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股权被抛弃:大量折价拍卖 资产问题6成流拍

1评论 2019-05-14 11:42:57 来源:时代周报 如何根据对手盘判断龙头股买点

  银行股权,曾经被各路资金追捧。但现在,正被大量抛售。

  最近,包括上市银行中原银行,准上市银行苏州银行在内的大批银行,其股权正被低价批量拍卖。2019年开年至今,共有1170次银行股权拍卖。都是各地区城商行、农商行和村镇银行的股权,尤其以农商行为主。出人意料的是,这些拍卖大多无人问津,其中流拍场次高达626次,流拍率为60%。

  是银行股不受欢迎?还是要求太高令人生畏?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一些银行股权,正成为烫手山芋。

  大量银行股权正被抛售

  银行股不那么受欢迎了。

  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正有大量银行股权被抛售。时代周报(微信公众号:Timeweekly)发现,从2019年1月1日至今,包括已结束和进行中在内的银行股权拍卖及变卖共有1170起。其中已结束的银行股权拍卖及变卖共有1043次,共有626次流拍。流拍率为60%。

  这个数据表明银行股权拍卖正越来越多。2019年过去了133天,相当于在这一个平台,每天便有大约9次股权拍卖。其中大部分还卖不出去。

  以5月13日为例,江苏涟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120万股股权作价504万元进行拍卖,然而这次拍卖无人报名参加,最终流拍

  不仅流拍率高企,即便是已成交的拍卖项目,大多也没有经历过激烈的竞争。

  时代周报在已结束的拍卖项目中发现,不少拍卖标的仅经过1次出价便达成成交。

  但在以往来说,银行股权是十足的“紧俏货”。

  2017年6月,浙江海宁农村商业银行曾有287920股股权被拍卖。

  按照该项目交易规则,每次加价幅度为1万元,竞价结束前5分钟内如有人出价,则拍卖自动延时5分钟,如此循环,直至最后一次出价后的5分钟内,无人继续竞拍。

  那次拍卖一次成交,经过612次竞价,391次延时。竞争之激烈可见一斑。

  实际上,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共有1526次银行股权拍卖纪录。相比之下,2019年前4个月就已经有1170次。相当于用4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2017年全年76%的拍卖量。

  由此可见,抛售银行股权正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谁在卖股权?

  尽管银行股权拍卖似乎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但从股权拍卖设计到的银行来看,大型银行并不多。

  时代周报(微信公众号:Timeweekly)在阿里司法平台以“农村商业银行”为关键词进行查询,根据结果来看,2019年开年以来,共有1057起相关的股权拍卖及转卖。占总数的90%。

  以“村镇银行”为关键词检索发现,共有67起。二者合计共占总数的5%。二者合计,囊括了银行股权绝大部分的拍卖项目。

  可见各地区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型银行占据主位。成为股权拍卖中的“中流砥柱”。而出售股权的,往往是这些中小银行的股东。

  事实上,一般来说,被拍卖的银行股权是由于原持有人面临资金问题,诸如债务危机、股权质押爆仓等原因,有变现需求,因而通过拍卖和转让的方式回笼资金。

  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时代周报发现一条茌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81597股股权的拍卖信息,附件显示,该股权被拍卖是由于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劳动报酬纠纷,导致这部分股权被冻结拍卖。

  该拍卖起因是王姓女子因劳动报酬纠纷,起诉蔡姓男子,追索40700元利息。因此法院查封蔡姓男子持有的山东茌平农村商业银行81597股股权,并进行拍卖。

  还有一个名为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境外上市股份20万股的拍卖标的,时代周报(微信公众号:Timeweekly)致电负责处置这一资产的法院,得知该股权是由于个人债务纠纷而被拍卖。

  一家名为腾华水产的公司持有的浙江岱山稠州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550万股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以576万元的价格拍卖,而评估价却为968万元。几乎是6折出售。

  时代周报进一步查询发现,该股权已被法院查封,且此前已被原所有人质押。

  超六成流拍

  大量银行股权出现在拍卖平台,但成交却并不红火。就拍卖情况来看,流拍似乎更为普遍。甚至有些标的完全无人报名。

  根据时代周报的粗略统计,在2019年至今已结束的1043次银行股权拍卖中,约有626次显示无人报名,占到总数的一半还多。

  更有些银行股权一次拍卖不成,还要再来一次。时代周报查询发现,从2019年1月1日至今,共有321宗标的经历了二次拍卖。换言之,第一次拍卖时或是被撤回,或是流拍。总而言之是命途多舛。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出现。

  2018年时,湖南产权交易所有两个银行股份转让项目:郴州农商行1040万股股份转让、华融湘江银行265.72万股股份转让,2个项目的挂牌日期均为今年2月1日,目前显示的截止日期为2018年12月12日,也就是说,已经挂牌了10个月。

  银行股“滞销”背后,原因是多方面的。

  不受欢迎的资产

  虽说银行股权流拍并非银行本意,但流拍却与银行自身的问题不无关系。

  以溢价246%成交的苏州银行为例,其于2019年4月25日IPO过会,将于深圳交易所上市,公开发行10亿股。

  除了“准上市银行”的光环加持之外,苏州银行自身良好的经营状况也是引来追捧的重要原因。截至2018年底,该行总资产为2906.31亿元,截至3月末,该行总资产规模3152.11亿元。总资产几乎翻了6倍。

  优质资产自然引人追逐。相反,问题资产常常令人避之不及。

  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中原银行股权已经有40次拍卖纪录,其中30次均无人报名,最终流拍。

  究其原因,与中原银行自身困境不无关系。

  中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已连续多年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6月末,中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86%、1.83%、1.88%。根据银保监公布的数据显示,同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4%、1.74%、1.86%。

  财报显示,中原银行2018年全年净利润下降约37.1%。可见竞买人同样也是用脚投票。

  而为了将股权顺利拍卖出去,拍卖方也想了不少办法。

  在司法平台上频繁流拍的银行股权中,拍卖股份多、起拍金额大恰恰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2019年以来已结束的拍卖项目中,金额最高的前8名中,仅有一个项目成交。更多的则是无人报名。

  打包难卖,零售成了可行的方式之一。

  温州银行此前曾有合计3000万股的股份拍卖,就分拆成了100份,这些股权每笔拍卖标的仅为29.35万股,起拍价为90万元,这无疑让参与竞买的门槛大幅降低,也使得平台中数量众多的个人投资者有了参与的可能。

  然而,越来越多的银行股权挂在了拍卖平台上,推动整个市场走向买方市场,粥已盛满,却无人愿意下嘴。最终,这些资产该走向何处?

关键词阅读:拍卖标的 中小银行 拍卖信息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