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缺6个副行长?一张图看懂2019金融圈高管大挪移

1评论 2019-12-23 08:02:30 来源:金融八卦女频道 上海洗霸凭什么涨停?

  今年以来,金融行业高管更迭已成为常见现象。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今年以来,商业银行掌门更迭、高管变动已成为频繁现象,特别是金融副省长、金融副市长的“频繁下发”以及各大行行长之间的平调,让今年的“金融高管变动”,多了一分看点。

今年备受关注的“金融圈大人物”又有哪些变动呢?

  1.最受关注:证监会主席易会满

  年初,易会满就任,成为了证监会自1992年成立至今,27年来的第九任主政者。

有意思的是,九位主席在赴任证监会之前,均在银行任职。

  有人问,为什么证监会主席都出自国有四大行?

  主要是因为当前我国的金融体系的支柱还是银行。

  在间接融资中,商业银行通过投行、资管业务参与资本市场,所以银行业高管对资本市场理解也同样深刻;更何况几大行体量之大,在中国金融体系无出其右。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在到任证监会之前,易会满曾是“宇宙大行”工行的董事长,有着34年的工行生涯。

  1984年,20岁的易会满从浙江银行学校(现为浙江金融职业学院)中专毕业,进入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

  5个月后,易会满被调入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负责编制和组织执行信贷计划、统筹调度资金。

  易会满的头脑灵活、业务能力强,自1985年开始,他从工行杭州分行西湖办事处计划股科员一直干到了北京市分行行长。

  2005年,时年44岁的易会满接任工行总行副行长,2013年,易会满任中国工商银行行长、再到董事长。

  非名校毕业、从基层干起,易会满演绎了“逆袭金融大佬”的传奇故事。

  2.金融副省(市)长,人数增多

  从2019年初至今,已有6名金融系统高管在省级政府履新。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其实金融系统官员到地方任职或挂职,并不罕见,有利于地方政府拓宽融资渠道、解决融资难题、制定更加可持续的金融发展政策。

  在2017年之前,金融系统官员到地方任职,大多在地市级政府,鲜有省级政府。

  此前,最有名的“金融省长”当属当年操刀“山东金改”的郭树清

  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的人员交流,信号出自2017年7月14日至15日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至今已两年有余。目前,已有16个省空降过“金融副省长”。

  2017年6月,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丁向群被任命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副省长”。

2018年,丁向群又调任至安徽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去年1月,上交所原理事长、党委书记吴清调任上海市副市长,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殷勇调任北京市副市长,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康义调任天津市副市长。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迎来了三位“金融副市长”。

▲左起:吴清、殷勇、康义

左起:吴清、殷勇、康义

  这些“金融副省长”以“65后”居多,其中还有6名“70后”,在同级别干部中,年轻化的趋势非常明显。

  目前,全国一共只有11位“70后”副省长,而金融系统出身的就占了6位。

  例如今年调任重庆市副市长的李波是1972年生人,今年只有47岁。

  但从履历看,这些“金融副省长”普遍拥有高学历,其中9人都是博士。

  例如原农行副行长,现调任福建省副省长的郭宁宁,是来自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学霸”。

  而最年轻的“金融副省长”的重庆市副市长李波,拥有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哈佛大学法学院职业法律专业博士学位。李波也是地道重庆人,而且目前是16位“金融副省长”中唯一“回乡任职”的干部。

这些金融副省长主要负责什么呢?

  例如,在重庆,李波不仅接管了刘桂平(刘桂平回京)的副市长职位,而且接替了刘桂平在重庆“中新项目”中的角色,继续深化与新加坡的合作。

  而据媒体报道,在贵州,曾在中行工作28年的谭炯在到任后不久,就亲自带队,在上海、北京等地面向投资者开展一系列恳谈会和路演。

  从近两年“金融副省长”空降的路径来看,先是江浙和四个直辖市等金融发展较好的地区,然后逐步向中西、东北、西南地区拓展,覆盖四川、辽宁、贵州、吉林等省。

  另外,今年已有3位“金融副省长”回京,分别是江苏省副省长王江、重庆副市长刘桂平、和已在广东工作过近十年的广东省副省长欧阳卫民。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在金融副省长的“遴选池”中,国有大行副行长是主要来源。而“金融副省长”越来越多,是中国金融深化改革、以金融促进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

  除此之外,各地的金融副市长也逐年增多,例如山东曾经3年迎来了15个“金融副市长”,湖南、安徽也在大手笔引进“金融副市长”。特别是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内,安徽省官宣了7位金融副市长: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这些副市长,更年轻、更具有活力,不乏出生于70年代末的“准80后”。

  3.行长平调成常态

  进入2019,大行行长们的“跨行平调”突然多了起来。

  近10年来,除了2012年时任农行副行长朱洪波平调到建行、现任吉林省副省长的蔡东从国开行副行长调任至农行副行长、国开行原行长郑之杰是由建行副行长调任至国开行副行长的,其他的高管跨行调整均属于提拔。

  而19年如此密集的行长平调情况,实属罕见: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今年的平调中,有三位副行长一直一个单位工作,且有两位任职副行长时长超达六年、年龄也接近60岁。

  一般而言,副部级以下领导干部需在60岁退休,而几大国有银行的行长都是副部级干部。

  也有媒体认为,对在一家银行深耕二十多年、临近60岁且担任高管的人员跨单位调动,有助于预防腐败。

  除了年纪较长的金融高管被平调外,年纪较轻者则可能因为增加历练而发生跨行调动,跨行平调或将成为常态。

  另外,目前金融圈输送省级干部、平调的另一面是,国有大行的金融高管职位亟待补缺: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经过了当前的一些调整之后,按照“一正五副”的标准配置来算的话,工行只有2位副行长,只有中行是“满配”的。

  综上所述,目前金融业中的银行高管变动有两个比较鲜明的特点:一是大型国有银行成为高管输出的主渠道,多位国有银行的高管平调到其他银行;二是地方对金融人才需求增加,金融高管“空降”地方的步伐正在加快。

  或许我们未来会越来越多地看到,大型国有银行,被当作金融人才的培养基地,不断地向地方、社会输送金融人才。

关键词阅读:浙江金融职业学院 金融体系 金融发展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8个城市房贷首付比例20%? 多地调整公积金贷款

2020-02-28 09:20:50来源:券商中国

央行再出手5000亿“降息”资金驰援 降准降息仍有空间

2020-02-27 09:14:20来源:券商中国

预期年化收益率逆势上扬 银行理财2020年怎么投

2020-02-28 09:21:28来源:中国证券网

央行:疫期可优先采用安全合法的非现金支付工具

2020-02-28 15:16:28来源:中国人民银行网站

国债期货助金融机构对冲利率风险 工行等5大银行参与

2020-02-28 09:28:34来源:中国证券报

银行春招大幕开启 “技术流”人才走俏

2020-02-28 08:53:00来源:北京商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