味道。

  把时间往回拨,就会发现有一个词越来越频繁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防范风险发生」。

  为什么今年这么多雷集中响?因为缺钱,资金链断了。为什么过去大家都相安无事,因为钱多,不断借新还旧。

  能印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不能瞎印钱了。

  外面,还有一个特别喜欢退群,又掐着所有人命脉的美国总统,正在虎视眈眈,时刻准备薅大家的羊毛。

  今年5月,阿根廷的货币贬值严重,资本不断逃跑,无奈之下被迫八天之内加息三次,利率从27.25%跳涨至40%。

  钱白花花地被人薅走,走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