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一堆银行的山东首富王清涛 连利息都还不起了

1评论 2021-07-28 09:39:40

  在2021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中,中融新大的实控人王清涛以596.5亿的身价,蝉联山东首富。

  结果没多久,中融新大的中票就又一次违约了,这一次违约的利息大约1.11亿,为什么要说“又”呢?因为3月份的时候,2018年的第一期中票就已经违约了,4月份,2018年第二期中票违约。

  这三只票本金加起来40亿,明后年就陆续到期了,现在利息都还不上,本金能不能偿还也要打一个问号了,债权人们估计睡不着了。

  那就把资产卖了还利息吧,也不顺利。

  按说金融机构的股份挺值钱的,本月初,中融新大要拍卖手头持有的一部分中华联合财险的股权,6.33亿股估价9.6亿,结果压根没人出价只好流拍,这两天另有1.68亿股股权被拍卖,估价2.57亿,也再次流拍了。

  近600亿的身家,还不上1亿的利息,山东首富,让人有点看不懂了。

  在山东,王清涛是远近闻名的“煤老板”。

  他是山东邹平人,当过兵,转业之后进入了邹平物资局工作,后来鼓励下海,王清涛就干起了煤炭经销的行当。

  那时候,邹平是山东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当地最著名的人物就是魏桥的张士平,他用了十年的时间,把一个小棉油厂搞成了全国纺织工业500强。

  那时主营业务还是纺织的魏桥,就已经建立了一个大热电厂了,热电厂要煤,王清涛有煤,仗义的张士平,就顺手帮了他一把。

  于是靠着倒腾煤,王清涛攒下了第一桶金,之后他转行,自己开始干工厂。

  2003年他的邹平铁雄焦化成立了,他经营的不错,铁雄焦化不仅是邹平县和滨州市的重点项目,后来也成了山东重点企业。

  2006年,山东鼓励钢企和大型焦化企业兼并重组或联合,省里也要推2-3个300万吨以上的大型焦化企业集团,这对想要扩张的焦化企业来讲,是一件好事儿。

  王清涛自然不会错过,他瞄上的是沈文荣的沙钢。

  那时沙钢风头正盛,全国排第六,沈文荣也被称为“钢铁沙皇”,如果能抱上沙钢的大腿,铁雄焦化就真正发达了。

  王清涛去沙钢沟通了十几次,最终沈文荣拍板投资,铁雄焦化、沙钢和山东国资共同出资的铁雄新沙成立了。

  王清涛自此认定沈文荣是自己“生命中的贵人”,他觉得自己的一句话打动了沈文荣,“你要建最大的钢厂,我要建最大的焦化厂,我愿做你的马前卒”。

  靠着这一波操作,王清涛一跃成为山东乃至全国的“焦化大王”。

  到了2012年,机会又来了。

  山东再次支持焦化企业的并购重组,要“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水平的国际化企业”,并且点了王清涛的名,如果按照这个路子走,王清涛没准能成为“世界焦化大王”。

  但是当时整个产业链都不太景气,王清涛觉得再干焦化意思不大。

  那他准备干什么呢?

  当时的大风口是金融,尤其是有牌照的金融机构被各路资本疯抢。

  王清涛也想干这个行业。

  于是2016年,山东焦化改名中融新大,新名字看起来就很“金融”,业务咋办呢?

  使劲买吧。

  2015年12月,买了晋城银行14.29%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6年4月,在厦门国际银行的股改中,买了3.35%股权;

  2016年9月,买了中华联合财产保险7.79%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

  此外,中融新大参股过的银行还包括邹平农商银行、厦门农商银行、齐商银行等等。

  总之,各种银行资产加起来,花了100多亿。

  据说王清涛还竞逐过四川信托大股东的地位,出价50亿,不过最终还是没成功,倒是也逃过了四川信托这颗大雷。

  花大价钱买银行股权,自然也要充分利用了。

  王清涛曾说,“银行不会成为中融新大的提款机”,但身体却很诚实。

  比如晋城银行,天眼查的信息显示——

  2015年,中融新大旗下的山东物流集团向晋城银行质押了子公司5100万股;

  2016年,中融新大又向晋城银行质押了山东物流集团25亿股;

  2016年底,中融新大干脆把自己持有的晋城银行的股份,质押给了广东粤财信托

  从银行质押贷款,到质押银行股权,连环质押,真是物尽其用。

  这么干,风险不低,但是规模扩张很快。

  2018年,王清涛信心满满,提出2年后要实现总资产4000亿,年销售收入3000亿,利润300亿,参股行业前十的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参控10家以上的上市公司

  结果,这话说出不过一年,中融新大的很多债主发现收不回钱来了。

  先是国民信托的20亿贷款到期了,本息都没有收回;

  然后招行2亿多的贷款,开始收不到利息了。

  后来加入讨债大军的,有银行,有券商,有险资,甚至还有众多小贷公司,结果大家发现,刚刚进入执行阶段,中融新大就没有什么可供执行的资金了。

  欠了多少钱呢?大约是600多亿,但是总资产1500亿的中融新大怎么就还不起钱了呢?

  钱都买公司了,现金流太紧张了。

  1504亿的资产里面,只有1.15亿的货币资金。

  为什么这么惨呢?不赚钱。

  焦化限产,收入收到影响,一季度营收103亿,但是利润不足1亿。

  按说,收了那么多银行应该还不错吧,其实,这些银行为中融新大贡献的收入微乎其微,最大的作用恐怕就是质押股权用来融资了。

  公司现在值钱的资产要数秘鲁的邦沟铁矿了,2016年淄博宏达陷入危机,为了还债,把铁矿给了中融新大,评估价值达到了105亿美元,矿区263平方公里有30个矿权,远景储量100亿吨铁、1100万吨、850吨金、8.7万吨银、313万吨、400吨铼。

  有人说,家里有矿,还怕没钱吗?而且前一阵子铁矿石那么热,按说也应该能大赚一笔。

  事实也不是这样,因为这铁矿仍然处于环评阶段,光投入没产出,还处在烧钱阶段。

  而且,山东企业有互保的传统,一家出事,家家都受影响。

  像把铁矿卖了的淄博宏达,现在还有2.36亿的贷款是中融新大做的担保;

  2018年7月,永泰集团违约,关系密切的中融新大多只债券大幅波动,还有一只闪崩72%;

  也是在2018年,瑞星集团陷入资金困境,而当年中融新大对瑞星集团的担保就有4亿……

  到2020年底,中融新大集团外的担保还有31家公司、金额约75亿,其中7家已经逾期,中融新大也因此被拖累。

  如今,没有现金的中融新大已经开始卖资产,但值钱的产业频频流拍,还债的进程,仍然是路漫漫。

【来源:大猫财经 作者:猫哥(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关键词阅读:王清涛 银行股权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