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央行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

1评论 2020-06-04 09:41:18 来源:金融界网站 6个月大赚574%!

  “两会”期间,党中央在“六稳”的基础上又提出了“六保”的要求,并就金融支持稳企业保就业提出了很多的新要求。6月1日,人民银行推出了中小微企业贷款阶段性延期还本付息政策、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这两项新的货币信贷政策工具,并发布了进一步做好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政策指引。这些政策既有针对当前企业急需的贷款展期等支持措施,更有针对小微企业融资结构失衡、信用环境不佳、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能力不足、激励约束机制不到位等制度性安排。总的来看,这些政策是对近期《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强化对稳企业金融支持要求的具体落实,更是对货币政策工具直达实体经济的重要创新。主要关注点如下:

  第一,为什么要创设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疫情之下,中小企业受到的冲击更大,其面临收入骤减又面临银行贷款仍需偿还的问题,贷款展期是其最迫切、最核心诉求。与此同时,受信息不对称以及小微企业主要从事轻资产的服务行业等影响,小微企业难以通过提供担保品从银行获得资金,抵押难是小微企业融资长期面临的突出问题。但从商业银行视角来看,小微企业不仅缺担保,也“缺信息”和“缺信用”,发放信用贷款风险较大。目前,金融机构发放的信用贷款比例总体偏低,国有大型银行信用贷款占全部普惠小微贷款的比例约为20%。中小银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比例不到10%。为破解小微企业贷款展期的核心诉求,解决银行在落实贷款展期和加大信用贷支持中的实际困难,因此央行出台了这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贷币政策工具。

  第二,新创设的货币政策旨在扩大金融机构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投放和落实贷款展期政策,具有结构性宽松特点。这一次推出的创新货币政策工具主要是两个,即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和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其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规模为400亿元;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规模为4000亿元。这相当于为中小银行定向了投放了4400亿元的基础货币,有利于扩大这些机构的资金来源。预计这将带动地方法人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约1万亿元,切实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央行已经推出了多种引导银行发放小微企业贷款的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包括MLF将担保品范围拓展至优质小微企业贷款、创设TMLF鼓励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2020年以来,央行更是新设了四种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即3000亿元抗疫专项再贷贷、1.5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以及本次400亿元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和4000亿元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相比已出台的直达实体货币政策工具,本次货币政策在实施方式、实施对象、资金价格方面发生了变化,具有更精准、更直达中小企业的特点。

  第三,体现风险自担原则。人民银行将通过特别目的工具SPV购买地方商业银行持有的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购买部分的贷款利息由放贷银行收取,坏账损失也由放贷银行承担,并非央行兜底风险央行并不承担信用风险。

  第四,有利于进一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的贷款利息和坏账损失由银行承担,且要求1年后按原金额返还,央行不承担信用风险且免收利息,这相当于央行对符合条件的银行4000亿额度利率为0的一年期优惠利率再贷款。这比央行此前的其它直达实体经济货币政策工具利率还要低。第一批3000亿元抗疫专项再贷款为1.35%,第二批1.5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利率2.5%(即该率为最新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减100个基点)。

  第五,关于下一步货币政策调控的几点思考。一是降准(或定向降准)仍有必要。从实体经济需求角度看,考虑到今年超预期的赤字率、地方政府专项债大幅扩容以及特别国债重启发行等因素影响,有必要继续降准对冲债券供给对流动性的冲击。从时机上,尤其需要关注6月份流动性缺口较大问题。从财政存款、货币政策工具到期、外汇占款、银行缴准四个方面来看,6月份资金缺口有所增大,需要加大货币政策工具对冲力度。6月份是企业集中缴税期,这将带来财政存款减少,进而导致货币供给减少;6月份,MLF到期量为7400亿元,为有数据以来的最高值;4月末,外汇占款为21.19万亿元,为历史最低值,这都将带来较大的抽水效应。

  二是考虑择机调降存款基准利率。目前,商业银行净息差已降至历史低位水平。2019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净息差在1.84%-2.26%之间,压降金融机构利差的空间已经很小。各大商业银行净息差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存款成本的提升。其中,建行中行全年存款成本分别提升了18个基点和15个基点;工行农行计息负债付息率分别上升11个基点和18个基点。在利率市场化不断推进的情况下,银行贷款定价主要基于负债端成本来考虑,如果负债端成本不下降,即便下调了LPR,银行也难以下调资产端利率。基于此,建议央行在继续降低LPR利率的同时,也应同步下调MLF等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并考虑下降存款准备金利率以引导金融机构负债端利率下行。

  三是进一步落实差异化监管政策,适当提高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容忍度。今年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高于40%,任务较重,建议适当提高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容忍度,对制造业贷款不良率高出自身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以内的,可不作为监管评级和银行内部考核评价的扣分因素。放宽不良资产处置要求,允许商业银行在满足一定条件下自主核销等。

  四是改善银行续贷的监管环境。贷款展期过程中,适度降低对商业银行利润考核等要求。与此同时,对于银行向小微企业发放的贷款,确认为“不良”的部分,或者按照新增贷款的一定比例,由财政部门给予风险补偿。与此同时,出台优惠的支持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对企业贷款展期。例如,扩大贷款利息收入增值税优惠政策覆盖面,对金融机构发放的小微企业贷款取得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等。

  作者:李佩珈 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来源为金融界银行频道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关键词阅读:央行 实体经济 货币政策工具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央行定于7月6日发行良渚古城遗址金银纪念币一套

2020-07-03 09:47:14来源:金融时报

逾50城调整住房公积金缴费基数 加快改革步伐

2020-07-03 09:29:02来源:中国证券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