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支付“杀死”世界最大印钞厂:德拉鲁面临破产风险

1评论 2019-12-10 07:51:20 来源:北京商报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印钞机”这个词可能不再有吸引力了,毕竟,就连世界上最大的印钞厂——德拉鲁(De La Rue)如今也面临着破产的风险。在线支付的风靡无疑是“杀死”德拉鲁的罪魁祸首,而另一项主要业务——印刷护照遭到竞争对手的抢食,成了最后一根稻草。亏损之下,市值难抵负债,这家近200岁的印钞厂前途愈发渺茫起来。

  01、破产警告

  “世界上最大的印钞公司快没钱了”,12月8日,今日俄罗斯(RT)在报道标题中言简意赅地概括了德拉鲁目前面临的困境。维基百科显示,德拉鲁是一个集防伪印刷、造纸与现金处理为一体的英国公司,总部设在英国汉普郡的贝辛斯托克,在盖茨黑德的提姆谷村、埃塞克斯的劳顿以及萨默塞特的巴斯福德也设有工厂。

  作为全球最大的印钞厂,德拉鲁诞生于1821年,距今已有198年的历史。自1860年起,德拉鲁开始为英国央行印制钞票。截至目前,德拉鲁已经与全球140家央行签订了合同,世界上约三分之一的钞票都是这家公司印刷的,投资研究公司爱迪生集团称,德拉鲁设计了流通中所有纸币面额的36%,它也因此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业印钞机。

  在今日俄罗斯的报道中,德拉鲁用了“对于未来感到巨大怀疑”这样的语句来表达自己的担忧。事实上,关于德拉鲁的未来,早就有无数质疑的声音。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就援引A.J.贝尔公司投资总监拉斯·莫尔德的话表示,“不可否认,德拉罗的财务状况看上去很不稳定。”

  早在一周前,BBC就在报道中指出,德拉鲁公司宣布暂停派发股息,并报告上半财年出现了亏损。根据德拉鲁11月26日发布的2019/20财年上半年业绩,该公司当期收入同比下降了15%,运营亏损达到920万英镑。德拉鲁CEO Clive Vacher宣布了“彻底审查”的计划,并取消了公司2600万英镑的股息,试图为德拉鲁争取一些喘息的空间。

  坏消息之后,Clive Vacher 还不忘记乐观一下,称德拉鲁“再抢救一下”。他说:“(承认问题)是治愈这家公司的第一步,也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们正在用前所未有的专注让业务重回正轨。这不是最后的挣扎,这是我们的长期规划。”德拉鲁方面表示,如果实施重组计划失败,公司将面临倒闭的风险,这也意味着德拉鲁可能有2500名员工面临失业风险。

  02、负债累累

  一次亏损不足以让德拉鲁步入绝境,更关键的问题在于资难抵债。在最新的财报中,截至今年9月28日,德拉鲁的净负债已经增加至1.707亿英镑,而这一数字在2018/19财年同期为1.075亿英镑,同比增加了58%。德拉鲁表示,这主要是由于库存、末期股息支付、养老金捐款和资本支出方面的不利营运资金变动所致。

  相较之下,德拉鲁的市值却一再暴跌。就在Clive Vacher宣布取消派发股息之后,11月26日收盘时,德拉鲁的股价大跌了25%。截至发稿前,德拉鲁的股价为128英镑,市值为1.33亿英镑。而在2018年年初时,德拉鲁的股价还曾达到约600英镑。

  难上加难,是目前德拉鲁的处境。除了亏损和负债之外,德拉鲁还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革时期”。今年可谓是德拉鲁的“水逆”年,就在6月,也就是德拉鲁前任CEO辞职几周后,董事长菲利普罗杰森和高级独立董事安迪·史蒂文斯都表示计划在今年离职。直到今年10月,现任CEO Clive Vacher才刚刚走马上任,而迎接他的就是亏损和债务。

  至于德拉鲁面临亏损和破产危机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德拉鲁媒体联络中心,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有分析认为,自从德拉鲁公司将价值4亿英镑的英国护照印刷合同输给其法国的竞争对手后,就一直处于挣扎之中。

  这并非空穴来风,德拉鲁曾为这一纸合同努力了很久。除了钞票印刷之外,德拉鲁在过去9年中也一直与英国政府合作生产护照。但在英国决定“脱欧”之后,新护照的印刷也立刻换了厂商。来自法国的竞争对手Gemalto打败了德拉鲁,获得了这笔4亿英镑的大单。之后德拉鲁还曾上诉,将英国政府告上了最高法庭,要求撤销合同,并审理竞争对手的资质。

  之后,关于德拉鲁的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由于委内瑞拉的恶性通货膨胀和美国的制裁,使得委内瑞拉央行无法支付账单,而为该国印钞的德拉鲁公司只能无奈地记下了一笔1800万英镑的应收账款。此外,英国金融犯罪调查机构SFO还就德拉鲁涉嫌南苏丹政府腐败嫌疑进行调查。

  03、支付变革

  无论是丢了订单还是委内瑞拉的黑天鹅,对于德拉鲁而言,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归根到底还是与支付方式的变革有关。从最新的2019/20财年半年报来看,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数字支付日益流行的大背景下,德拉鲁占比最大的货币业务(Currency)营收下滑近30%,这部分的下滑抵消了产品认证及追溯业务和身份识别业务的增长。

  “自年初以来,我们发现货币市场发生了重大变化,包括由于需求减少以及价格压力,导致公司在2019/20上半年的交易量和盈利能力产生了重大影响,货币市场正常化还需要时间。”Clive Vacher在声明中曾对亏损这样解释道。

  无现金的大潮正在席卷全球。英国咨询公司RBR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称,由于银行纷纷关闭分支机构,并将资源转向数字支付,去年全球ATM数量出现首次下降。在ATM数量下滑最多的五大市场中,中国、美国、日本以及巴西分别下降了1%,而位居第五的印度“增长也开始大幅放缓”。

  更是有国家开始进入了“无现金支付”时代。从2017年1月1日起,丹麦中央银行开始关闭丹麦境内所有的印钞机构,从此以后不再印刷制作纸钞和硬币等丹麦克朗现金,还计划着将商店必须接受现金的法律废除,让移动支付逐渐全面取代现金。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银行卡支付和在线转账来取代现金支付,人们支付习惯的急速改变也对印钞公司的运营造成了极大冲击。在此情况之下,印钞厂成为鸡肋也在所难免。除了德拉鲁,澳大利亚的印钞业也面临着缺钱和难以为继的困境。去年5月,澳大利亚印钞公司工人25日因要求涨工资罢工,这也是该印钞厂一百多年来首次停工。

  德拉鲁也想过自救的办法,打算以4200万英镑将国际验钞解决方案出售,以缓解公司的流动性问题。当然,德拉鲁并非毫无希望,持有德拉鲁7%股份的Crystal Amber基金经理Richard Bernstein表示,“德拉鲁有利可图的产品认证部门的产品,有进行安全打印以识别正品的功能,可能是竞标者的主要目标。产品认证本身的价值是De La Rue估值的几倍”。

关键词阅读:德拉鲁 印钞厂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