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经济体央行面临艰难抉择

1评论 2023-01-20 08:00:45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蒋华栋

  发达经济体央行短期普遍面临三大挑战:一是如何退出超常规货币政策,为应对新的危机与挑战储备政策空间;二是如何在经济稳妥着陆的前提下有效解决高通胀挑战;三是如何应对供给端紧缩的冲击。同时,世界经济发生更深层次变化,尤其是抑制通胀的因素正在弱化。短期的三重挑战和长期的底层变化意味着各国央行不得不在货币政策过度紧缩和紧缩不足之间保持微妙平衡。

  2022年,发达经济体央行的货币政策成为左右全球经济形势的关键变量。面对高通胀带来的持续刺痛,过去一年中各国央行货币政策变化之剧烈近数十年罕见。

  展望2023年,发达经济体央行普遍面临短期的三大挑战。一是在应对新冠疫情采取超常规货币政策后,在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如何逐步退出,进而为应对新的危机与挑战储备政策空间。二是在发达经济体多数国家存在劳动力市场紧张和价格预期持续高位的背景下,如何在经济稳妥着陆的前提下有效解决高通胀挑战。三是在地缘政治危机持续、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不畅背景下,如何应对供给端紧缩的冲击。

  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央行在政策权衡中还必须考虑全球经济更深层次变化,尤其是世界经济中抑制通胀因素弱化带来的挑战。在二十一世纪最初的20年,相对稳定的地缘政治格局、全球市场的高效分工配合、不断强化的技术进步以及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为全球经济提供了相对稳定的抑制通胀因素。这为2008年之后发达经济体超常规宽松货币政策提供了宏观基础。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通胀弱化力量正在被疫情、地缘政治紧张、产业链供应链重组所打破;全球贸易格局、产业链供应链格局的重构进程与发达经济体抗击通胀的进程高度重合。这在事实上加大了发达经济体抗击通胀的难度。

  短期的三重挑战和长期的底层变化意味着发达经济体央行在2023年“运气更差”“挑战更多”。各国央行不得不在货币政策过度紧缩和紧缩不足之间保持微妙平衡。一方面,他们担忧过度加息造成经济滑入痛苦的衰退区间;另一方面,他们担忧加息力度不够造成通胀持续高企,并对经济中长期动力造成严重冲击。

  然而,面对多重制约和挑战,以增长衰退为代价实现价格稳定成为各方共识。正如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休·皮尔所言:“推动繁荣和提高生活水平依赖经济的活力、创新和增长,而这一切的基础是价格的稳定。因此,即使当前面临新的经济冲击可能造成的风险,价格稳定仍然是首要目标。”在上述逻辑之下,发达经济体央行实现通胀逐步回落和经济稳定的机会窗口正在变小。

  2022年,面对内外多重因素造成的高通胀,美联储采取了利用货币政策抑制需求,进而实现供需平衡、降低通胀压力的策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表示,在这一进程中家庭和企业面临的痛苦是降通胀的必要成本和代价。然而,2022年美国经济增长速度已经大幅放缓,但是通胀仍然顽固处于高位、劳动力市场仍然保持强劲。这意味着美国可能需要经济增长更进一步的放缓和劳动力市场的疲软才能实现其抑制通胀的目标。

  近期数据显示,美国家庭的工资收入虽然名义上强劲但难以抵消高位通胀的侵蚀,预计2023年消费增长动能将逐步降低。这有助于实现商品供应与需求的平衡,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通胀压力。然而,考虑到美国服务业的供需失衡、住房通胀方面的黏性和滞后性,2023年美国通胀虽然会有所下降,但是恐无法回落至目标区间。

  因此,近期美联储虽然在加息力度上有所软化,但在货币政策方向上仍然没有改变。美联储与市场的政策沟通和前瞻指引仍然集中于抗通胀。考虑到未来美国通胀仍处高位但逐步放缓的态势,“中枢水平更高、持续时间更长”成为各方对美货币政策未来的预期共识。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正在以经济衰退换取通胀降温。2022年,欧元区经济复苏的势头被地缘冲突打断。面对能源价格高企、供应链中断的冲击,欧洲央行不得不在2022年下半年经济急剧放缓的背景下收紧货币政策。受持续的能源危机、地缘环境的高度不确定性、全球经济活动疲弱等因素影响,各方预计欧元区经济将在去年四季度至今年上半年的多数时间内处于负增长状态。

  值得关注的是,总体需求的下降对于欧元区通胀的抑制效果仍然有限。虽然各方预计欧元区2023年通胀将有所缓解,但仍将维持6.3%的水平。因此,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最新的货币政策发布会上表示,欧元区通胀可能将长时间处于超出预期水平的高位,持续加息是欧洲央行不得不执行的政策。

  英国的政策演进路径与美欧类似,但过程更为艰辛。虽然各方预计2022年英国经济增速好于其他经济体,但这主要得益于2021年的低基数效应。事实上,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金融状况的趋紧、市场信心的低迷和全球增长的疲弱等因素已经造成英国经济动能的下滑。瑞士信贷、领航等机构认为英国经济在去年三季度已经陷入衰退。

  与此同时,与欧元区的情况类似,英国经济增量的下滑对于通胀的抑制效果尚未明确显现。英国CPI年率从去年年初的5.4%飙升至年末的11%左右。政府能源价格保证机制短期内抑制了通胀,但是劳动力市场的高度紧张态势正在加剧各方对于薪资—通胀螺旋上涨的担忧。而考虑到英国经济结构中服务业部门的重要地位和其特有的价格黏性,英国通胀虽然在2023年会有所回落,但仍将严重高于目标区间。因此,英国央行2023年的政策基调仍将是限制性、紧缩性的,其代价是英国可能成为七国集团中经济增速最慢的国家。

  与美欧相类似,2022年加息7次的加拿大央行也坚持通过更高利率实现经济再平衡。加拿大央行行长麦克勒姆表示,在更高利率水平下,国内需求正在逐步放缓,这将缓解国内通胀压力,但预计2023年年中GDP增速将接近于零。这被麦克勒姆视为“恢复价格稳定”“改善加拿大人的经济和金融福祉”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从历史上看,发达经济体央行一般会避免经济衰退,但是在当前多重困境下各方似乎别无选择,都坚持收紧货币政策以稳定价格,在持续加息的同时高度关注经济对于更高利率的反应成为各方的主流路径。而这一政策在宏观经济上的映射是2023年发达经济体的通胀压力有所下降,但经济增速将明显下滑甚至陷入衰退。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关键词阅读:发达经济体 央行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大额存单、银行理财,遭遇“冰火两重天”

2023-01-19 13:12:11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

泰国央行:旅游业将强劲复苏 成为主要经济增长动力

2023-01-25 17:13:28来源:金融界

年终奖将至,保守型投资者如何规划投资?

2023-01-19 11:24:21来源:金融界

欧洲央行管委:欧洲央行应在未来两次会议上继续加息50个基点

2023-01-22 18:18:58来源: 财联社

春节优惠“不打烊” 广发卡超级红包助力新年消费复苏

2023-01-20 10:15:33来源:金融界资讯

信贷投放要适度靠前发力

2023-01-13 09:47:47来源:经济日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