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期金额近百亿,爱钱进被立案侦办,玖富、有利网风险激增

1评论 2020-10-06 17:08:23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证券市场红周刊 做多唯一突破口

  

  P2P平台爆雷声不断,前有“唐小僧”、银票网等,后有“团贷网”、玖富等,如今,仅剩的几家P2P龙头公司之一的爱钱进也出现了爆雷,并被公安机关于近日立案侦办。从期初的狂飙猛进到如今的苟延残喘,不知有多少投资人在互金大潮中被盘剥的血本无归。

  P2P平台再出大雷,知名P2P平台爱钱进已被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近期立案侦办。东城区政府官网显示的回复内容称,“针对爱钱进不回款的问题,我办将督促平台主动与投诉人沟通,协商进行解决。必要时通过司法部门解决。”

  最新数据显示,爱钱进180天以上的分级逾期率已达21%,待偿还借贷余额超过200亿元。有出借人透露,目前的方案是“延期+打折”,延期时间最长可能达两年。事实上,在监管层的清退政策推动下,尤其是在今年突发新冠疫情冲击下,近几个月以来,玖富、爱钱进、凤凰金融、有利网等多家头部P2P平台均出现非正常退出情况。

  爱钱进被立案,逾期率超20%

  9月底,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通过微博发布消息,东城分局已对爱钱进(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通告显示,由于部分借款人的恶意逃废债行为严重侵害了投资人的权益,东城公安分局已会同东城区金融办对本案中涉及“钱站”、“凡普信贷”、“小凡分期”、“普惠金融”等平台真实借款人开展追缴工作。

  公开信息显示,爱钱进的母公司为凡普金科,其上线于2014年,彼时正是P2P获得政府支持并开始快速扩张期。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简称“互金协会”)官网数据,截至今年7月底,爱钱进累计借贷金额高达1047亿元(注:今年2月份以后,借贷金额基本不再增长),尚存借贷余额约207亿元。另据爱钱进官网数据,目前已逾期金额达80亿元。

  一位爱钱进的出借人陈先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他从2017年起即通过爱钱进旗下的平台进行理财,但从今年4月起,他发觉回款逾期的情况愈来愈严重。陈先生表示,爱钱进旗下平台的标的多为小额标的,出借人的一笔资金会拆分后投放给多位借款人,“理论上分散风险的能力更强”,这也是其多年来长期投资爱钱进的原因之一。

  那么,爱钱进目前的逾期情况究竟如何呢?

  据互金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爱钱进截至今年7月底的金额分级逾期率(180天以上)达21.47%,这一数据在今年年初时还仅有3.75%。若进一步考虑其逾期时间小于180天的数据,则爱钱进的逾期率只会更高。事实上,这种现象还普遍存在于目前尚存的P2P公司中。

  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向《红周刊》记者解释:2019年以来,监管层对网金行业执行“三降”政策,压降出借人人数、业务规模、借款人人数,到期后余额不得新增。然而随着P2P平台爆雷现象愈发严重,致使P2P行业的优质借款人愈加稀缺,而还款能力差的借款人却持续沉淀,即使部分平台暂时还未爆雷,但其整体呆坏账比例已在快速上升中。

  图1 P2P行业成交量持续萎靡

数据来源:网贷之家、天风证券(行情601162,诊股)

  无独有偶,天风证券银行板块分析师廖志明在研报中也表示,P2P行业迅速恶化的资产质量反映了其行业本质:瞄准长尾人群,以高收益覆盖高风险。而受疫情冲击和信贷周期的下降趋势,P2P行业的贷款风险暴露的滞后性会令其后的情况更糟糕。

  那么,爱钱进目前面临的困局又将如何处置呢?

  陈先生透露,据其所知,有“延期+打折”两条兑付思路:如希望尽快拿到现金的,则必须接受大比例打折;如希望拿到尽可能多的现金,则需要延期,延期时间最长达两年,“具体的现金清偿比例还不确定。”

  此前,网贷天眼研究员张威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曾指出,P2P公司在发布退出公告后,兑付周期一般设定在24~36个月或更长时间。而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彭凯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基于对部分已完成审判的非法吸储P2P案件,最终偿付比例集中在50%以下,其余案例的清偿率可达到70%~80%。张威坦言,“爆雷P2P兑付方案中,现金清偿比例并不大”。

  赴港上市失败,借明星代言吸引流量

  同其他头部平台一样,爱钱进也曾有过上市梦。但随着2017年后P2P平台爆雷现象频发,尤其是曾大力提倡网金行业发展的杭州成为爆雷重灾区后,监管层对P2P行业的监管日渐收紧,这使得网金公司通过A股实现证券化的希望变得渺茫,迫使不少互金公司将视线转向海外,爱钱进的母公司凡普金科也在其中,其于2018年时试图登陆港交所,却种种原因未能成功。2018年11月,其IPO进度显示“失效”。当然,其后几年中,还是有多家网金企业成功实现海外上市。

  在此前快速扩张过程中,爱钱进曾聘请明星代言,还在《白夜追凶》等热门影视剧中投放插入广告,以提高其知名度。如湖南台当家主持人汪涵、前国乒队教练刘国梁都曾是爱钱进的代言人。但随着爱钱进平台爆雷后,有大量出借人涌入两人的微博下发泄情绪,要求他们承担责任,不得已,两人只能公开道歉。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湖南电视台曾和多家P2P平台有着“不解之缘”,其旗下的主持人曾多次为互金公司代言。譬如2019年爆雷的网利宝,其代言人就是杜海涛;2020年8月爆雷的玖富,其代言人为胡军。胡军曾参与湖南台的爆款节目《爸爸去哪儿》,而玖富旗下的悟空理财就选择该节目作为广告投放平台。如今,胡军的微博下也被刷大量与玖富相关的评论,大量留言者向胡军宣泄不满,喊话其应主动承担责任。

  玖富、有利网、凤凰金融集中爆雷

  爱钱进只是P2P行业清退的一个缩影。除了监管政策,新冠疫情也加快了行业的非正常出清。如趣店就在2020年一季报中坦承,其贷款违约率上升了20%。另据网贷之家统计,P2P行业的底层资产有86%投向个贷,尤其是消费贷。基于此,廖志明则表示,“新冠疫情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整体来说,目前网贷机构数量、参与人数、借贷规模已连续26个月下降。9月14日的银保监会新闻通气会上,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就表示,截至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仅剩15家,比2019年初下降了99%;借贷余额下降84%,出借人下降了88%,借款人下降了73%。

  在互金公司中,51信用卡是值得一提的,其在2018年与凡普金科一起赴港IPO并成功上市。公司不久前发布的2020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时,其P2P业务余额尚有56亿元。不过到今年6月底,其已正式完成P2P业务清退并退出该行业。其股价走势也与行业相呼应:51信用卡上市以来股价一直跌跌不休,目前最新股价已跌至0.63港元。资料显示,2020年上半年,51信用卡在剥离P2P业务后,上半年仅录得营收1.8亿港元,净利润亏损8亿元。

  图2 部分在香港或在美国市场上市的互金公司股价表现

(Wind,前复权价)

  值得注意的是,51信用卡也是存在一定问题的,其有部分业务涉嫌违法违规。在2019年10月时,公司就因催收业务存在风险等原因,杭州办公室被警察突袭,有多名公司员工被带走协助调查。

  此前,《红周刊》还独家报道过玖富爆雷一事。记者当时获悉,玖富的待回款规模超300亿元。虽然在处置风险过程中,玖富对客户表态称正加快和AMC的谈判,而与中国人保(行情601319,诊股)就23亿元赔偿追索权也在积极展开诉讼,可截至9月底,玖富仍未公布具体的退出方案。

  近期另一个引起争议的非正常退出案例是有利网。公开信息显示,有利网的创始人为任用、刘雁南、吴逸然。任用(互金协会官网显示,目前他为有利网监事)是先声药业董事长兼CEO任晋生之子。先声药业是国内一家创新药研发企业,其曾于2007年在美国上市,后因受困于估值过低等原因于2014年退市。今年6月,先声药业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拟募资39亿港元。刘雁南于2015年离开有利网,离开后,其创办了另一家P2P平台美利金融。2019年,美利旗下的美利车金融向纽交所发起冲击,其招股书显示,新希望(行情000876,诊股)集团、刘雁南为前两大股东。资料显示,美利车金融2018年营收16.5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3.2亿元,2019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近40%。

  然而,上述几家平台如今均已陷入困境。2019年11月,公安部门调查了美利金融的办公室。其后IPO事宜终止;2020年7月,有利网出现提款困难,其兑付危机在7月份公开爆发。

  有利网公关部门人士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公司现在一律不接受采访。

  《红周刊》记者从出借人处获得的几份近期与海淀区金融办、经侦的电话录音显示,有利网曾提出一份4~5折本金现金偿付方案,与出借人的意愿相悖;金融办也把相关线索移交经侦,目前有利网仍在依靠自身力量来催收和给出借人兑付,而且有利网还在接受金融办的合规检查,如果后续兑付中断,或金融办查出其存在违法违规之处,则经侦就可能立案。另外,金融办也可能会要求有利网的股东退回参股收益。有利网官网显示,有利网曾有过3轮融资,多家明星基金参与其中,如其A轮融资的参与方为软银中国,B轮是晨兴资本,C轮则是亚洲顶级股权基金高瓴资本。其中,高瓴资本还是多家知名上市公司格力电器(行情000651,诊股)、爱奇艺的大股东之一。有利网公关部门人士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公司现在一律不接受采访。

  当然,除了玖富、爱钱进、有利网等公司外,9月中旬,凤凰金融的网贷业务也突然下线,引起出借人集体恐慌。凤凰金融同样成立于P2P行业大跃进的2014年。记者注意到,自8月以来,在网贷天眼、微博、知乎等社区有大量用户投诉凤凰金融出现回款逾期情况。凤凰金融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凤凰金融借贷余额尚有102亿元,逾期金额显示0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P2P业务,凤凰金融还通过凤凰金信(海口)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持有一张独立基金销售牌照,其官网也在从事公募基金销售业务。但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包括平安基金在内的部分公募宣布“为维护投资者权益”暂停了与凤凰金信的基金代销合作。

  相比上述“暴雷”平台,也有极少数P2P公司幸运的良性退出,且基本都试图撇清其金融属性。其中值得一提是中国平安(行情601318,诊股)旗下的陆金所。作为曾经的行业龙头,2019年,陆金所宣布良性退出,今年7月又有媒体报道,陆金所拟在美股IPO,募资30亿美元;2018年底在美股上市的360金融也改名为360数科,并清退其P2P子公司。但对于最后15家正常运营的P2P公司而言,如何退出仍是一个重大难题。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关键词阅读:P2P 钱进 网金 信贷周期 股权基金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