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系“爆雷”后遗症:资产易主、暂停上市、艰难兑付

1评论 2020-12-03 09:27:44 来源:国际金融报 龙头大揭秘!

  资产易主、暂停上市、艰难兑付……“先锋系”的烂摊子到了难收场的境地。

  12月2日,“先锋系”旗下联合创业集团持有的海口联合农商行1.2亿股股份开拍,深商高科实业与国民运力科技集团分别耗资0.955亿元各拍下6000万股。

  记者注意到,“先锋系”旗下网信证券、先锋基金、开店宝科技集团等多起债务纠纷正在被司法判决、面临处置。

  此外,“先锋系”旗下网贷平台网信普惠目前正在艰难兑付,可能面临被立案以推进风险化解。而先锋支付则因网信挪用其14.95亿元“备付金”面临牌照被吊销的风险,这一事件也“危及”先锋支付母公司中新控股(8207.HK),目前中新控股已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

  农商行股份将易主

  公开信息显示,先锋集团创始人张振新在2000年创立了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随后设立了联合创业担保集团,并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逐步获得租赁、小贷、银行、基金、证券、保险经纪、第三方支付等多种金融牌照。

  海口联合农商行就是“先锋系”旗下联合创业集团手中的“银行牌照”。资料显示,海口联合农商行在2013年正式开业,注册资本金为6亿元,联合创业集团与吉林九台农商行并列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出资额均为1.2亿元,持股比例为20%。

  截至今年6月末,海口联合农商行的资产总额为106.79亿元,2019年该行净利润从1.17亿元暴跌至亏损5437万元,营业收入同比也下降了32.86%至2.37亿元。

  因与华融(福建自贸试验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融投资”)的金融借款纠纷,联合创业集团持有的海口联合农商行1.2亿股股份将易主。该笔股权此前已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挂牌一个月,并被拆分为8笔分别拍卖,合计起拍价约1.91亿元,折合每股起拍价1.59元。

  12月2日,联合创业集团持有的海口联合农商行1.2亿股股份最终被深圳两广实业、深商控股集团旗下的深商高科实业和自然人黄继宏旗下的国民运力科技集团分别耗资0.955亿元各拍下6000万股。

  从此次拍卖的执行裁定书来看,联合创业集团所持海口联合农商行股权被悉数拍卖,与公司四年前的一笔华融系委托贷款违约直接相关。2016年11月,应联合创业集团请求,华融投资委托华融湘江银行张家界(行情000430,诊股)分行向联合创业发放委托贷款3.5亿元,期限3年。联合创业集团以其持有的海口联合农商行1.2亿股股份作为质押担保。

  2019年10月底,因联合创业集团未按约定支付贷款利息,华融湘江银行根据华融投资的指令,发出贷款提前到期通知,要求公司在收到通知后的三个工作日内提前偿还贷款本息。随后,华融投资将联合创业集团、海口联合农商行告上法庭。

  张家界市中院判决,责令联合创业偿还华融投资贷款1.3亿元本金以及相关利息,海口联合农商行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华融投资对质物1.2亿股海口联合农商行股份的变现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但联合创业、海口联合农商行迟迟未履行相应还款义务。张家界市中院最终裁定,拍卖联合创业持有的海口联合农商行20%股权。

  先锋支付母公司退市

  农商行股份易主之外,记者注意到,“先锋系”目前还有多项金融资产被出售、被暂停运营、取消上市地位。据港交所公告,从“2020年11月30日上午9时起,中新控股(8207.HK)(正式清盘中)的上市地位将根据《GEM规则》第9.14A条予以取消”,“在2020年11月30日的最后上市日期后,尽管股票仍属有效,但股份将不会于香港联交所挂牌及交易。”

  据了解,中新控股曾是先锋集团布局金融科技的重要组成板块,包括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传统贷款及融资服务、区块链、资产管理、第三方支付先锋支付等业务。今年6月19日,中新控股还因未能清偿5亿港元(另计提罚息7472万港元)负债被Eternity Sky Investments Limited呈请清盘。

  记者了解到,2019年7月8日,中新控股发布停牌公告,宣布短暂停止买卖,后续又宣布先锋支付业务存在重大不合规事项。大约在2019年7月25日,中新控股成立了内部调查小组调查先锋支付不合规事项,内部调查小组成员包括中新控股执行董事彭耀杰和黄家宝。

  今年4月8日,中新控股披露内部调查小组取得的初步调查结果:先锋支付其中一名客户的相关管理高层(其为中新控股的第三方)在未获授权之情况下不恰当地更改了该客户于先锋支付中的信用额度,并因此从先锋支付的信托基金中挪用资金。

  今年6月,中新控股披露先锋支付不合规事项最新调查结果:网贷平台网信运营公司北京经讯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经讯时代”)承认从先锋支付的备付金账户中挪用合计约14.95亿元资金。

  据悉,中新控股第三方支付服务的核心贡献有赖于先锋支付,而第三方支付业务和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为该公司重点业务之一。2020年一季度,中新控股收入同比减少82.2%至9380万元,亏损6330万元。

  财报披露,中新控股2020年一季度收入大幅下降,主要由于来自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第三方支付服务、传统贷款及融资服务、其他收入分别减少约2.642亿元、1.155亿元、4450万元及990万元。

  中新控股曾透露,自2019年12月31日起,经讯时代预期将需要在超过1.5年的合理时间,填补被挪用资金。在此局面下,“如果经讯时代无法在合理时间内填补该挪用资金,先锋支付将不被允许恢复其运营,并且在最坏的情况下先锋支付的业务服务牌照将被吊销。”

  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如果先锋支付没有在合理的时间内填补被挪用的备付金,将不被允许恢复运营,并且支付牌照也将面临被吊销的风险,母公司停牌和退市也与先锋支付的违规操作密切相关。

  网信普惠艰难兑付

  挪用先锋支付“备付金”、拖累上市公司中新控股的先锋系网贷平台网信,也是整个“先锋系”危机的导火索:自2019年7月4日网信被曝到期产品无法兑付就引燃了“先锋系”地雷。在先锋控股和网信集团官宣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去世之后,更是加快了整个“先锋系”的崩塌。

  目前,仍有大量网信普惠的投资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投诉”:“网信普惠到期数月仍不回款,投诉无门,也不立案。2019年7月4日至今,没有兑付一分钱款,诉求无门,欲哭无泪。”

  网信官网曾披露,截至2019年7月30日借贷余额为57.88亿元,借款人为140739人,出借人为114982。而据网信投资者提供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4日汇总至北京朝阳区处非办的网信线上产品尊享的逾期金额为450亿元,网信普惠消费贷和供应链共计59亿元,线下私募200亿元,涉及出借人17万。

  网信普惠前员工程伟新(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他自己在平台投的供应链产品也没兑付,此前针对员工发布的私募基金项目——东方红基金兑付也没实质进展。

  程伟新表示,整个先锋系资产错综复杂,盘子很大。2019年7月到8月,网信普惠兑付情况快速恶化。一部分原因是借款人没有正常还款,另外就是亏空了,网信的账面盈利都填进去(回款)了,后面的回款情况主要看催收和资产处置。

  程伟新坦言,目前网信的贷后催收和资产处置工作存在不少难点,“一方面实际上目前只有极少数人在做这些工作,另外多数资产被质押被冻结或涉及诉讼也大大增加了处置难度,目前整个集团实质上已经‘崩了’,也就是商誉这块已经严重减值,加上大环境不好,资产折损很大”。

  记者注意到,网信官微曾在2月26日披露了网信普惠共管账户还款动态:2020年2月25日,网信普惠融资经办机构之一的杭州大树公司清收回款通过共管账户还款,涉及10271人,总金额169.79万元。

  此后的4月18日,先锋集团在其官微发布公告称,大树相关项目兑付打款已完成三个批次,共涉及人数8303人,涉及金额20929254.84元,所涉款项为2020年3月22日0点至4月5日24时已确权出借人首期应兑付金额。目前,出借人确认兑付方案的工作仍在推进中,截止到4月18日中午12点,总计确认兑付方案人数为9557人,占比大树项目出借人总人数76.43%;总计确权金额65628093.93元,占比大树项目总确权金额82.51%。

关键词阅读:兑付 暂停上市 资产处置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