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部门变革:城商行监管下放地方

来源:理财周报 2015-02-02 07:48:41 作者:袁盼锋

  银监会部门大变革:城商行监管下放地方,信托制度建设将加快,P2P法规落地推迟

  “信托进入转型关键期,按照信托业年会传达,今年监管层的各项信托制度建设将是重头戏。信托独立出来监管,会让制度建设得到更有效推动。”

  继2014年证监会机构改革之后,近期,“一行三会”中的银监会也启动了前所未有的改革,这也是银监会自2003年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的架构调整和监管转型。

  此次改革,银监会将原有的27个部门调整为22个部门,将监管部门由11个增至17个,强化监管主业和功能监管,其中首次设立了城市商业银行监管部、信托监督管理部、银行业普惠金融工作部。

  在此之前,业内也曾长期呼吁对于城商行、信托行业的专业化监管。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总资产达到了168.16万亿元,相当于2003年末的6倍。其中,城市商业银行的总资产达到了18.08万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比率上升至10.8%。

  非银机构中,2014年末,68家信托公司的管理信托资产规模达到13.98万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仅从新成立的若干个专业化监管部门来看,银监会原有的监管生态和监管模式正在发生着重要的变化。

  据了解,此次银监会架构改革,设有一个月的过渡期以有序推进架构变更。“过渡期内,各部门按照原有分工,继续履行与有关部委沟通联系、受理市场准入事项等职责。”银监会方面称。

  城商行专业监管

  据银监会方面称,此次监管架构改革的重点是清减下放行政权力,明确风险监管主体职责,强化事中事后监管。

  据了解,改革完成后,银监会仅对政策性银行、五大行、股份制银行等全国性机构承担风险监管主体责任,而对于城商行等地方性机构,银监会仅保留新设筹建、市场退出、重组改制和破产重整的批审权,其余市场准入及监管主体责任全部下放各地银监局。

  “相关改革落实文件都陆续下来了,地方局里可能没有会里调整幅度那么大,但依然需要重新梳理一些申报、检查等事务的流程,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不过,目前,相关的申报或审批的工作事项都是正常的。”一位接近地方银监局的人士表示称。

  在银监会原来的监管架构中,城商行的监管与股份制银行一并归属于银行监管二部。此次架构改革,城商行从银行监管二部中分离出来,单独成立了城市商业银行监管部,“专司对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和民营银行的监管职责”。

  据银监会方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底,我国城商行的资产总规模达到了18.08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9.1%,远超过大型银行的7.4%,股份制银行的16.3%,资产规模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比例上升至10.8%。

  2014年三季度,银监会先后批复了5家试点民营银行,分别是天津金城银行、前海微众银行、温州民商银行、浙江网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等。

  2015年1月27日,由均瑶集团和美特斯?邦威主发起的华瑞银行获得上海银监局的开业批复,成为微众银行后,中国首批第二家获批开业的民营银行。

  值得注意的是,华瑞银行和微众银行均是由当地银监局批复开业,银监会仅此前作出批准筹建,试点民营银行的监管思路与此次架构改革下放行政权力的重点相吻合。

  “这次改革,有关民营银行的开业批复、监管主体将进一步得到明确由地方银监局承担,筹建批复及重组退出由银监会监管。”上述人士称。

  据记者了解,在此之前,如天津金城银行所对接地方银监局的监管部门是法人银行监管处,其辖区内唯一一家股份制银行渤海银行及唯一一家城商行天津银行也归属于该处监管。

  但对于大部分地方银监局来说,基本也都是“专设一处”,即城市商业银行监管处来对辖区内的城商行、城市信用社进行监管。

  “目前还没有感受到明确变化,之前就有城商行监管处。不过,这次监管架构的变化有利于进一步理清了地方银行不同监管权归属的问题,增加地方银监局的监管权,提高监管效率。”一位华北地区城商行的高管表示称。

  在该高管看来,城商行的跨区经营仍然没有放松迹象,城商行未来的方向更多还是在区域金融服务的下沉和深化。

关键词阅读:银监会 城商行 李伏安 增量效益 资金池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