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往期访谈>>

领航中国-网上金博会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连平

嘉宾介绍

连平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博士、教授、博导。主要研究领域涉及宏观经济运行与政策、外汇与汇率、离岸金融、商业银行发展战略与管理体制、国际金融中心及世界经济理论等。[详细]

精彩语录

连平:中国经济增长以内需为主 外加消费支撑

我们中国经济增长,还是以它的内需为主,就是内部的投资,加上消费,对它的支撑作用还是会在下半年继续有所体现。

连平:利率市场化推进最终还是会推进市场

随着大型的企业有更强的议价的能力,迫使部分商业银行就不再去接受做这些大客户的业务,所以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最终还是会推进市场。

热点摘要

  • 连平下半年经济增长或仍下行 但仍有支撑

    连平: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还会有进一步下行的压力,但是在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支撑下,以及和相关政策的推出,可能会推出一些对于经济增长支撑发挥作用的政策...[详细]

  • 连平 城镇化会是中国经济长期热点 持续拉动

    连平: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大国,它经济发展的长期过程就是伴随着城镇化的过程,就是伴随着农业的人口不断的减少,更多的人口成为市民。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过程...[详细]

  • 连平 调结构是长期任务 经济增长速度要平稳

    连平:我觉得调结构是一个长期的任务,而且我们要调结构,必须还要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思想准备,要付出很大的成本和代价,经济增长速度不能保持太高,要保持在一个平稳状态...[详细]

文字实录

访谈嘉宾: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博士、教授、博导 连平
访谈时间:2013年7月22日
主持人:我知道交行金融研究中心今天下午发布了2013年宏观经济的展望。首先先请介绍一下交行金融研究中心主要研究的方向,还有今天发布报告的主要内容集中在哪几个点上?
连平: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是一个既研究本行重大业务的决策和战略规划的部门,也是对整个宏观经济金融以及银行业做研究的一个部门,也就是说它是两线作战的。现在从外部报告来看,包括有全年半年的报告,还有每个月的月度和季度的点评,还有许多深度的报告,至少一个季度会有一个对当前比较热门的问题做深度的报告。比如说前一阵子对于融资和实体经济增长之间不够匹配的问题,对于流动性的问题,都有一定深度的报告,供许多方面尤其是高层决策。这次我们公布的半年度的报告,我们觉得主要是从这样几个方面对下半年的经济做一个展望。
因为今年以来,经济运行确实是扑朔迷离。一季度的增长回落,大家是出乎意料的。而二季度呢,仍在进一步地回落,那么对于下半年如何看,下半年金融运行会怎么样,大家都比较关注。那么我们对这些问题,大致做了一些梳理和分析,提出了一些总体的看法。
一个就是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还会有进一步下行的压力,但是在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支撑下,以及和相关政策的推出,可能会推出一些对于经济增长支撑发挥作用的政策,在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下面,我们认为也不大可能出现急剧的回落,硬着陆的风险比较小。
主持人:在跟很多南方的制造业厂家,或者说这些制造业的负责人沟通的过程中,他们会认为目前他们的情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还要差。所以很多人预期,特别是一些国外媒体,认为中国下半年的经济可能会更加的严峻,这跟您刚才的论点会不太一样。
连平:我们认为确实是有压力,但是这个不可能硬着陆,掉到7%以下,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他自身有内需在支撑,有内在的增长动力。再说中国经济呢,我们认为潜在增长水平是在7%—8%,那么现在正在这个区间运行内。掉到潜在增长水平以下的这种可能性,相对比较小。
那么至于你说的在南方有些局部地区,出现这种状况,这个我们认为跟整个出口形势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沿海地区出口产业,尤其是南方地区,出口产业的规模比较大。它和国际市场有密切的联系,那么我们发现,今年以来的问题呢,并不是说国际市场的需求恢复很慢,或者说需求增长很不如人意,其实它是恢复的。但是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增速是非常缓慢的。我们认为这正是中国的潜在增长水平下降的重要体现,因为中国是国际上的出口大国。现在我们的份额达到12%,这样的国家,它的整个的出口增长受到两个红利消退的影响,出口的竞争力在逐步的减弱。因为人口红利逐步消退,全球化红利也在逐步消退。所以这样一来呢,我们对美国的出口的竞争力也在明显的减弱。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美国经济虽然恢复的需求是在增长的,但是我们对它的出口,跟不上它需求和恢复的增长,就这个速度要比它来得低。这说明中国的整个竞争力在明显的减弱,这是一个方面,就是从出口方面来看的。
但是因为出口大部分都是制造产业,跟工业有关,所以它的出口的增速实际上比较缓慢,对整个沿海地区的制造行业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所以这两者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内在逻辑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在观察中国经济的时候,一方面要看到这个问题确实是存在,出口不行,制造业不行,工业生产整体偏弱。但是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内需还是在稳定增长的,包括投资,包括消费。制造业的投资偏弱,但是基础设施的投资,房地产的投资增速还是比较快的,另外消费也是相对比较稳定的。
中国的消费整体来看,最近这些年增长速度总体是不低的。今年由于城镇居民的收入低于GDP的增长,所以消费的增长速度也有所放缓。但整体来说还是比较稳定。所以这样来看的话,我们中国经济增长,还是以它的内需为主,就是内部的投资,加上消费,对它的支撑作用还是会在下半年继续有所体现。
还有一点,随着经济增长进一步的回落,可能下半年两个季度会掉到7.5以下。我们认为就会掉到所谓政府所说的这个下线以下。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不排除会出台一些相对应的,温和的稳增长政策,包括再批一些新的项目,还有对消费做一些刺激。然后在金融方面入伙盘活存量,用好增量,使得金融资源能够更有效的投入到那些实体经济的领域,国家政策支持导向的这些领域中间去,我觉得会发挥更好的作用。那么这样呢,都对稳增长是有利的。所以我们并不悲观,我们认为维持在7.5左右,全年的GDP的增长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判断下半年经济可能是中性偏乐观的。那么刚才您也提到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是有内生性的动力,那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的热点此起彼伏。比如说城镇化,比如说美丽中国,比如说房地产再融资放开等等,包括利率市场化。您觉得在下半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动力,可能最集中的体现在哪一块?
连平:像城镇化,事实上长期以来一直是在推进的。2003年国家事实上已经制定国有城镇化的规划,而后基础设施建设出现了连续很多年较快的增长。2003年之后投资一直是保持很高增速的,投资增速高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比较高。那么现在来看城镇化的核心和重点会发生转移。这个转移主要在未来人的城镇化方面会投入比较多的资源。
但是也不排除在城镇化的过程中有许多中小城市会进一步的拓展。还有,城市的智能化,环保这方面的要求,更多的提高。所以我觉得城镇化会是中国经济长期一个热点,会持续的拉动。它可能会从过去偏重于数量的扩张,转向更多地跟水泥钢铁打交道。另外还有人的城镇化,这两者并重来推进城镇化的建设。
那么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大国,它经济发展的长期过程就是伴随着城镇化的过程,就是伴随着农业的人口不断的减少,更多的人口成为市民。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城市化发展的过程。对中国来说呢,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将来会继续成为长期的一个焦点,一个重点。
主持人:那么关于利率市场化我这儿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有很多人担心像地方政府平台,或者是央企,国企他们能够以更低的价格拿到融资,反倒对中小企业来说是一种挤压,他们的空间会越来越小,您这样认为吗?
连平:这个就要看银行业跟一些平台,房地产化相对比较大的公司之间的利益博弈。商业银行是一个经营机构,以相当低的成本来做这个业务的话,压力是非常大的。商业银行也不可能接受基本没有盈利,或者甚至于亏损的一个业务,他不可能持续很久,也不可能大面积的来做。他一定会认真的来审视这些业务究竟能带来多少盈利。
也就是说,处在他的不可承受的下限之下的这些业务是不会去做的。所以呢,将来我想可能会出现这种的状况:随着大型的企业有更强的议价的能力,迫使部分商业银行就不再去接受做这些大客户的业务,而把它的部分信贷资源转移到其他的领域,比如说中小企业这些领域,小微企业。所以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最终还是会推进市场,更有效的来配置金融资源。而不是说使得这些大型机构,可以从银行那里拿到更低廉的成本资金,我觉得总体趋势不是这样的。

主持人:现在可能大家谈的最多的,我听到最多的一个是稳增长,一个是调结构。那么这两个同时进行会很难,其实刚才您也提到了上限和下限有很多讨论。您觉得在一个保增长,一个调结构,这两个过程中,怎么样才能够实现一个好的平衡,或者说能否实现这种平衡?
连平:我觉得实现这个平衡,首先就在于政策的意图和导向方面。目前来看,这一方面的意愿是非常强烈的,就是说他不想推出那些只是稳增长的举措,而是希望推出这些举措,它能够针对多个目标,比如说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甚至还可以控风险。那么我觉得出台一个这方面的举措,有几个方面的目标是有可能的。
比如说这次把贷款利率下浮的利率给取消掉,是促改革。同时也有利于调结构,因为这项东西推出之后,可能会使未来金融资源的配置更有利于中小企业,能够促使银行改善他的客户结构,这个对于调结构是有好处的。
另外,当前的情况下推出这个举措之后,能够使得金融资源更有效地发挥作用。相应来说,容易推动整个社会融资成本的下降。那么对于稳增长,也是有积极作用的。所以,我觉得在最近一段,包括盘活金融资源,用好新的增量,这些举措的推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等等,许多政策中间都包含了这种意味。但是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的问题还是不少。我们也不能寄希望于短期的这些措施,就能够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我觉得调结构是一个长期的任务,而且我们要调结构,必须还要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思想准备。就是要付出很大的成本和代价,这个成本和代价,我觉得首先就是经济增长速度不能保持太高,要保持在一个相对比较平稳,没有太大风险的状态。
为什么呢?就是总需求和总供给之间的关系,如果说,我们能够使得总供给受到挤压,需求收缩,供给明显感到有压力,那么这时候产能就过剩,这是一个倒逼。只有产能过剩才能真正把这些过剩的产能给挤压掉。如果你不承担这个成本,那么调结构的效果就不会非常明显。
所以我觉得呢,在未来我们要有一个思想准备。就是说保持在可能在7%—7.5%这样一段时间的增速,对于我们调结构是有好处的。但是不能因为承受不了这个压力,又采取很多措施,把经济增长速度不合理地抬高,那么这样前期我们调结构,已经取得的部分成果就可能会丧失掉。
主持人:好的,谢谢。

机构图展

  • 1908年

    交通银行成立,中国历史最悠久银行之一

  • 交通银行总行

    北京交行总行大楼

  • 2005年6月

    交通银行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

  • 2008年4月24日

    交通银行百年华诞庆典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

往期回顾

花旗中国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欧兆伦

花旗中国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欧兆伦

欧兆伦先生自2008年5月起负责管理花旗集团在中国的所有业务。他于1984年加入花旗银行香港,先后在花旗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区的多个部门历任管理职务。[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是机会并非挑战

·培养建设本土团队是成功的关键

·保持在中国大陆的稳健发展是第一要务<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交易科主管戴志坚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交易科主管戴志坚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交易所)交易科主管。主管证券及衍生产品市场运作、产品及业务发展。于1998年加入未与香港联合交易所合并前的香港期货交易所有限公司,任职产品发展部总监。[进入专题]

·会员制到公司制 国际排名前列

·内地不断发展中 香港成熟中求创新

专题:金融界网站出品联系电话:58325297E-MAIL:bank@jrj.com.cn