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银支付新规今日起正式实施 明确划分监管职责

1评论 2021-03-01 09:16:08 这个龙头有危险!

  非银支付新规今日起正式实施!

  随着近年来支付市场的勃勃发展态势,新形势下,建立健全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管体系迫在眉睫。此前,为加强客户备付金监管,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中国人民银行于1月份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自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3〕第6号)同时废止。

  而进入2021年,为进一步加强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促进支付服务市场健康发展,除《办法》外,央行也于1月份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以完善和加强非银行机构支付领域的反垄断监管措施。

  明确划分监管职责

  从主要内容来看,《办法》规范了备付金集中交存后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业务,进一步细化了备付金存放、使用、划转规定,明确了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清算机构、备付金银行相应备付金管理职责,设定了客户备付金违规行为处罚标准,强化客户备付金监管,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央行有关部分负责人在此前答记者问时表示,遵照国务院关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非银行支付机构(以下简称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已于2019年1月全部集中存管。

  相较于原备付金办法,《办法》规定备付金全额集中交存至人民银行或符合规定的商业银行,并且规定客户备付金的划转应当通过符合规定的清算机构办理。

  同时,《办法》详细规定了备付金出金、入金以及自有资金划转的范围和方式,明确了支付机构间开展合规合作产生的备付金划转应当通过符合规定的清算机构办理。

  此外,《办法》明确了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清算机构、备付金银行各方对于客户备付金的监督管理职责,以及增加备付金违规行为处罚条款。

  值得一提的是,《办法》在备付金监管职责上作出划分,明确了备付金主监督机构承担的相关职责。央行方面表示,为顺应监管需要,《办法》建立了由央行及其分支机构、清算机构和备付金银行组成的备付金监督管理体系。央行及其分支机构对客户备付金存管业务活动进行全面监督管理,并开展检查。

  此外,清算机构对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中备付金的存放、使用和划转进行监督,监测相关风险。备付金银行对预付卡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中备付金的存放、使用和划转进行监督,监测相关风险。

  “由于支付机构可同时选择多家清算机构进行合作,因此,《办法》规定其应选择一家清算机构作为主监督机构,对其所有备付金的存放、使用和划转进行整体监督。”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其余合作清算机构和备付金银行应当配合备付金主监督机构实施备付金监督。

  集中存管十分必要

  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将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是十分必要的,“客户备付金的规模超级大,加上较为分散的存放,存在流动性风险等一系列风险隐患。”其表示。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一方面,客户备付金有着可能被支付机构挪用的风险,而有的支付机构可能会挪用这部分资金以用于高风险的投资。另一方面,支付机构能够通过在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办理跨行资金清算,超出了其本身的经营范围。

  另外,与央行许可支付机构展业初衷相违背的是,有部分支付机构为赚取利息收入,盲目扩大客户备付金规模,使得支付市场上增添了许多新乱象,不利于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央行官网信息显示,客户备付金是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客户备付金的所有权属于支付机构客户,但不同于客户本人的银行存款,不受《存款保险条例》保护,也不以客户本人名义存放在银行,而是以支付机构名义存放在银行,并且由支付机构向银行发起资金调拨指令。

  而一直以来,保障客户备付金安全是央行对支付机构监管的重中之重。

  2013年6月,央行发布《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明确和细化人民银行关于客户备付金的监管要求,对客户备付金存放、归集、使用、划转等存管活动作了严格规定,强化支付机构的资金安全保护意识和责任,以及备付金银行的监督责任。

  当前,我国逐步构建了央行政府监管、行业组织自律管理、商业银行外部监督、支付机构自我管理的多方位客户备付金监管体系。

  而进入2021年,为进一步加强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促进支付服务市场健康发展,除《办法》外,央行也于1月份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以完善和加强非银行机构支付领域的反垄断监管措施。

  此番针对非银行支付机构制定的《条例》和《办法》,旨在完善填补之前监管的短板,加强非银支付机构反垄断以及规章制度的建设,维护市场公平的竞争秩序,不仅保护市场参与者的合法权益,也有助于促进支付机构与相关业务需求的金融机构开展进一步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强化反垄断的层面上,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支付巨头触及预警线。平安证券表示,由于《条例》中尚未明确定义“市场份额”标准,其是否构成市场支配地位仍待相关政策细则说明。

  具体来看,《条例》对非银行支付机构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有两个指标:

  一是在非银行支付服务市场集中度达到监管上限,可对其采取约谈等措施进行预警。数据显示,2020年二季度支付宝、微信支付移动支付份额分别为55.6%、38.8%,触及预警线。

  二是在全国电子支付市场集中度达到监管上限,将被认定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情节严重或面临拆分。平安证券指出,2020年第三季度全国电子支付规模达 2994.8万笔、775.4万亿元,按笔数、金额计非银行支付机构市场份额分别为 78.3%、10.2%,按笔数计支付宝、微信支付或触及市场支配地位,按金额计未触及。

【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曹琳雅)

关键词阅读:非银支付 监管 集中存管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