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换代”!年内已有7家民营银行迎新,高管层变动频繁为哪般?

1评论 2021-10-26 10:38:35

  民营银行高管层再现人事变动。

  10月22日,吉林银保监局发布公告,核准了王玉海吉林亿联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近年来,民营银行“换掌门人”“换帅”的情况屡见不鲜,据北京商报记者10月25日不完全统计,仅就今年来看,包括吉林亿联银行在内,已有共计7家民营银行董事长或行长一职出现变更。

  在分析人士看来,民营银行高管频繁变动,一方面源于高管背景与民营银行存在“水土不服”;另一方面与民营银行的业绩表现也有一定关系。

  又现民营银行高管变动

  吉林亿联银行近日迎来了开业4年来的第三任行长。10月22日,吉林银保监局发布公告,核准吉林亿联银行行长王玉海的任职资格。

  公开资料显示,吉林亿联银行是东北首家民营银行,也是继浙江网商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四川新网银行后,全国第四家互联网银行,2017年5月由中发金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吉林三快科技(美团)等7家民营企业在长春联合发起成立。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王玉海已是吉林亿联银行开业4年以来就任的第三位行长。2018年4月20日,该行前任行长张其广接替首任行长戴兵职务,成为第二任行长。

  对于前两任行长离职的原因,10月25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吉林亿联银行处获悉,第二任行长张其广于2018年5月到任,任职已满三年,因身体原因辞去行长职务。而首任行长戴兵原为中国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信用卡中心总经理,任行长不足一年因个人原因辞职。

  已就职的新任行长背景如何?吉林亿联银行方面透露,新任行长王玉海为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博士,曾在美国运通公司有10年风险管理经验;在广发银行工作7年,历任信用卡中心首席风险官、总行零售银行首席风险官兼零售风险管理部总经理(行长助理级)等职;2017年,先后任万达普惠网络信贷有限公司CEO,睿智合创(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执行副总裁等职务。

  年内已有多家“迎来送往”

  近年来,民营银行“换掌门人”“换帅”的情况屡见不鲜,据北京商报记者10月25日不完全统计,仅就今年来看,包括吉林亿联银行,还有辽宁振兴银行、浙江网商银行、四川新网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共计7家民营银行董事长或行长一职出现变更。

  梳理发现,新任高管大多为行内升任或具备多年银行业从业经历。例如,7月30日,温州民商银行董事会决定选举侯念东、聘任应海卿分别担任该行董事长、行长,任职资格尚待监管批复。侯念东此前曾在中国人民银行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任职多年,自2015年温州民商银行开业起就担任该行的行长;而应海卿此前则担任工商银行丽水分行行长。7月20日,浙江银保监局核准金晓龙浙江网商银行董事长任职资格,9月15日浙江网商银行行长冯亮的任职资格也获批通过。金晓龙、冯亮此前分别担任浙江网商银行行长和副行长。

  不过,民营银行高管层中也不乏有金融科技公司的人才进入。5月20日,

  天津银保监局核准温树海天津金城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自此空缺3年的行长职位尘埃落定。而从履历来看,在进入天津金城银行之前,温树海曾任360数科首席战略官、副总裁。

  谈及民营银行高管变动频繁的原因,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民营银行高管流动性高、变动频繁和目前民营银行在行业传统业务竞争加剧,企业经营压力加大有关。另外,民营银行诸多高管来自于中大型国有银行,到系统完善度不高、人员配备较弱、业务模式有很大不同的民营银行可能会存在一些水土不服的情况。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也认为,民营银行高管频繁变动主要存在两方面原因:一是相较传统银行,民营银行定位、服务领域等更加细致和明确,一些原本习惯于大行资源的高管,到了民营银行以后可能会觉得“束手束脚”。二是业绩原因。虽然民营银行都拥有自身的明确定位,但仅凭这些“本源业务”并不足以支撑民营银行快速发展。近年来,伴随着监管环境趋严,一些违规民营银行频频收到罚单;此外,部分作为地方法人的民营银行自2020年以来在互联网存、贷款等业务上受限,一些旧有模式的前景面临挑战。

  业绩分化困境如何破?

  民营银行高管层流动性强的背后或许与其经营状况有关。从2014年12月首家民营银行微众银行成立算起,民营银行已走过7个年头,如今的民营银行已扩充至19家。不过,在经历了前期的快速发展后,民营银行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也日益暴露。互联网渠道揽储、各类创新型存款、靠档计息存款等被叫停,民营银行揽储难度随之加大;而业务的不断扩张使得资本补充也成为一大难题。

  与此同时,因合规问题民营银行也频频受到监管部门重罚。例如,9月30日,重庆富民银行因关联交易定价不公允、向关联方输送利益、信贷资金被股东占用等17项违规事由,遭监管罚款850万元;9月7日,上海华瑞银行因涉及信息披露、贷款、同业业务等11项违法违规事实,共计被罚没520.58万元。

  随着长跑赛程的持续,不同民营银行之间的业绩分化差距也日益显现,根据Wind统计数据,2020年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净利润规模遥遥领跑其余民营银行,多家民营银行净利润规模甚至不足排名首位的1/10。

  在苏筱芮看来,当下民营银行发展层次分明,以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为代表的互联网银行已牢牢把持第一梯队优势,借助集团优质互联网渠道进行展业并取得不俗表现,但也有部分民营银行尚未明确战略方向、形成自身的特色业务,也有部分中小规模的民营银行此前在互联网业务方面过于激进,在严监管到来之际转型之路艰难。

  对于高层变动可能对于民营银行产生的影响,廖鹤凯表示,高管频繁变动对于民营银行来说有利有弊,对于需要特色业务来赢得市场的民营银行来说,传统银行的高管可以带来完整的团队构架、风控方案、传统业务的扩展,但对于结合民营银行股东的实际情况开拓新的业务来说着实都是充满了挑战,不断推陈出新或许也是民营银行不断寻找到自身定位的过程。弊端则是要避免频繁的高管变更,这不利于固有业务团队的稳定性,对于银行来说,也会面临不断整合团队的时间成本。

  那么面对业绩分化的情况,新任高管层如何带领银行逐步缩小差距?苏筱芮建议,民营银行需要坚定初心,在自身定位的区域精耕细作,关注如何挖掘小微金融、普惠金融存在的市场需求,在战略方向和业务模式方面,民营银行应当做出更加成熟的思考,结合监管的指导意见,努力开拓出属于自身发展的“长效机制”。

  “面对业绩分化的情况,民营银行只能是找准自身的定位,发展符合自身道路的优势特色业务,从打造小而美的精品银行业务开始,立足于产融结合,支持实体经济,与产业共成长,进而做大做强。”廖鹤凯说道。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孟凡霞 李海颜(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关键词阅读:民营银行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