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行设立高级业务总监一职!向行长汇报 缺副行长的大行要来抄作业吗?

1评论 2020-02-20 07:41:50 来源:行长要参 作者:金小豆 下一只“省广集团”

  宇宙行——中国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下称:工行)又现神仙级操作,于银行业内首设高级业务总监一职!

  对于设立新的职位,工行给出的理由是“为进一步充实该银行经营管理力量,促进业务持续稳健发展。”而且高级业务总监的权力还不小,“参与高级管理人员工作分工,负责分管业务条线管理与决策,向行长负责并汇报工作。

  “行长要参”仔细研究了这一公告,发现隐藏的信息量还真有点大,高级业务总监将参与高管团队的工作分工,还直接向行长汇报工作,一顿操作猛如虎,这意味着高级业务总监负责的工作实际上和副行长的工作相媲美啊!

  但是工行这也是无奈之举,不久前,在工行工作了35年的胡浩履新中投任监事长,该行目前仅剩廖林一位副行长,并刚从建设银行(行情601939,诊股)平调过来,还不到半年。可以想见的是,工行设立高级业务总监一职也是“缓兵之计”,在新的副行长人选未确定之前,先聘任两名高级业务总监,负责分管重要的业务条线,来缓解副行长紧缺的压力。

  两名“工行老将”担任高级业务总监

  工行如今仅剩一位副行长,是目前最缺副行长的国有大行,离“一正五副“的标准配置相差甚远,高管团队的不充足确实对业务的稳健发展有所影响,于是该行宣布设立高级业务总监这一职位。

  2月18日晚间,工行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充实该银行经营管理力量,促进业务持续稳健发展,董事会决定在银行高级管理人员中设立高级业务总监。高级业务总监参与高级管理人员工作分工,负责分管业务条线管理与决策,向行长负责并汇报工作。

  当然,工行不仅设立新职位这么简单,还同时宣布聘选了两位“工行老将“来担任高级总监这一职位,分别是机构金融业务部总经理熊燕和个人金融业务部总经理宋建华,两人均在工行任职30多年,都是”老工行人“。

  据了解,新设的高级业务总监的分管业务也较此前有所扩大,比如,宋建华仍兼任个人金融业务部总经理,同时还将分管卡部。

  公开资料显示,熊燕出生于1964年8月,毕业于湖南大学,后获复旦大学与香港大学国际工商管理硕士(IMBA)学位为高级经济师。她自1984年7月便加入了工行,至今已在工行任职了35年, 2004年11月起历任内部审计局昆明分局副局长、云南分行副行长、内部审计局直属分局副局长,2010年8月任总行公司业务一部(公司金融业务部)副总经理,2016年9月任总行机构金融业务部总经理。

  2018年,熊燕曾在中国金融家杂志发表署名文章《商业银行地方债业务探索》,她在文中指出,“在新的市场形势下,商业银行作为地方债市场最大的投资者,一方面要立足于国家改革发展的大局,做防范金融风险政策的坚定执行者;另一方面更要抓住地方债新兴市场带来的发展机遇,在获得投资收益的同时,做转型升级新时期银政业务的实践者。

  缓兵之计?宇宙行设立高级业务总监一职!向行长汇报 缺副行长的大行要来抄作业吗?

  宋建华出生于1965年10月,毕业于北京大学,后获南京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同样是高级经济师。和熊燕相比,宋建华加入工行的时间稍晚一些,他于1987年9月进入工行,2006年8月任江苏分行副行长。2016年9月,任总行个人金融业务部主要负责人,2017年7月任总行个人金融业务部总经理。

  如今算来,宋建华已在工行工作了32年。多年扎根零售业务的他,对零售有着深刻理解——在他看来,零售“客户是千家万户、产品是千头万绪、队伍是千军万马”,是一个靠机制运行的业务。

  “零售的特点是‘客户小、业务散、见效慢’,所以一定要能够静下心来兢兢业业、日积月累地去做;有时你也不知道结果怎么就来了,但恰恰就是每天都要有一点点的进步与积累,才能期待收获的到来。

  “一正一副”架构 副行长亟需补位

  自2018年7月份以来,工行已有5位副行长相继离职,仅2018年两月之内就有三位副行长离任。

  具体来看,2018年7月2日下午工行发布公告称,该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张红力先生因家庭原因,于2018年7月2日向本行董事会提交辞呈,辞去本行副行长职务;同年9月5日晚间工行发布公告,执行董事、副行长王敬东因工作变动,于2018年9月5日向银行董事会提交辞呈,辞去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职务,仅一天之后,9月6日工行发布公告,副行长李云泽辞职。

  除张红力因家庭原因辞职之外,另外两位均被提拔重用。2018年9月,王敬东被任命为农行监事长;李云泽赴四川省任该省副省长。

  2019年9月16日,工行另一位副行长谭炯向该行董事会提交辞呈,不久便履新贵州省副省长,于是,工行的高级管理层结构就成了“一正一副”结构,行长谷澍和唯一一位副行长胡浩,之后随着廖林的到来,这一局面得到缓解。

  2019年11月22日下午,建行发布公告称,因工作调动,廖林已辞去建行副行长的职务。紧随其后,工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廖林先生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的议案》。

  但是没有多久,2020年2月,在工行任职36年的副行长胡浩辞职,出任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监事长,工行再次陷入只有一位副行长的尴尬境况。

  “说起来,很惭愧啊,虽然贵为宇宙第一大行,但工行的高管团队却是最缺的,近年来在与地方政府、央企打交道的过程中,对方常常都会抱怨我们不重视跟他们的合作,连主管行长都缺席活动。”工行一位中层在接受“行长要参”采访笑言,他们不知道工行的难处啊,很多时候在外该行部门老总都当副行长用,董事会秘书官学清一人就分管10多个部门,该行高管任务繁重、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截至目前,工行领导班子为:董事长陈四清、行长谷澍、监事长杨国中,副行长廖林,首席风险官王百荣,董事会秘书官学清。其中,廖林出任工行副行长尚不满半年,其此前为建设银行副行长。与其他大行高管层相比,工行的高管人员最为不足。

  首家总资产突破30万亿元的银行

  去年工行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之后,银行业诞生了又一项新记录:工行成为首家总资产突破30万亿元的银行。

  据工行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到报告期内,工行资产总额达30.4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84%。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846.84亿元,同比增长8.30%;净利润2517.12亿元,同比增长5.04%。利息净收入4531.46亿元,同比增长6.97%。非利息收入1315.38亿元,同比增长13.15%,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46.35亿元,同比增长9.58%。

  从资产质量来看,截至三季度末,工行不良贷款余额2397.8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7.01亿元,不良贷款率1.44%。

  值得关注的是,近两年来,在政策的助推下,大、中、小各类银行都相继把普惠金融业务作为发展重心,工行近年来也在不断发力普惠金融业务,去年发布了“万家小微成长计划”,同时全面升级了普惠金融服务2.0。2019年 12 月 17 日,工行董事长陈四清在该行的“小微客户节”会议上透露,“截至 11 月末,工商银行普惠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 48%,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幅近 39 个百分点,小微贷款平均利率 4.52%。

  同时,工行在科技方面也积极布局。2019年11 月 8 日,工行发布了业界瞩目的智慧银行生态系统 ECOS,引起了国内银行业的广泛关注。活动当天,谷澍化身“谷布斯”,有条不紊地介绍了ECOS 取得的“六大标志性成果”,其中包括三大业务成果和三大技术成果。

  除了智慧银行生态系统 ECOS 之外,去年 5 月 8 日,工行全资子公司——工银科技有限公司在雄安新区正式开业,成为银行业首家在雄安新区设立的科技公司,也让工行成为第七家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商业银行。

  2019年11月 4 日,工行成立金融科技研究院。在当前经营转型发展提出新要求和金融科技变化频繁的背景下,成立金融科技研究院不乏是增强其金融科技在业界影响力的一项重要举措。据了解,金融科技研究院还下辖涵盖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分布式、5G物联网、信息安全等技术领域的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在进博会期间,工行还与人民银行联合主办了金融科技论坛,汇聚前沿科技力量,积极展示该行服务于国际贸易合作的新技术和新应用。

  数字化转型日益成为银行业的共识和战略抉择,正如工行董事长陈四清所说,“工行将在这一新起点上,深入推进金融科技的创新应用,倾力打造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数字工行’,用科技改变金融,让金融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 END —

关键词阅读:宇宙行 高级业务总监 行长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