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于基准利率放贷 大行正低价抢客户!

1评论 2019-01-04 14:11:06 来源:券商中国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将单户授信额由500万元调整至1000万,央行日前公告称从今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微企业的贷款考核标准,持平银保监会制定的小微企业贷款标准。

  这被市场解读为决策层在引导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后,以扩大降准覆盖范围的方式,“变相放水”。

  “口径一变,大家都可以做到(小微余额与户数)大幅增长,皆大欢喜。”有大行人士称。

  更为重要的是,有受访城商行人士思虑得颇为长远:他们认为高层一系列政策组合拳之下,大行今年放下身段抢夺普惠金融客户已经是板上钉钉。现在已经有大行用低于基准利率的优惠来抢客,利率战已经实质性开打,城商行承压。

  有人开心,有人没感觉“我行目前执行12%的存准率,在金融机构已经较低,仅高于村镇银行。此外,原来的考核我们也是能满足的,所以对我们来而言说,不存在‘放水’这一说,意义也就不是太大了。”一名东部农商行高管告诉记者。

  上一次降准(即2018年10月7日)之后,记者梳理目前各类型机构的存准率如下:农业发展银行为8.5%;农合行/农信社/村镇行为8%-9%区间;县域级农商行为11%-12%区间;股份行/城商行/非县域级农商行/外资行为11%-12.5%区间;五大行为13%-14.5%区间。

  其中,大行梯队和股城农外梯队,会基于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比或余额占比,来确定是按高档交,还是低档交。以大行为例,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比达到1.5%,或余额占比达到1.5%,但未达到10%的,按14%交;上述指标突破了10%的,按13%交。

  而就记者采访的三家农商行而言,单户500万元以下的贷款,均占到了该行总贷款的50%左右。其中一家还明确对记者表示,明年计划里,新增小微贷款(500万元以下),在新增贷款里的占比还将超过60%。也就是说,本身这些银行就是按监管较严的口径来执行小微贷款投放,所以口径放宽松后,给以他们为代表的农商行产生的“利好”有限。

  央行负责人此前曾公开表示过:经过几轮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可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银行、约90%的城商行和约95%的非县域农商行。也就是说,这次央行的口径调整后,释放资金预计并不会太大。

  那么,央行调整小微口径究竟利好了谁?有银行人士对记者直指——国有大行和部分主抓千万级小企业的股份/城商行。

  “之前我们在统计、报送普惠贷款的时候一直都是两个标准,银保监和央行各一个。给我们带来的主要麻烦是,不好下任务。因为要把标准都下沉到500万以下,那对业务增速肯定有影响。现在两边口径统一了,那对我们完成任务会更方便一点。”一名中型城商行人士告诉记者。

  而另一名上市城商行高管把上述人士的逻辑再细化展开了以下:“如果一味地要把贷款额度限制在500万,可能对有些企业就不利了,因为对他们的贷款不会被纳入监管统计口径里。这个问题现在也还存在,譬如我们之前把1000万的小微纳入小微条线管理口径,但它除了对全行规模有用以外,在我们报送监管数据时是没有帮助的。”

  对于国有大行,也存在这样的情况。“我们以前做1000-2000万,那部分根本不可能算进去。现在至少1000万这部分算了,对于我们完成普惠金融贷款余额占比突破10%,肯定有帮助,我们就可以按照13%来交存。”某大行人士告诉记者。

  而乐观如天风证券(行情601162,诊股)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估计,经过过往一年投放普惠金融贷款的努力及此次标准放松,除建行意外的三大行以及部分股份行及其他中小行,有望借降准释放流动性七千亿左右。

  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银行人士直呼,此次口径调整是“变相放水”。

  大行放下身段抢客户,城商行直呼压力大“工总行在去年12月份内部下了一个文,1000万以下的纳入两增两控考核的小微贷款,统一执行3.8%的利率。然后农行一看工行出了,就坐不住了,说按4.35%给市场;建行和中行呢,再高点,是上浮不超过10%。但不管上面哪家的利率,都已经把我们打得吃不消。我们根本不可能跟他们用同样的价格竞争。”一名华东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

  另外一名华中城商行人士同样表达了类似观点:“这样的利率优惠,对我们这种还想在最后一个月做些亮点或者储备开门红的银行,冲击相当大。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客户来退件了,说‘我不贷了,你把申请资料退给我,我去X行贷,他们说3.8%就可以贷给我’,我们这两个月遇到了好多这样的事。”该城商行人士说。

  此外,他还告诉记者,在大行进场以低利率揽客的同时,监管还要求不断降利让利、摆脱抵押这种担保方式,鼓励开发信用贷产品,这对资金成本比较高的城商行来说压力不小。

  “现在大行的小微贷款低利率也有所松动,可能是被其他银行投诉的比较多,所以现在也没有一刀切的3.8%,但大致还是在3.8%、4%左右,大行底气足,有这个能力来调整,我们也只能去适应,毕竟大行放下身段来做普惠金融的时候,确实对我们这种城商行冲击很大。”前述华东区城商行高管说。

  事实上,某上市城商行行长曾在第十一届长三角城商行联席会议上直言,个别国有大行将小微企业贷款利率3.8%,如果基于自身本来就比较高的负债成本,城商行再跟着大行持平利率,那他们就“都死了”。

  “这就需要区域内的中小银行在一起形成一致的定价策略,一定要协同、合作。”该行长说。

  几家中小行灵魂泣诉:两增两控,我们其实有点痛苦“之前我们完成两个不低于,就已经有难度了;后来难度加大,监管从去年开始拔高要求,要‘两增两控’,压力更大。”一名西部城商行人士对记者直言。

  “两增两控”即小微企业贷款金额增加,小微企业贷款户数增加,小微企业贷款成本和小微企业贷款风险有效控制。

  总结受访人士的阐述,中小行的压力在在于两方面:

  首先,新增有效客源不足。“我们所在地区全年新增的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数量低于全年注销的数量,也就是垮的比新增的多,这是很罕见但是正在发生的。”上述西部城商行人士说。

  其次,小微贷款核销出表后不再计入原有考核指标。“原来的政策是允许我们把核销出表的贷款还原计算,那样的话,我们去年11月就可以完成考核。结果年底突然收到通知说考核的时候不能还原计算,这就意味着在最后一个月需要完成很大规模的冲量。”一名东部城商行人士称。“所以最后一个月我们加班加点、黑白颠倒,都要把应贷尽贷的客户全部梳理出来。每天盯紧客户贷款进度,甚至把2019年的部分储备项目也耗用了,才能把‘两增两控’的目标完成。”他补充道。

  总之,“两增两控“的考核会对小微贷款存量较大的银行,造成更大的压力。因为一个很自然的逻辑是,监管考核的是增速,而小微贷款基数越大,要保持高位增长的难度就肯定越大。另外,多家银行都在加大不良核销。原来几年不良暴露得多,核销也就自然上去了,那核销出表的还能不能计入当年增量?

  “基数低的银行一年核销一两个亿的小微贷款,不还原计算没什么关系;但如果有几百亿的小微贷款,核销二三十亿还不能还原计算的话,这就不是小事了,在这个基础上再去算增速,我们还是很痛苦的。”前述西部城商行人士如此告诉记者,语气无奈。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

关键词阅读:小微 城商行 央行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