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金融业调整到位了 转型“隐痛期”才能结束

1评论 2019-10-18 12:23:14 来源:金融界网站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10月18日,第二届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在位于石景山区的北京·银行保险产业园召开。论坛以“转型与创新——踏上中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新征程”为主题,新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参加本次论坛发表主题演讲。

  李稻葵表示,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高速到高质量增长的隐痛期,隐隐作痛,不能说是镇痛,没有那么严重,是隐隐作痛,隐痛期。这个隐痛期一定要过,隐痛期的关键是金融,金融业什么时候调整到位了,隐痛才能结束。这个过程中我们一个是化解已有了不良债务,轻装上阵,再有一个是创新,这两个都做到位了,我们中国经济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潜力,这个潜力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

  李稻葵表示,我们的宏观经济的运行速度,总体上来讲是稳中有降的,一小时刚刚公布的数据,前三季度我们的增长速度从上半年的6.3%降到了6.2%,第三季度与去年第三季度相比,增速降到了6%。

  必须承认是稳中有降,为什么会降?为什么增长速度在降?

  李稻葵个人认为,我们是处在一个转型的隐痛期,不是镇痛,是隐隐作痛。从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的一个必然的降速的过程。现在这个6.0%的增长速度,比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稳定的增长速度可能还低一点,。李稻葵认为是转型的过程,相当于一个高速运动的,跑得非常快的运动员,要转到速度比较慢的一个运行过程中,这个过程可能比他未来增长的速度还要慢一点,是一个转型的成本。

  为什么是转型成本?为什么在转型过程出来了成本了呢?就是金融带来的,核心的问题,现在我们头三季度为什么增速下降?

  李稻葵表示,很简单,抓主要矛盾,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低于我们的GDP增速。看看数字,印象中是5.4%或者5.5%,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还包括物价因素,如果把物价因素去掉了,明显低于我们6.2%的头三季度累计的GDP增长,这是很少见的。中国经济的固定资产的实际增速,远远低于,明显低于我们的GDP的增速,这是很少见的。为什么固定资产增速下降?再去分析分析,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金融业在调整,我们金融业从快速的扩张,要转向高质量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做功课,必须要减速,过去历史上形成的呆账坏账必须要化解,一定会给新项目贷款资金供给量的收缩。

  所以,李稻葵个人认为,当前我们中国经济运行最主要的矛盾,就是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中间必须要消化前段高速增长过程中所遗留下来的呆账、坏账。其实这个在全世界其他国家也出现了,印度经济现在也在减速,本来是7%,现在是5.5%。李稻葵表示,初步的观察,印度也是类似,印度也在调整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扩张速度,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速度大幅下降,直接带来的印度经济的减速,这个道理是通的。

  我们金融的高质量增长该怎么做?李稻葵认为,要化解存量中的不良资产。存量中的不良资产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贷给企业的不良资产,一个是贷给地方政府搞基建的不良资产。

  李稻葵表示,调研了很多地方,发现各个省都有针对企业的不良资产的重组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做得比较成功的,或者说最成功的是浙江那边,他们成立了一个公司,叫浙江资产,他们把银行不良的债务拿过来,到各个企业一个一个重组,把不良的,资不抵债的企业资产算清楚。土地的,设备的,还有无形资产,然后一点一点拍卖。这么一个资产重组公司背后跟着一大批的浙江的民营企业家,他们去买那些资产。比如说浙江的一个资产,或者江苏的一个企业,他们的企业不行了,但是土地值钱,设备值钱,他们民营企业家就过去了。

  李稻葵表示,调研了以后感到非常兴奋,面对企业不良资产的重组,已经看到曙光了。特别有意思的是,浙江的运作已经超越浙江的省界了,去其他的地方运作,而且其他的省也在学,各个省都学,互相学习。针对企业的不良资产,历史上形成的,正在重组。重组以后,我们的金融部门就可以轻装上阵,新的资源可以投到新企业去了。但是李稻葵认为现在需要下大工夫的还是地方债,地方债的规模现在算不清楚,总量可控,但是需要重组,因为地方债里面有一部分地区,有一部分的资产是好的,还有些地区,地区增长的前景不太好,财政收入增长前景不太好,投入的项目也不大好变现,这部分债必须要重组。

  总的来讲,李稻葵认为,地方债总的来讲,最根本的一条,中央政府,财政部,需要在很大程度上接过来,然后轻装上阵,再设立一个新的机制去约束地方政府的举债行为,不要把历史的账和未来的分开,把历史的账该处理的处理,很多是中央政府该出的,没有到位,先剥离过来变成国债,国债现在15%,16%的水平,全球来看是非常低的,但是剥离地方债之后,一定要给地方政府约束。

  地方债很多是拿来做基础设施建设的,包括消费型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各种公园,包括人行道,这些不可能是有商业回报的,但是必须要做,没有这个,这个城市怎么能够现代化呢?地方政府的经济怎么发展呢?这种活动,这种消费型的,公益型的,社会型的,基础设施投资只能从每一个城市未来的财政税收中间来获得,因为财政税收是跟着整个GDP挂钩的,整个GDP是根据整个城市素质,包括社会消费型设施质量是挂钩的,只能这么干。

  这种基础设施投资该怎么融资呢?李稻葵建议,一定要创新,一定要针对基础设施建设,我们要产生新的一类债券,新的一大类基础设施债券,一是长期的,20年的,30年的,不能像银行贷款一样是5年、10年的。第二是可以分层,有的是有中央政府担保,有的是省级政府担保的,有的是没有担保的,要分层。而且明确告诉投资者,你买的是一类,二类,三类,否则刚才讲的刚性兑付,李稻葵认为这个方面需要我们在剥离地方政府现有债务的不良债务基础之上,我们要有金融创新,要为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创造新的金融产品。我们的金融业是怎么一个情况?中国经济资金是不缺的,大家都买理财产品银行理财产品,资金是不缺的,流动性是非常高的,我们缺的是高质量的金融资产。现在我们是金融资产混在一块儿,有的是低质量的,国家担保,刚性兑付,有的是高质量的,这个不行,需要金融业去创新。

  来源为金融界银行频道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关键词阅读:李稻葵 金融业 隐痛期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为1.8亿贷款商人陪银行行长玩夜场还送金条 获刑一年三个月

2019-11-13 07:46:54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银保监会回应两家银行集中取款事件:纯属造谣生事

2019-11-13 07:54:12来源:中国证券网

"宽松潮"下全球货币政策面临两难困局

2019-11-13 07:58:16来源:金融时报

央行11个工作日暂停逆回购 MLF利率降幅空间仍然较大

2019-11-12 09:00:56来源:证券日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