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首家农商行冲关A股背后:千家“长尾力量”寻路发展新机

1评论 2020-11-23 14:48:42 来源:北京商报网 作者:孟凡霞 马嫡 龙头大揭秘!

  上海农商行将于11月26日首发上会,成为今年首家冲关A股的农商行。随着该行IPO进入冲刺阶段,市场也将目光聚焦于其背后庞大的农商行长尾力量,目前我国有近1500家农商行,普遍面临着资本匮乏、抵御风险能力弱等问题。在业内人士看来,农商行历经多年发展,已经有所分化,强者更强,弱者退出市场的趋势将加速到来。在银行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下,农商行如何找准定位,寻得差异化发展新机成为关键。

  第四大农商行冲关A股

  排队两年后,上海农商行IPO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根据证监会官网消息,该行将于11月26日首发上会,成为今年首家A股上会的农商银行。若成功过会,该行有望成为我国第9家A股上市农商行。

  根据上海农商行7月8日更新的IPO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农商行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低于9.64亿股,且不超过28.93亿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水平。

  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9月末,上海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96%、12.69%、12.59%、11.50%。上海农商行表示,通过本次发行上市,以资本市场股权融资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将进一步丰富该行资本补充渠道,有利于实现本行利益和股东利益的最大化。

  根据上海农商行官网,该行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86.8亿元人民币,营业网点360余家,员工总数超7000人。

  从资产规模来看,上海农商行是全国规模仅次于重庆农商行、北京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的第四大农商行。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该行资产总额为9718.71亿元,离万亿规模仅差“临门一脚”。对于上市相关事项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上海农商行,但电话未获接听。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对于未获资本市场融资渠道的农商行发展而言,无疑是最直接的支持。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指出,上市将直接提升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提升公司治理规范性,大幅增强银行再融资能力,提升银行声誉和品牌形象。从而有利于增强行业竞争力,拓展业务领域,提升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目前A股排队银行中多数为农商行,除了上海农商行之外,还有10家农商行正在排队候场。

  农商行面临资本匮乏、不良高企之痛

  当前,中国已形成了由政策性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大型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外资商业银行、民营银行等机构组成的银行业体系,机构之间的竞争逐渐加剧。随着银行业市场化加深、竞争加剧,不同规模银行间呈现错位竞争格局,农商行作为农村金融改革的产物,凭借其灵活的管理体制、高效的业务流程、规范的公司治理等优势,深耕本地,开拓经营,成为农村金融市场的领跑者。

  然而,经历了多年历史积淀,农商行业也面临着一些“发展之痛”。Wind数据显示,当前我国共有1496家农商行,“长尾力量”庞大,但相较于国有大行、全国性股份行等,农商行在银行业中存在感一直较弱。

  作为农商行中的“优等生”,目前我国在A股市场上“露脸”的上市农商行仅有8家,但我国绝大多数农商行有着强烈的补充资本需求。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我国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平均值仅为12.11%,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14.41%。

  此外,农商行普遍存在着先天素质不高、抵御风险能力弱等问题。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为4.17%,在6大类银行业机构中不良率最高,拨备覆盖率为118.62%,在6类机构中排名垫底。

  除了行业横向对比,从同类机构发展纵向对比来看,经营业绩分化也比较明显。比如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A股上市农商行中,重庆农商行归母净利润77.69亿元,江阴农商行仅有6.48亿元。

  在廖鹤凯看来,农商行历经多年发展,已经有所分化,强者更强,弱者退出市场的趋势将加速到来。

  发挥“长尾力量”谋出路

  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影响下,对于不少农商行而言,其生存与发展面临较大挑战,解决生存之道是第一要务,为提高风险防御能力,今年以来农商行“抱团取暖”的进程明显加快。

  比如,近日就有绵阳农商银行筹建工作小组拟在绵阳市培城区农村信用合作社、绵阳市游仙区农村信用合作联合社和安州农商行的基础上,新设合并组建绵阳农村商业银行。今年7月,银保监会同意徐州淮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彭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农村商业银行新设合并,筹建徐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等。

  业内人士指出,银行间的合并重组是有效化解金融风险,提高整体竞争力的一种手段,“抱团取暖”将成为中小银行未来的发展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谋求合并重组,在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下,农商行如何找准定位,寻得发展新机也是亟需破局的课题。

  廖鹤凯表示,传统银行业务发展趋缓,农商行作为“长尾力量”还大有可为。对于农商行来说,大客户非常有限,突围的关键还是要充分认识长尾的尾巴在哪里,怎么运用好自身特点服务好末端客户。农商行作为服务三农最直接的主体、县域经济的发动机、社区金融的多面手,面对基层可以做的服务还很多。我国有1亿家小微企业,其中大部分是个体工商户,是我国经济的毛细血管,代表了我国经济最具活力的部分,结合自身优势运用现代化手段服务好这些基层单位,农商行的未来大有可为。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指出,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在面临激烈竞争时,需要取开拓创新业务和缝隙业务,形成本行特色业务或产品,但同时对应的风控也不可或缺,事实证明,部分农商行注重深度应用金融科技,利用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提升对客户的风险识别,他们的不良率往往也是相对较低的,因此金融科技的自身研发或购买,还是能够本质上提升银行个人信用贷款业务的风控水平。

关键词阅读:A股 农商行 拨备覆盖率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