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终将成为基础设施

1评论 2021-07-24 13:11:56

  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一群群的企业家在时代的改革大潮中迅速崛起,一个个新的业态新的模式应运而生,又有一些在时代变迁中轰然倒下,或转型,或消逝,或涅槃。大浪淘沙,有必然,有偶然,也是命运,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只有顺应时势不断自新者才能走到最后,才能历久弥新。

  01 平台监管整顿大幕开启

  近期,曾经叱咤风云的中国互联网平台们,迎来了狂风暴雨般的政策洗礼。“时代”与“英雄”的大剧又开始连番上演。

  4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会同网信办、税务总局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

  4月29日,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约谈13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并要求整改;

  4月底,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5月10日,网信办通报包括360借条在内的84款安全和网络借贷类APP违规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情况,360借条随即被要求下架;

  7月初,市场监管总局对互联网领域22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件立案调查,涉及滴滴、阿里巴巴、腾讯、苏宁、美团5大平台,每案各罚50万;

  7月4日,刚刚在美国上市的滴滴出行被网信办下架旗下25款APP,并停止新用户注册。紧接着,7月16日,七部委入驻滴滴开展调查;

  7月5日,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按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停止注册新用户;

  7月7日,人行征信管理局给网络平台机构下发通知,要求网络平台实现个人信息与金融机构的全面“断直连”;

  7月8日,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介绍对实体经济减费让利情况时指出:“大型互联网平台向金融机构收取引流费或者信息服务费,推高了融资成本,有平台收费标准高达6%-7%”;

  7月10日上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文,依法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公司合并。

  山雨欲来风满楼,涉及互联网平台的各类监管新闻层出不穷,目不暇接。

  2020年底,高层会议首提“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一提法随即又被确定为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八大重点任务之一,且进一步被写入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这意味着针对平台的严格监管和反垄断绝非一时心血来潮,而将是未来互联网经济领域的主要政策方向。

  现在再回头看去年10月份马云那场著名的外滩演讲,虽影响深远,拉开了整顿互联网平台的大幕,但也只是国家反平台垄断大趋势下的典型事件之一而已。只是马云太过“扎眼”,182.28亿元的史诗级罚单太过“豪阔”。

  除了监管层面的多管齐下,针对互联网平台的负面社会舆论也开始逐步发酵,“996福报侵犯劳动者权益”、“垄断行业攫取过高利润”、“内卷”、“系统化”等一系列热点话题冲上热搜,一时间互联网平台领域风声鹤唳。

  人们不禁要问:“互联网平台到底怎么了?”

  02 平台崛起盛宴

  追溯既往,尽管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平台巨头们成立的很早(大多成立于互联网泡沫破裂前夕的2000年前后),但在1996-2010年之间的PC互联网时代,国内互联网平台的创造性贡献是乏善可陈的,那个时代的创新领头者还是属于美国,Copy to China是那时候的普遍模式。

  2007年智能手机的出现以及随后国内3G网络商用,拉开了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仅仅只用了5年时间,互联网平台就迎来领先世界的爆发式增长。11亿网民的庞大市场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无所不在的4G信号,三个因素共同构成了中国互联网平台在移动互联时代腾飞的基础条件。

  可以说中国互联网平台的飞速发展从来都不是无源之水,是中国崛起的时代为这个奇迹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近10年来,国家开放包容的“互联网+”战略为移动互联模式创新提供了充足的空间,电商平台、扫码支付、共享经济等所谓“新四大发明”迅速发展。

平台,终将成为基础设施

  这些创新极大丰富便捷了人们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无手机不生活,有力推动了中国的数字化水平,互联网平台为国家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大规模化”下的模式创新也给予了平台丰厚的业绩回报和巨大的市场估值,一批批互联网平台竞相上市,头戴“神话”光环,财富巨幅膨胀。马云用了15年才登顶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而这个成就拼多多的黄峥仅用3年就实现了,中间只差四年。

  2020年10月,马云演讲刚刚结束,27日阿里巴巴美股的收盘价定格在317.14美元,总市值折合人民币近5.8万亿----“宇宙行”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的同期市值也才1.7万亿,仅是其30%。

  这一切的一切,很可能让时代中的平台英雄们有了一种“无所不能”的错觉,以为可以“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可以“颠覆”一切。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半年多以来,各类平台市值均大幅度下调,态势急转直下。

  或许,这一切都已成过往,新的时代已经悄然开启。

  03 时代大变局

  烧钱圈地--竞速上线--完成垄断--收割流量--内卷赚钱,这套“打法”已经被互联网平台玩的熟稔无比。无论“新模式”是否具备盈利逻辑基础,只要故事讲的漂亮,打法符合“垄断”想象,就能从资本市场和平台大佬们的手中“套取”无数追逐风口的热钱,而创造的核心价值却越来越少。

  就在平台们还停留在绞尽脑汁收割流量,构建垄断“护城河”时,时代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经过40多年的经济腾飞,中国已很难再韬光养晦。“疯王”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华政策全面转折。2018年华为孟晚舟被拘捕,打响了美国围剿中国高科(行情600730,诊股)技产业的第一枪。从那时起中美博弈愈演愈烈,美国对中国“卡脖子”也越来越紧,中美进入经济“新冷战”对抗阶段,中西方文明发展趋势也正在演变

  即所谓,中国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在这样大的背景下,时代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平台?积累了巨额财富、人才和流量的平台,有能力也有义务去加大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升级,践行社会责任,服务于构建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大局。

  但显然,平台们没有及时调整步伐,与时俱进。现在的平台仍在继续收割流量,忙于金融变现,兼并垄断,继续享受暴利。多数巨头精力专注于虚拟产业、服务业,甚至网络游戏、直播、社区团购卖菜等等。国家经济健康发展,根本在于实体经济,之于中国,根基还是制造业。

  如果说十年前的互联网平台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那在当下,国家对平台的定位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部分平台所作所为显然已不合时宜,所以国家连续进行强监管也就不难理解了。

  大江东去,浪淘尽。曾经时代中的弄潮儿,应尽快进入“觉醒年代”,迎接新时代。

  04 平台走向何方

  平台走向何方?一句话:服务于构建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大局

  平台们已经积累了巨量财富和流量,掌握了较为先进的互联网技术,拥有大量的科技人才储备,有一句话叫做“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趋势为王,在当前巨变时代,平台应顺应大势,调整战略步伐,打造产业核心竞争力。

  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向:

  (一)硬科技攻坚克难

  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和产业升级难在哪里?就难在高精尖技术的研发上。芯片、光刻机、航空发动机、各类系统软件等,依然面临很多西方的“卡脖子”技术难题。

  来源罗胖《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

  而这些技术难题无疑都需要长时间的投入和投资。美国为何对华为惧怕到下狠手?就是因为华为把科技创新作为“突破口”全力冲锋,在通信领域拥有核心技术。但一个华为远不够,中国需要更多的华为去下苦功夫、慢功夫,尤其是头部平台,才能实现真正的自主创新,科技立国。

  互联网平台在这些地方下功夫才是顺应时代潮流的举动,头部平台已有些醒悟,在芯片领域,除了阿里的平头哥,近期百度、腾讯、美团都已宣布进军该领域。

  (二)品牌国际化

  2013年,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建设“亚欧共同圈”,号召有能力的企业走出国门,打造品牌国际化。一个国家的崛起,应是企业的崛起,民众的崛起,而不能仅仅是武器装备的崛起。卫星第一个上天,宇航员第一个进太空,拥有全球最强核武库的苏联,都没能扛过冰冷的“冷战”,两超之盛世繁华也只是昙花一现。

  当有一天,中国的各类品牌能在欧美大地遍地开花,如近在我们眼前的苹果、可口可乐、麦当劳、星巴克、丰田、通用、西门子等一样,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力,体现品牌的力量,这才是中国真正的崛起。

  华为之所以如此受国人尊敬,除了硬科技以外,其成功的国际化战略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据报道,华为70%的利润都是国际市场带来的,50%以上的营业收入来自海外,华为无时无刻不在全世界代表中国展现市场力量。而我们的头部平台呢?相较于Google,Facebook,亚马逊等,差距如此明显。

  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战略大多都是国企出海在搞基建,为什么少见互联网平台和民营企业参与其中呢?说白了,还是因为投入大、见效慢、风险大、利润低,是平台发展策略的考量。如果平台们只盯着眼前利益,忙着“内卷”,而缺乏走出去的定力和魄力,不契合国家战略,怎会继续给予政策扶持?

  变化也是有,刚刚结束的欧洲杯赛场上,眼花缭乱的众多中国品牌正是企业响应国家战略,对走出去的巨大渴望。

  当欧洲杯赛场上出现“科技让信任更简单”等蚂蚁金服的系列广告,可以肯定的是马老师已经有所觉悟了。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冷静下来的马云,其“政治觉悟”和大局观还是在线的。

  (三)践行社会责任

  十多年的移动互联网黄金发展期,得益于中国经济腾飞,得益于监管政策的宽容包容。即央媒说的,没有英雄的时代,只有时代中的英雄

  在成为巨头后,平台们理应思考如何回报社会,如何践行社会责任。

  中国在C端及消费端的数字化水平已经领先于世界,但是在工业端,在社会福利与公共服务领域,数字化水平依然还有较大差距。特别是在提升供给侧能力、打破区域数据隔离、电子政务自动化以及全民福利数据库等领域,互联网平台的先进能力与政府的数字化治理之间具有广阔的合作前景。

  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每人的病历或者健康档案卡能够从出生就开始持续收集,进入“社会医疗信息数据库”,不管在哪个区域的哪所医院都可以持续跟踪与更新,并同社保医保系统打通,这对社会的医疗健康水平提升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只是涉及到社会基础设施,社会公共卫生领域,不那么赚钱罢了。

  (四)探索人类未知

  西方国家的巨头们在想什么?探索火星、星际旅行、星链计划、脑机互联、人类基因库、攻克癌症等等。

  中国的巨头们在想什么?电子游戏、影音娱乐、社区团购、养猪卖菜、建连锁小卖部等……

  很难想象,世界的未来会掌握在沉迷于电子游戏和影音娱乐,得意于团购赚了几毛钱的人手中。不是说这些没有价值,衣食住行玩是人的基本需求,腾讯们在年报中彰显游戏带来的巨额暴利时,也应在时代中找到自己的使命。

  “小小”新冠病毒已让全世界自由畅行停摆近两年了。世界有太多的难题太多的未知,需要去解决和探索。

  05 互联网平台价值定位

  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居于世界之巅,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满足,但贫富差距、区域发展不平衡却愈演愈烈。改革初期,是“先富后富”发展理念,当下,中国正悄然走在“共同富裕”的道路。

  时代的声音要求当前的中国解决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要求实现国内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础设施通达程度比较均衡,人民生活水平大体相当。

  这些年的发展,互联网公司搭建了多个基于互联网的运营平台,如即时通讯、第三方支付、网约车、外卖、电商等各类平台,这些数字资源平台都事关人们的衣食住行,公共属性特征突出,具有显著的公共基础设施属性

  曾几何时,中国电信(行情601728,诊股)、中国移动、中国石化(行情600028,诊股)等都是如此的辉煌,赚取超额利润,市值巨无霸。但如今,漫游费已丢进历史故纸堆,话费也越来越便宜,可以便捷的携号转网。在时代的大潮中,通信运营商早已成为国家基础设施的一部分。

  要相信国家的力量,在中央提出“房住不炒”的要求后,再也没有听过房价大幅上涨的新闻了。未来,这些互联网公司搭建的大流量平台,也终将成为基础设施,逐步形成行业标准,收取基础服务费用。

  平台必须转型,暴利不会再有,会让利于平台上的各类中小微企业,普惠于千家万户。最终,平台上的小商家、小餐馆、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广大消费者才是真正的主角,而不是受困于系统,受制于平台。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才是国家对平台的最终价值定位。

  国家制度决定了“公平正义”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谁能抓住时代的主旋律,谁就抓住了命运的脉搏,谁就能成为时代的英雄。

  写到最后,看到浙江省于7月20日正式发布了《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新的号角已经正式吹响。

  对于互联网平台,一个旧时代结束了,一个新时代开始了。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于2021年7月23日星期五

  来源为金融界银行频道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来源:金融界网 作者:瞿塘侠遇(责任编辑:窦晓芸)

关键词阅读:互联网平台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