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大案落地 历时近4年甘肃省联社原理事长终被判死缓

1评论 2021-01-06 09:54:09 来源:券商中国 龙头大揭秘!

  法槌终于敲落,四年前开始接受调查的甘肃省联社原理事长被判处死缓,案值超过3亿元。

  2020年12月31日,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官网公开宣判,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雷志强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缓,缓刑二年期满后,依法减为无期徒刑,终身监禁,期间不得减刑、假释。

  经法院审理查明,雷志强于2000年至2017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贷款审批、汇票承兑、授信业务、干部选拔等过程中,为他人及近亲属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子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1亿余元,尚有8200余万元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据了解,雷志强住宅已被作为警示教育基地。“农信系统一向是违规、贪腐频发的重灾区,其中公司治理薄弱导致监督缺位是重要原因。”有接近地方监管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此次雷志强案“杀一儆百,将给其他农信领导干部给予极大警示意义”。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20年,省联社“落马”高官就有至少13人,其中不乏原“一把手”。

  调查近四年,终判死缓

  公开资料显示,雷志强是甘肃武山人,现年63岁,曾任天水市财政局局长、天水市副市长,自2007年6月起,担任甘肃省农信联社理事长,长达十年。

  2017年4月,甘肃省纪委官网公布,雷志强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2018年2月,最高检官网披露,雷志强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已由庆阳市检察院向庆阳中院提起公诉。

  2019年1月9日至10日,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雷志强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庭审期间,庆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雷志强在担任天水市副市长、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党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贷款审批、汇票承兑、授信业务、干部选拔等过程中,为他人及近亲属谋取利益,收受42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160万余元,另有8198万余元财物不能说明来源,提请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雷志强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一年后,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庭审结果:雷志强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两罪并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查封、扣押的赃款、赃物及孳息,依法没收,上缴国库,尚未追缴到案的财产继续追缴,上缴国库。

  法院认为,被告人雷志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其子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被告人雷志强的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又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鉴于被告人雷志强到案后,如实交待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犯罪事实,有坦白情节,交待的赃款、赃物去向已经查证属实,部分赃款、赃物已被追回,当庭认罪、悔罪,遂作出上述判决。

  有接近地方监管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此次雷志强案“杀一儆百,将给其他农信领导干部给予极大警示意义”。据了解,雷志强住宅已被作为警示教育基地。

  反贪高压不减,改革步履不停

  事实上,农信系统一直是违规频发、金融反贪的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20年,各省省联社“落马”的高官就有至少13人,其中就有多位曾担任“一把手”的“原理事长”。

  例如,去年4月,安徽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陈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案拉开了安徽农信系统反腐大幕。随后,安徽省多家农商行、省联社至少11名高管相继被查。

  去年7月,山西省农信系统窝案爆发,牵出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崔联会;去年9月,又有内蒙古自治区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已退休的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佟铁顺被查。

  据了解,省联社一般是各省委、省政府领导下具有独立企业法人资格的省级金融机构,履行对全省农信社、农商银行管理、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今年7月撰文指出,农信社商业化改革后,省联社的管理体制与基层农信机构的法人治理之间的不协调日益明显,根本原因在于省联社与农信社之间自下而上的股权关系与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关系之间存在一定的扭曲,二者在法律关系上存在错位。

  曾刚表示,上述情况的重要表现之一就是,省联社最初是由基层农信机构共同出资组建的地方性金融机构,按照规定本应由社员大会选举出理事会,再由理事会选举出理事长和(港股00001)主任,但目前的情况是,省联社的理事长和主任均由省政府任命和委派。

  此外,多位接近地方监管人士均认为,监督的缺位是农信系统腐败频发的重要原因。一位接近地方监管人士向记者表示,“部分农信机构存在公司治理缺位或薄弱的问题,无形无神、有形无神,一把手‘一言堂’、‘一支笔’,人情让位制度,存有侥幸心理”。

  “部分农信机构轻忽党建、思想教育,‘三会一层’职责不清,交叉履职、越权履职问题比较突出,监事会机构形同虚设,履职不到位,没有认真履行监督职责,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另有一位接近地方监管人士指出,“权力失去监督,势必会产生贪污腐败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金融反贪高压不减的同时,农信系统深化改革也正“步履不停”。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坚持县域法人地位。2020年5月初,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再提包括省联社在内的地方金融机构的改革和发展问题。曾刚指出,相关文件陆续下发,表明现行的省联社管理体制将很快迎来新一轮的改革。

关键词阅读:雷志强 死缓 甘肃省联社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