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博弈互联网公司:新规下,谁主导联合贷?

1评论 2021-02-26 10:16:30 这只龙头股可能要凉!

  2月20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21〕24号,以下简称《通知》),从出资比例、集中度、限额三个方面明确定量指标。

  这对互联网平台和区域内城商行来说可谓“双杀”。对互联网平台来说,要降低杠杆、压降规模,让利给银行;对于城商行来说,此前靠互联网贷款和兜底代偿迅速吹大的气球,要“破”了。

  城商行:压降省外业务,区域内客户匹配成难点

  城商行互联网贷款的冬天来了。

  除了“三条红线”的设定,《通知》中还有一条引发热议的规定是:“严控跨区域经营,明确地方法人银行不得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

  “我们新增项目都不能做省外了,报备都过不了,”一位城商行从业者向消金界表示。而他所在银行,今年主要新增业务就是和互联网平台的贷款合作。

  消金界了解到,当下城商行正在对应《通知》准则开始相应整改工作。具体来说,银行将严格按照客户区域来开展合作,对于不符合监管要求的区域外业务进行压降。

  在监管看来,此前快速扩张的互联网贷款业务,给金融机构在无形中积攒了风险。

  比如,有业内人士表示,一家头部持牌消金和位于一家东部地区的城商行达成深度合作。二者按照一定比例共同出资,银行负责获客,消金负责风控。然而,最终该合作却产生了实质性亏损,因此不得已被终止。

  这并非个例。在此前的合作过程中,互联网机构往往拥有绝对的议价权,不少金融机构则充当甩手了掌柜的角色,没有独立风控的能力,却承担了大多数风险。

  当下,消金界了解到,一些城商行在与互联网平台沟通新的解决方案。

  目前初步沟通的结构是,互联网机构会对客户进行前置筛选,把当地的资产匹配给相应城商行。

  而背后的问题也显而易见:横亘在城商行面前的,还有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为这些银行进行客户筛选要容易可行得多,而城商行能分得多少羹,还是个未知数。

  此外,就单一互联网机构来说,在某个省份的业务有限,这在偏远地区尤为明显;与此同时,银行需要与每个互联网金融机构打通系统接口,这也会产生一笔不小的开发和运维成本。

  互联网平台:助贷化改造,银行要占据“主导权”

  事实上,自从2020年11月蚂蚁集团IPO被叫停之后,如何进行联合贷资产整改,就成了各家银行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消金界了解到,当下包括蚂蚁集团、京东数科在内的头部机构,都在进行联合贷向助贷的改造。

  《通知》明确补充了量化指标:出资比例方面,商业银行与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单笔贷款中合作方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集中度指标方面,商业银行与单一合作方发放的本行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限额指标,即商业银行与全部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全部贷款余额的50%。

  有银行从业者表示,存量业务到期后,一些合作的互联网平台将不再出资。平台将仅提供导流服务,并收取相应服务费。

  整改后的合作模式主要为固收分润和比例分润。在比例分润模式中,助贷机构和资金方按照对客户的实收息费进行按比例分润。

  比如,此前我们调研发现,某持牌消金和360数科进行助贷分润合作,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平台按照实收息费的“七三开”进行分成,此外还设置了风险指标,若逾期超过一定比例,则对金融机构制定惩罚措施。

  在固收分润中,助贷机构依然会引入融资担保或者信用保证保险,助贷机构也会向融担公司缴纳保证金。但是当下,互联网机构对代偿金额规定了上限。

  此外,消金界了解到,在当下严监管的形式下,蚂蚁集团正在让利给银行等金融机构,服务费比例还在下调。

  一位北方地区城商行从业者表示,蚂蚁集团收取的服务费比例下调了将近6个点。

  联合贷向助贷切换,操作难度不大,无非是互联网平台利润薄了。但对于监管来说,显然用意不止于此。

  一位接近蚂蚁集团的人士表示,整改后最大的区别在于,“银行要占据主导地位”。

  然而事实却是,一些中小城商行依然也没有太多话语权。以河北省为例,地区内城商行银行与蚂蚁集团、京东数科的合作,一般期限为一年,基本可以自然到期。“《通知》一下发,搞不好之前的合作额度全没了,”谈及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一位城商行从业者忧心忡忡。

  从长远来看,话语权的争取不在一朝一夕,未来银行还要搭建自身风控系统,做好自营产品建设。

  尚存空间?

  《办法》规定,过渡期为实施之日起两年。

  对于集中度风险管理、限额管理的量化标准,监管部门将按照“一行一策、平稳过渡”的原则,督促指导各机构在2022年7月17日前有序整改完毕。对出资比例标准和跨地域经营限制,实行“新老划断”,要求新发生业务自2022年1月1日起执行《通知》要求,允许存量业务自然结清。

  对此,有机构寄希望于和地方监管的沟通,希望政策尚存一丝变数;也有机构希望在政策一两年的消化机制中,找到“合适的方式”来规避监管。

  比如,有从业者表示,可以通过信托受益权转让的方式来规避监管。A银行设立信托资金,投放信贷资产形成债权,然后转让信托受益权给其他银行。

  然而,多了一层信托通道,也多了一层成本和风险。此外,目前信托对于非标资产有严格的额度管控,这些都会对现有业务量形成影响。

  就像互联网存款新规并没有为互联网存款留有余地,对互联网贷款业务的整治大概率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在监管看来,中小银行的定位本来就是立足本地市场、服务当地客户,而此前通过互联网贷款业务,盲目无序扩张,带来较大风险隐患,如今的整改自然无可厚非。

  风浪过去后,才能看出谁在裸泳。对于此前主要靠互联网贷款和兜底代偿迅速做大规模的城商行来说,真正检验他们的时刻来了。

【来源:消金界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关键词阅读:银行 互联网公司 联合贷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